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

小说: 虎贲铁军 作者: 韭菜煎鸡蛋 更新时间:2018-10-30 04:40:05 字数:3211 阅读进度:195/925

第二十七节

随着天空远处的轻微轰鸣声响渐渐传到众人的耳朵之中,那因为老孟咳出血来而显得有些混乱忙碌的阵地上,蓦然就安静了下来,连带着老孟自己也顾不得再掩藏自己手掌中的血块,一脸惊愕的皱眉朝天空中望去,浑浊的双眼,忽然间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让他苍白的脸色,多出了一抹妖艳红晕。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老孟脸上的异常,此刻,不管是方山脚下东面的三连主阵地,还是两翼的一连二连抑或是半山腰处的营部等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天空中的声响所吸引,一个个紧张的望着天空,众人的脸上,兴奋之中又夹带着骇然和不安,显得颇为矛盾。

如今正午刚过,原本刺眼明亮的天空,却是因为厚厚的云层遮挡,而显得阴霾和低沉,不过这倒反而让他们能够看的更加真切一些。只见此刻的天边远处,一连串的小黑点儿在乌云的下方渐渐变大,带着隆隆的马达声,朝他们这个方向上靠近。

“飞机,鬼子的飞机……”经过片刻的观望和等待之后,在他们视线中渐渐清晰起来的目标,驱散了他们心里最后的一点侥幸,随着不知道哪个地方突然冒出的喊声,所有人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咯噔一声响,昨天出现的鬼子骑兵,已经让他们心中记挂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如今倒好,这些该死的飞机又出现在头顶,战局的严峻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糟糕数倍。

“趴下,快趴下去……”石头扯着嗓子大吼起来,他弓着身快步的在壕沟中穿梭着,一边喊,一边伸手将缩向壕沟的人按的更下去一些,那样模样,像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缩进地里一般。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石头再浪费口舌,这些经验丰富的士兵们,一个个早就有了行动,除了各处机枪掩体之外,壕沟中的各处角落,都是他们的目标所在,早已经历过无数次炮火覆盖的他们,第一时间就是将全身都贴到了地上。

“连长,快趴下,鬼子的飞机就要到了!”眼看着石头还在壕沟里查看着情况,刘文锋焦急的声音从壕沟的不远处传来,听得这个声音,石头的心中一暖,然而还不等他说什么,一旁几个眼疾手快的二排弟兄,已经将他拉向了一旁。

这是一个重机枪阵地,为了最大化射击视界,阵地往前端修出了不少,而也正因为如此,在这片并不算多牢固的阵地上,这处掩体要比其他地方结实的多,最起码前端有厚厚的山石作为屏障,顶上为了防止火炮攻击,还有钢筋混凝土封了顶,除了射击口实在大的有点超出他们想象之外,基本上也没有其他的缺点了,在石头被拉进来之后才发现,身旁尽然是陈皮等人,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然而尚不等石头说些什么,天空中的轰鸣声响,已经有种震耳欲聋的感觉了。鬼子的飞机速度太快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飞临头顶,这让石头面色一窒。

就在这时,“咻……”的一声长长呼啸声传来,顿时让阵地上所有国军将士的脸色大变,身体也是死死的贴到了地上,双手捂耳,两眼紧闭,这声长长的呼啸实在太过熟悉不过了,这是飞机俯冲的声音,代表着那死亡的炮弹就将降落在他们的头顶。

“轰……轰……”伴随着长长的呼啸声出现的,便是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大地也在瞬间里猛烈的颤抖了起来,掩体更是发出“籁籁”的声响,似乎仅这一下,便有点支撑不住的感觉。

然而,四周的一切,对于这些国军将士们来说,都顾不上了,这一连串的猛烈爆炸声,不过就是血战开始前的开胃菜,而接下来几乎没有片刻停息的连绵轰炸,才是真正的开始。

五六架飞机就这么盘旋在方山上空数里大的地方,除了东面的三连阵地之外,山顶、南北两侧甚至是山后的寺院都没有任何幸免的地方,连接不断掉落下来的炮弹,就像是雨点一般密集,只不过落到地上之后,其威势便远不是雨水所能比拟的了。

一团团炽热的火柱腾空而起,在炮弹凶残无比的撕扯之中,什么石块、混凝土、铁皮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三下五除二便被撕裂成碎片,随着火浪的翻滚而翻飞向四周,间或有运气不佳的士兵身处在炮弹爆炸处四周,便是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是被撕扯成碎片,断肢碎肉便是与石块碎屑混杂在一起,染红了方圆丈余范围内的地面。

