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小说: 虎贲铁军 作者: 韭菜煎鸡蛋 更新时间:2018-10-29 18:07:14 字数:3327 阅读进度:7/925

第六节

邱维达带来的手下如狼似虎一般的盯着身旁的众人,手里的枪直愣愣的指着这些人的胸膛,丝毫没有因为他们同在第51师的战旗下,而有丝毫的收敛,外加上他们每个人都是刚从火线上退下来,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光只看一眼,便能感觉到其中带着的浓浓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正面战场上的敌人在遭受到一波攻击之后便退回了罗店小镇中,然而他们的退却并没有让3连阵地上的气氛有丝毫的放松,反倒因为邱维达等人的到来而更加的紧张,借着夜幕看去,逐渐拥挤而来的3连官兵,已经将那些闯进来的人围在了一起。

对于周围的情况,邱维达恍若未觉,在狠狠的煽了手里那个连长两个耳朵之后,他便又欺上前去,准备再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在夜幕下,他的粗旷动作和高大身躯,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杀神,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谁敢在这里闹事?”一个略显冰冷的声音在邱维达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响起,声音之中似乎不带任何的情绪,但在这种火热的气氛下,这种冰冷本身便能让人感觉到一丝的不安。

邱维达的手上顿时停顿了一下,一把抓住地上的郑浦生后,便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不过,他却没有放手,作为一个团长,他自然知道前线作战部队都有师参谋处或者副官处的参谋副官来督战,只不过现在他还不知道谁在这里,再说了,整个第51师,能让他松手的人可不多。

“第306团团长邱维达,你是谁?”

“原来是邱团长,我说谁这么大胆子,敢在前线殴打一线指挥官呢。”冰冷的声音并没有因为邱维达的名字而有丝毫的改变,反倒是不大不小的讽刺了一下,这种冷冰冰的感觉,顿时让邱维达松开了手里的那个家伙,挺直了身子。

“不会是仲麟老弟吧!”邱维达对于师参谋处和副官处的人还算比较了解,听到那个古井不波的声音之后,再大该回味了一下几个参谋和副官的脾性,大该也就是上校参张灵甫能跟他这样说话了,语气上顿时放松了一点。

张灵甫回道:“跟邱团长称兄道弟,我可担当不起,邱团长战功卓著,威名赫赫,连师座都赞赏有佳,我张灵甫不过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参谋,哪里高攀的起。不过,没想到邱团长今天倒有兴趣为难起一个小连长起来了,恐怕上峰那里,可真是不太好听啊。”

“仲麟老弟误会了,这个王八蛋今晚尽敢当着老子的面杀我手下的兄弟,将近有五六十名弟兄撤退不及死在他的枪口下,要是不扒了他的皮,倒还以为我们306团的人都死光了。”说完邱维达还不望瞪了地上的郑浦生一眼,虽然天黑,看不到邱维达脸上的表情,但光光那副样子,便让郑浦生感觉到心中发苦。

“开枪的命令是我下的,邱团长有什么火朝我来。”张灵甫冷笑了一声说道。

邱维达愣了愣,他倒是没有想到张灵甫会当着他的面让他难堪,难道就为了一个小小的连长?

“张参谋,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随便讲。”邱维达沉声说道。

往前走了两步,径自走到邱维达的面前停下,偏头看了一眼缩在那里不敢吭声的郑浦生,张灵甫提高声音说道:“那邱团长以为,他一个小小的连长,在做这种重大决定时,没有我的批准,他敢么?”

邱维达的脸上阴晴不定,但他显然不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落了面子,这个时候也发狠说道:“张灵甫,不要以为师座看得起你,就可以在第51师横着走,老子跟在师座后面打仗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吃牢饭呢,别给你脸不要脸。”

“邱维达,打仗可不是论姿排辈的事情,昨晚的伏击战打的确实漂亮,但一天时间就丢了罗店,就算有李天霞护着你,你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尽然还有功夫在这里殴打前线的指挥官,哼?”

