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搭档否

小说: 匠擎 作者: 邪灵一把刀 更新时间:2019-07-10 04:59:48 字数:2191 阅读进度:323/334

接近半分钟的沉默,我和国字脸并肩靠在墙角抽烟,最后是他先开口:“没见过您,哪里人。”

“以前在江南地界活动。”我回。

他若有所思的点头:“手里的活做的多吗?”我不能判断他说的手里活指的是什么,便道:“不算多。”

国字脸嘴角动了动,声音低沉:“我也做的不多,咱们或许可以搭伙。”

我不知道他究竟在指什么,便继续故作深沉,果然,国字脸等了片刻不见我回话,显然以为我有顾虑,便道:“人家只要老手,我们都不算老手,单个去,老板们是看不上的。我们搭伙,赚一个人的钱,对半分,怎么样?”

我大致分析出,那算命的,要帮人牵线,找六个人手。

这六个人手要干的活,他们暗话叫‘手相’。此刻我眼前的国字脸,想接这活,但对付要求高,国字脸不是熟手,所以不太容易入选。

现在,国字脸想拉我入伙,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我们两人去‘应聘’,只拿一人份的酬劳,说不定有过关的机会。

不知道这‘手相’究竟指什么,听起来收益较大。

我没法直接回复他,于是只能根据现有的线索,接话道:“够分吗。”别小瞧这个问题,这是我细细思量才想出来的,很容易延伸信息。

果然,国字脸立刻道:“老板大方,五五分,咱们也能吃的很饱了。”

“你知道老板是谁?”

国字脸突然有些警惕,眯起眼看向我:“你不知道?哦……对,你之前在江南。”万幸,他大约是想起我没在这边活动过,凌厉起来的神色,慢慢平复下去,说道:“我们接活前,不用先知道老板是谁,只要跟算命的,谈好价钱就行,他会将风险程度和收益程度告诉我们,我们接了,才会带我们见幕后老板。当然,接了活是不能反悔的,毕竟这门买卖,消息不准走漏。”

问完,他似乎有些好奇:“江南我没怎么活动过,你们那边和这边,差别很大?”

我随口胡诌:“有差别,比如我们不叫‘手相’,我们叫‘摸骨’。”

国字脸喃喃自语:“摸骨……也贴切,都是高低起伏,如同山河,以后有机会,我也去江南转转。”

我立刻道:“还是别去江南赚了,但凡那边的饭好吃,我也不会过来讨生活。”

国字脸吸了口烟,深沉的说:“也是,但凡有口容易的饭吃,谁愿意背井离乡啊。”我心里好笑,心说这人有趣,几句话下来,跟我感慨起人生了,想必这兄弟混的不怎么样,在‘业内’估摸着饱受风霜吧。

抽完烟,他问我考虑的怎么样,要不要跟他一起搭伙干,我心说:干什么干,我连你们到底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是江南的贼,还是西安的贼,反正都是贼,抓谁都是抓,他要凑上来,我也不能往外推不是?

但是,人有先来后到,事有轻重缓急,我不能被他带走了,还是得先找找这次的主要目标,姓冯的那伙人。

于是我一边观察巷子里沉默的‘鬼魂’们,一边压着声音问:“风险程度是多少?”

国字脸道:“ss级。”大约是想到我不是‘本地人’,他于是主动解释道:“这是我们这一带的评级标准,a、b、c、s、ss、sss。a级最容易,3s级最高。咱们这个活是‘手相’,但级别达到了双s,很高了。相对的,它对应的收益程度,也是双s的。”

我道:“你以前都是接什么程度的活?”

国字脸道:“abc都接过,c接的最多,s接过一次,受了伤,养了两个月才好。”说话间,他往算命摊看了一眼,发现又有一个新人,伸出了手在给算命的看,于是他有些急了,不再耐烦跟我多说,问道:“你考虑的如何?给个回复。”

“容我再想想,这个鬼市我是第一次来,我想先转转。”

国字脸不太高兴,但也没多说,便道:“如果变卦了,随时来找我,我在这儿守着。”他示意算命摊,看样子是打算广撒网,即便我不跟他合作,或许也能找到别的合作者。

我点了点头,便告别国字脸,回到巷子的人流中继续继续逛。

我试图在这些昏暗的光线里,在这些模糊难辨的人脸中,找到一些自己熟悉的面孔。

姓冯的,会来接触一个绰号‘吞金和尚’的人,既然有和尚两个字,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是光头?我打量着周围这些‘鬼魂’们的头,奈何天儿冷,又都鬼鬼祟祟遮掩面孔,所以几乎都裹着帽子,是不是光头根本看不出来。

沿途过去,卖东西的小贩太多了,我蹲过几个摊位看过,大部分都是假货,有少部分真货,都是市面上流通的大众货,一般来路没什么问题。

走到其中一个摊位时,一样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您上眼,白货。”

白货我知道,就是来路清白,能查到名目的。白货多放在店面里售卖,但古董商为了快点儿出货,也不会错过这种行家汇聚的鬼市,在鬼市待半宿,可能比白天干月卖的多。

我没看他说的那些白货,而是指了指一个用黑布裹着,隐约呈多梯形的物件,道:“看看这个。”那东西约有半个巴掌大,扁平,被包在一小块黑布里,按理说十分不起眼,但它露出来的轮廓,让我觉得有些不一般。

“好眼力。”小贩压着声音,将手电筒的光调到了最小,紧接着将那东西放到自己手掌上,掀开黑布,用手电筒直接怼了上去。

这个动作特别不专业,如果让考古院那帮人见了,肯定痛心疾首。

这随着他打开的动作,我看清了藏着的东西,是枚‘三孔布’。

布,通‘鎛’,‘鎛’为古代的一种农具,布则是仿造这种农具的外形,在春秋战国时期,成为中原大部分地区流行的一种货币,所以也叫‘布币’。

古币收藏,以稀为贵,宋币量大,因此市面价最贱,而布币,则极为罕见贵重,最高拍卖价,高达三百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