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节 不堪一击

小说: 虎贲铁军 作者: 韭菜煎鸡蛋 更新时间:2018-10-31 10:25:58 字数:3228 阅读进度:551/925

第九十八节不堪一击

三营将士一个个半伏在马背上策马狂奔,一路风驰电掣没有丝毫的停歇,蹄声急促,呼喝连连,马蹄卷起的灰尘更是冲天而起声势惊人至极,若是在平地之上,恐怕数里之外都能将这番情形看个透彻,好在这片地区全是丘陵山区,倒也没有那么的夸张,不过如此明显的征兆,行踪暴露是不可避免之事了。然而,即便如此,一马当先的三营长李石见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他手里的马鞭狠狠的抽向了马臀,战马吃痛,悲鸣一声,速度不由更快了一分。

虽然他这个三营长已经当了有段时间了,但说实在的,一直以来他并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和空间,这倒跟先前的营长刘太平被调到团部继续当参谋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三营本身的地位比较特殊,团长对他们的使用也是格外的谨慎,每仗基本上都是石头亲自带队指挥,这样一来,虽然三营战功赫赫,胜仗极多,三营士兵们在其他二个营弟兄面前个个不可一世,但他们这些军官却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跟每仗必独当一面的一营二营相比,似乎天生就有一种不如人的感觉。

今天这一仗,团长将突袭敌军的重任交给了他们三营,这种机会是李石见先前想都没敢想到的,直到现在,李石见都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全身上下抑制不住的兴奋不已。不过兴奋归兴奋,压在身上的那股巨大压力,还是让他隐隐有些透不过气来。虽然出发之前团长已经将此仗的细节交待的一清二楚,但打仗可不像下棋,什么意外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一旦出现什么差错,那可是会影响整个战局的,如果真因为他们三营的失误而导致攻击计策失败,不用想也知道,他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单独指挥三营行动了。

想到这里,李石见不由想起了团长来之前的交待,不由再次挥动马鞭同时对着身旁的人狂呼道:“加速,快,要再快一点。”

战马再度加速,呼啸之中速度已到极限,数里的距离转瞬即至,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日军的斥候这些天一直都在高安城周围找寻敌军的主力,高安的仗从里到外透着一股诡异,尤其是想到对面的敌人是在万家岭一带给他们痛击的74军时,日军心里面极为不安,这样的军队在形势并不明确的情况下会莫名其妙的后撤?而且一撤还是二次,这里面要是没鬼才怪了。

这种诡异的局面即便是指挥部的那些长官们不说,这些鼻子比狗还灵的日军侦察兵已经嗅到了其中的危险。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人手实在太少的话,恐怕他们真要一座山一座山的搜过去,以便确定方圆几十里范围内是否真的安全。然而,他们的人数太少了,一个侦察骑兵中队一百五十多人,除去留守换岗的人之外,能有一百人警戒周围已经是极限,但在几十里的范围里,这一百人分散开来就显得杯水车薪了,他们惟一能做的便是监控各段路面,确保周围如果有敌军出现的话,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

日军侦察兵的策略起到了明显的作用,三营冲出狮子岭不远之后,二名日军侦察兵便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不过,当这两个日军看到如狼似虎般冲出来的骑兵部队之后,他们吓坏了,魂都差点被吓丢了。

这些敌骑数量太多了,那冲天的烟尘和狂飙突进的气势,只是一个照面便让他们想起了刚到高安城外时的那场突袭,那种发自心底的深深恐惧一瞬间涌上心头,让他们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了。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这么一个瞬间,打马狂奔的敌军便已冲出去数百步,转眼便要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两名侦察兵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吓的魂飞天外,不由掉头就跑,一方面他们害怕被敌军的斥候追上,另一方面,他们也要将眼下发现的惊人情况立即汇报上去,否则的话,这么一支突袭出现的敌军杀进战场,那可就完了。