偶尔有几声凄惨的喊叫声在隆隆的爆炸声中出现,却是很快又消失不见,而这一声声喊叫也是没有引来任何人的帮忙,在眼下这种情况面前,人类的生命实在显得太过渺小和不堪,在连山坡都要被削平数尺的情况下,缩在角落中等待着命运的抉择,成了他们惟一能做的事情。

如同大印一般的方山,在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里被接连不断的炮弹轰的面目全飞,原本平坦的山顶此刻坑坑洼洼自不必说,各个方向上的崩塌带起的漫天泥屑更是几乎将山脚处的阵地给彻底的掩盖起来,而当炮弹落在山腰处的阵地上时,惊骇人心的画面便是接连出现,一块块巨大的山石被炮弹掀起,尽然连带着四周的大片泥土滚滚翻落而下,一时间涌起的尘埃甚至比之爆炸的浓烟还要浓郁数分。

在敌机倾泻完了机仓中的炮弹之后,四周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那一阵阵翻滚的炽热火浪也是逐渐被浓烟所替代。

方山,这座原本看起来气势不凡的坚固堡垒,此刻冒着青烟,展露着残破不堪的身躯,尤其是东面被炮弹连绵轰炸而削去了一大片的表面,更像是在一个面色俊朗的帅小伙脸上砍下了一个深深的刀疤一般,变得狰狞起来。

而围绕在方山四周和山腰的阵地,此刻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模样,如果说当初的阵地只是看起来显得有些简陋而已,那如今的情况则算是惨不忍睹,放眼一去,不仔细去分辨的话,根本没有人能够想象那些泥土乱石堆中会有什么阵地存在,从山顶上随着炮弹碎屑飞落的泥块,直接将山坡底端的阵地填的掩盖了。

“噼啵……”“噼啪……”的一阵轻响传来,几块裸露在空气中的木条,正冒出微小的火焰燃烧着,似乎是木条中的潮湿气太重,燃烧不充分的情况下,发生了微不可闻的爆炸,这也是这阵声音的由来,若在平时,这阵声音完全会被忽略,但在此刻毫无声音的阵地上,反倒显得异常的刺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处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的土堆,蓦然之间动了一下,这个轻微的动弹,就像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让四周也都有了一些异样的声响,静止的四周,重新有了一丝生气,证明着三连并没有彻底阵地。

而后,比先前动作幅度要大的多的动作出现,一个“泥人”忽然就从土堆之中半蹲起身子,那头顶上的钢盔离开了土堆后,边上便是急先恐后的滑落下一块块泥屑,掉往地上,掉往他的衣领之中,让他本就被泥土掩埋的身子,再次厚实了几分。

泥人像是毫无所觉,在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没有遭受到什么损失之后,涂了厚厚一层灰的脸上顿时咧开了一道口子,白白的牙齿显现了出来,显得格外的不合时宜,但能在如此长时间的空袭下活下来,这本就是一件该值得高兴的事情。

旋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刚刚涌起一抹喜意的脸上面容一肃,双手便是快速的在身旁刨了起来,嘴里还发出焦急无比的声音,“孟叔,孟叔,咋样了孟叔,你可别吓俺呢孟叔……”

这阵如哭如泣的声音出现在安静的阵地上实在有些刺耳,但实际上,所有人的耳朵里面都还嗡嗡有声,根本看不太真切,倒是这声音似乎唤醒了深处于泥土中的众人一样,紧接着便是一个又一个的脑袋从土里露出来,不断“呸呸……呸呸……”急促的喷吐着泥土的声音,显示着每个人的情况似乎都差不多。

这下子阵地倒是热闹了起来,几乎被掩埋的阵地,活着的人倒还真不少,彼此之间互相望望,差点就要认不出来了,这倒是让他们有点想笑的感觉。

“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响起,苍老的声带似乎都在这阵猛咳之中被扯断,但这个声音的出现反倒让一旁的小山东大为惊喜起来,他手上的动作不由加快了几分,嘴里还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孟叔,俺就知道你没事,俺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人这么好,都说好人长命百岁的,肯定会没事的……”

远在阵地另一端的刘文锋在一边抖擞掉身上的泥土,一边查看着四周弟兄们的情况,不过,当他尚算冷静的目光落到前方某处时,忽然间面色大变,大惊失色的惊叫道:“连长…快,快救救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