感觉着四周的人围的越来越多,甚至有些不怕死的家伙在其中号叫着:“放开我们连长”……“谁敢动我们连长,拼了……”,邱维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想到那些即将脱离威险,却被血腥屠杀的手下,他的心中便又怒火中烧。

“呸!”狠狠的朝郑浦生的身上吐了一口,也不知道是鄙夷张灵甫还是不屑再朝这个连长动手,他一边转身离开,一边骂道:“张灵甫,早晚有一天老子会收拾你。”

张灵甫夷然不惧,冷笑道:“随时奉陪。”

随着邱维达带着人离开,这边的阵地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远远的炮声和四周凌乱的枪声,还在昭示着战争还远未结束。

郑浦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样子,邱维达盛怒之下的那两下子,实在让他有点吃不消,但他这个时候却是惭愧的对着张灵甫说道:“张参谋,为了我这点小事,尽然让你得罪了邱团长,实在抱歉。”

对邱维达冷肃无比的张灵甫,这个时候反倒轻笑着走到郑浦生的旁边,关切的问道:“郑连长,你还好吧,这件事情,本来就跟你没什么关系,开枪的命令是我下的,有问题当然是我来解决,怎么能让你背黑锅。”

看了看四周的众人,张灵甫皱了皱眉头喊道:“都回去吧,早点休息,鬼子的进攻一旦开始,可就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是!”齐齐的应答声从四周传出来,显然先前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对这个张参谋产生了极大的好感,能碰到这样的上官,实在让他们甘心为了效力。

“这个张参谋,果然厉害,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当上上校参谋,啧啧,瞧他先前那气势,那什么邱团长,直接就只能干瞪眼睛了。”陈大爷咋呼着一张大嘴,肆意的说着,没有压抑的声音,顿时引来了一旁众人的讨论。

“陈大斧,羡慕吧?你今年也三十好几了,咋混到现在连给张参谋提鞋都还不佩呢?”这带着一丝丝阴沉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罗方的,这家伙就喜欢拿陈大爷开玩笑。

“以他陈家的种,能生出什么富贵玩意来啊。”铁头接着罗方的话,继续刺激道。

“你光头家的种好,头上毛都长不出一根来,还他妈的在这里满嘴喷粪。”陈大斧大怒,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啥?哟,你个混蛋,敢拿你光头爷爷的头发来取笑了,看老子今晚不扒了你的皮。”铁头的伤疤被人揭了,顿时大怒,扯开膀子就要动手。

“都他娘的闹够了没?”班长许强坐了起来,冲过去“咚咚”两腿,一人赏了他们两个一下,顿时将陈大斧和铁头的嚣张气焰给压了下去,在班长大人的发威之下,先前还猛如狮虎一般的铁头,顿时一脸憨笑的求饶道:“老大,开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根本没有理会那几个活宝的吵闹,老孟“吧唧吧唧”的抽着旱烟,自顾自的看着天空想着心事。

而在众人终于有点安静下来的时候,小山东凑到他身边一脸崇拜的问道:“孟叔,张参谋那么厉害,那个什么邱团长,应该不会拿他怎么样吧。”

小山东的声音虽小,但在渐渐安静下来的壕沟里面,也显得很清晰,听到他的声音,倒是个个都竖起耳朵起来,显然对张参谋的好感,让他们都有点关心他以后会不会出事,反正这一下子他们也睡不着,倒是颇为期盼着,他们中间经验丰富的老孟能给他们讲讲这些事情,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师团级的上官,实在离他们比较遥远。

“孟老头,说说呗,鬼子说不定啥时候就上来了,您老人家要是光荣了,我们找谁说去。”

“狗日的光头,你狗嘴里就不能喷点好听的,找死啊。”光头先前的话,明显犯了众怒,这一下子,顿时引来了众人的喝骂声,看到附近除了那块石头没有动静之外,似乎都要扑过一,他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改口说道:“说错了,说错了,我是说,万一我光荣了,那就听不到了……咳……”

老孟烟斗中的烟丝似乎吸完了,捏了捏烟袋,存量似乎也不是太多,斟酌了一下,又极为舍不得的将烟斗插进腰间,缓缓说道:“说到张参谋,其实我也不太了解,不过要是论姿排辈,他的确比不了邱团长等人。”

听到老孟开口,众人顿时没了声音,一个个竖起耳朵听着。

“但听说张参谋是黄浦军校的毕业生,算起来,算是师座的学弟,所以颇得师座信任,这个邱团长应该没有什么办法吧。”

众人不由吁了口气,班副周伍问道:“那听那个邱团长说张参谋吃牢饭又是什么意思。”

老孟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关于张参谋的一些信息,我也是前段时间偶尔听到的,不是太了解,不过现在能挂着上校军衔,以前的事情又算得上什么。”

四周众人深以为然,纷纷点头。

夜也在众人的小声谈话中渐渐深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们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了一声简短有力的声音。

“有情况,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