一路狂奔的骑兵部队根本没有搭理他们,也不知道是没有发现他们,还是看不上这么一点小鱼小虾,这让狂奔而逃的日军侦察兵大为庆幸,不过随后他们便发现问题了,这些敌骑占据着大道一路疾驰,完全不怕暴露行踪,而他们想要赶回去报告消息,却是根本无路可走。这一下子,他们只能大眼瞪小眼了,抄小路?在这么一片陌生的丘陵地区,说不定直接会迷路在山区里头。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最先发现的这两个侦察兵遇到了,随后的日军侦察哨也是同样面对这种无奈的局面,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敌骑呼啸而过,却是只能避让开来,等他们通过之后才赶往茶子山和高安城一线报告,这下子,时间上显然也经来不及了。不过也有几批机警的侦察兵远远的看到天空中出现的烟尘便判断出了情况不妙,他们隔着老远的距离便打马而回,先一步的返回各处了。

赶往高安增援的中队接到敌骑更在朝他们冲来的消息时,他们距离高安城已经只有一华里左右的路程,远远的看到高安城被炮火硝烟笼罩,听着城里密集而猛烈的枪响,他们刚刚松了一口气,便接到远处传来的鸣枪示警声。

这个中队长不知道是天生的比较警慎还是真的被打怕了,一听到枪响便毫不迟疑的下令停止前进,原地警戒。或许正是因为他的谨慎,内黄一线的指挥官才会选择他们前来增援高安吧,毕竟谁也不知道一路上有没有敌军的埋伏。

然而,这一次他们的谨慎没有想到丝毫的作用,三营的骑兵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在他们刚刚作出反应的时候,他们已经冲到了这部日军的面前,而在朝天门外,除了几处小土坡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可以依托之处,还没有等这些日军把阵地选好,把武器架好,如猛虎下山一般的李石见已经带着三营的悍卒杀到了他们的面前。

日军中队长看着铺天盖地杀来的敌骑眼睛一黑,差点当场昏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突袭他们的会是一支骑兵,而且速度之快根本让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如果他们一处可以依托的阵地,有一条可以依仗的防线,以他们的火力,高头大马的敌骑完全就是他们的靶子,只要有任何一点可以迟滞对方前进速度的东西,他们强大的机枪火力瞬间便能打残突击的敌人,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如果,这个世界上最没法实现的便是如果。

不仅仅是这个中队长看到狂扑而来的敌骑直接吓懵了,所以日军这个时候都已经傻掉了。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布置了那么多的岗哨,派出了那么多的侦察兵,居然直到敌人到眼前了他们才得到消息,一里多的路程,从他们接到示警到敌人出现,不过就是几个呼息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中队长的命令甚至都还没有完全传到每个士兵的耳朵里,但敌人不给他们反应的空隙,那些凶悍的敌骑毫不留情的朝他们冲来,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一阵枪声响起,不算密集但威力十足。不是日军的反击,而是李石见等人眼看已经快要突进敌阵毫不迟疑的端起骑兵枪便是一轮射击。

而这一阵枪响,也终于将被吓呆的日军给吓醒,看着身旁的几个同伴惨叫着倒地,看着他们身上喷涌出来的鲜血,死亡的恐惧将他们拉回了恐怖的现实。

面对着数倍于他们的敌骑,在这种毫无依托又已经被对方突进身前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不知道是谁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旋即这个中队的所有人就开始拔腿狂奔疯了一般的朝四周逃去。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二条腿能不能跑过四条腿的事情了,甚至连跑回去会不会被枪决也没法去考虑了。在这种死亡阴影笼罩在头顶上方的残酷事实面前,他们惟一能做的便是逃跑,最起码这样看起来还有一点点的生机。事实上,他们的命运在三营骑兵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注定,在没有坚固防线依托的情况下,一旦被突进身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幸免,不说别的,光是速度已达极点的战马撞在他们身上,便足以让他们粉身碎骨,更不要说马背上还有挥刀劈砍,凶狠无匹的骑士了。

“追上去,不要放走一个鬼子,全部给我杀光。”李石见怒吼连连,一刀将一个跪地投降的日军士兵劈成两半,看着一哄而散的日军,不由杀气腾腾,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他第一次感觉到指挥一支部队作战是多么的痛快,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灰飞烟灭,看着凶狠的鬼子在自己的脚下跪地求饶,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纵横捭阖,什么叫势如破竹,那种掌控敌人生死,掌控整个战场的感觉,让他一瞬间沉浸在其中,难以自拔。

【我已经吃了三天的水果了,脚是差不多不疼了,但走路也没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