第两千八百九十四章 连伤两次

小说: 画演天地 作者: 一木千叶 更新时间:2019-10-09 20:19:27 字数:2205 阅读进度:2892/2906

一处遗迹,还是存有时间按照以万年为单位的时间的遗迹,这样的遗迹,即便其主人当初的修为境界非常的高深,也不能保证这处遗迹的完好无损。⑥,.□.≠o

更何况这处遗迹的主人早就死了,随着其人的死亡,这处遗迹遭受时间的侵蚀的时候,或者说,这处遗迹的前身,即这处洞府遭受时间的侵蚀的时候,那是没有分毫的手段来做那保护的。

确切的说,即便这处洞府的原主人在死前有留下诸多的保护这处洞府,杜绝这处洞府变成遗迹的手段,依旧是无法抵挡时间的侵蚀的。

这一点,在之前的那次探究之中,骁勇他们是早就确定确认了的。

因而即便骁勇他们带着非常之高的期望,也很难说能够在这处遗迹之中找出相应的线索之类。

骁勇他们找不着,那个世界的器灵就能找到了?

那个世界的器灵现如今是借助的木生霄的眼睛和感知来做查探,这种查探方式,比起那个世界的器灵还是当初的那个活过来的世界的掌控者的时候的查探方式是大为不同的。

方式的不同,效果什么的就有很大的差别。

因为那份差别,于是那个世界的器灵就什么都没有查找到?

那个世界的器灵到底是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过一个完整的世界的存在,那是比劳什子的天地之间的绝对主宰的掌控还要来的详细的存在,是比起劳什子的天道的掌控也要细致的存在。

终究那个活过来的世界的天道算得上是成为了那个世界的器灵的当初的形态的一部分的。℃,.■.o↑

因而那个世界的器灵的探究什么的,在用了十二分的精力的时候,就能有着超越骁勇乃至秋水灵眸的效果。

换言之,那个世界的器灵找寻着,探究着的,找到了一些线索?

也不能说是线索,而是的确找到了一点东西。

“是这人的尸身,这人的尸身有些问题。”

那个世界的器灵所说的“这人”,说的就是这处遗迹原先是为的洞府的主人,也就是已然确定是骁勇他们的同伴的那个人。

那个人已经死了,尸骨就在那里摆着。

对那个人的尸骨,无论是骁勇还是秋水灵眸,都有做个查探的。

话说,不应该是死者为大吗?

是死者为大,但是再是死者为大,做个查探,确认其人是怎么死的,再来确认其人有没有在自己的身上留有一些线索之类,这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只可惜,无论是骁勇的查探,还是秋水灵眸借助灵眸眼睛的查探,都是没能查出什么线索的。

既然没有线索的查出,骁勇也好,秋水灵眸也罢,都将那个人的尸骨进行了一些保护。

但也只是保护而已。

骁勇他们暂时还没有想要离开这处遗迹,劳什子的入土为安,或者将那个人的尸骨进行落叶归根的带走的行为都没有展开的。

没有相应的展开,骁勇他们自然不会动那个人的尸骨哪怕一下。

然而再是没有动,查看过就是查看过,既然查看过却没有查看出线索……

那个世界的器灵的说法是不是就应该有些问题才对?

不过那个世界的器灵是的确发现了一些内容,还是需要与这处遗迹留下的那些描述对比起来才能确定的内容。

“首先是这处遗迹的那些只言片语的描述,我们可以证明这人有过至少两次的走火入魔,而且这两次的走火入魔都有给他带来伤害,还是伤及根基根本的伤害。”

“这伤害什么的,就尸骨来看,的确是有的,也的确是伤及了根基根本的那种伤害,但是……就是这些伤及根本的伤害,那是有问题的!”

“就尸骨来看,造成这个人的根基根本遭受伤害的方式,那是外力所致,说白了,就是被人打伤的。”

这样的一句话,引不起骁勇他们的愕然。

原因也是很简单的。

一个人要是走火入魔了的话,甭管其人是被困在某处,还是对上很多的无辜之人,那都是会有伤势的落到那个人的身上的。

因为一个人走火入魔了,不单单是理智的缺失,还有其人的狂暴。

一个人狂暴了,不就是疯狂的破坏,疯狂的杀戮?

都是疯狂的破坏和疯狂的杀戮了,其人不可能有着保护自己的行为的在身,因而在走火入魔的过程之中受伤是非常正常的。

“不不!你们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个人的受伤,还是受外力所伤的根基根本有点重。”

重到什么程度?是重到受一次那样的伤势,其人就应该废掉的程度。

“一个修士再是走火入魔,其人也是修士,一个修士要是被废掉了,想要再修出相应的修为是很困难的,可这人却修回了自身的修为,然后又被人给废掉了。”那个世界的器灵朝着骁勇他们说道:“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奇怪是肯定有点奇怪的,但是这样的可能性又不是没有。

修真界有的是各种奇迹,要知道,即便一个人的经脉和丹田全部被废掉了,那也是可以借助一些宝物恢复过来的。

这处遗迹的主人,那可是与骁勇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修为境界高深,来头又大,寻到恢复被伤及的根本根基的办法,那是很有可能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人的两次被人废掉,都是同一个地方的根基根本的被人废掉……”

那个世界的器灵的解释,引不起骁勇他们的疑窦丛生,因为那个世界的器灵的解释本身就符合这处遗迹的相关描述的记载。

要知道,这处遗迹的主人两次都是被同一个人算计,都是相同一个人的算计了,被伤及同一个地方,被废掉相同的根基根本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个世界的器灵叹了叹气,说道:“问题是,他是你们的同伴,你们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想要废掉你们,还是连着两次,你们不想想,那是一般人办得到的吗?”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