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道胎(求月票)

小说: 剑骨 作者: 会摔跤的熊猫 更新时间:2019-06-02 08:47:26 字数:3774 阅读进度:440/461

尘埃卷起。

青衫女子揉了揉眉眼,转过身来,对着面前不远处的黑袍年轻人,挤出了一个笑容。

“谢谢你……宁奕。”

宁奕怔了怔。

他从来没有想到,丫头会对自己说谢谢。

从西岭一起长大,他唯一对小妮子许诺过的,就是带她去珞珈山……

宁奕看着那片青土掩盖之处,尘埃飞扬的衣冠冢,眼神有些黯然。

他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这里是裴旻的衣冠遗物安葬之处,那位大将军如若不出意外,应是已魂飞魄散了。

百感交集。

一时之间,与那位未曾谋面的大将军,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宁奕弯下腰,双袖及地,深深揖了一礼。

……

……

山道静谧。

秋叶纷飞。

两个人向着珞珈山墓陵的最高处走去。

“那位老山主……生前与父亲交情很好。”丫头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她轻轻道:“每年都会来将军府做客……那枚珞珈令牌,在我出生之前,便已经送至府上。”

在丫头得到剑藏之前,那枚令牌是裴旻留给她的唯一遗物。

老山主曾经对北境将军府许诺,裴家千金长大之后,随时可以拜入珞珈山,作为他的亲传弟子……这门誓言当然有效,但天都血夜之后,将军府满门破灭。

如今老山主也溘然长逝,当年的誓言,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那枚令牌,仍然被丫头所留,贴身佩戴。

“如果不出意外,老山主应是在令牌内留了一抹魂念。”宁奕柔声道:“若是他还未死,一定能够认出你……”

丫头笑着摇了摇头。

她黯然道:“一切都过去了……”

宁奕拍了拍她的肩头。

两个人来到了平顶山的最高处,那里立着珞珈老山主的墓碑,恭恭敬敬叩拜,揖礼之后,两个人便下山离开。

叶红拂在山门之处并没有等候多久。

她挑了挑眉,若有所指道:“看来并不需要半柱香的时间……”

宁奕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我很好奇……那两个来客到底在珞珈墓陵做了什么,可否把通天珠借我一看?”

叶红拂没有拒绝,微微挥手,七八颗珠子便悬浮而来。

宁奕眯起双眼,一缕神念扫过,大量的画面汹涌而来,即便是他的神魂,也有些吃不太消。

似乎是看出了宁奕的“吃力”,叶红拂淡淡道:“这些影像,我早已看过了。他们二人看起来像是上下级的从属关系,那个撑伞的长得还算好看的男人,负责拿着本子记录一些东西。”

“两个人在墓陵里从不翻动一花一草,所以珞珈的守陵者也不好说什么。”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语调木然道:“另外……离开之前,通天珠捕捉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画面,你可以看一看。”

宁奕沉浸心神。

通天珠的最后。

两个男人离开珞珈山墓陵。

那个满面遮掩黑色纱布的男人,抬起头来,对着那颗监察观测的通天珠子,扯开了自己的蒙面纱巾,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容。

饶是宁奕已经有所准备,在通天珠里看到这一幕影像,仍然皱起眉头。

一张被刀器狠狠刮破,血肉模糊的面颊,拧成了一团。

五官全都毁了。

这般狰狞的面容,此刻露

出了一个笑容。

宁奕眯起双眼。

毁容了……

他认识这个男人吗?

从踏入天都,遇到的每一个人,此刻在宁奕脑海里汹涌澎湃而来,只是他的记性并不算好,即便有“白骨平原”辅佐,也只能记一个模糊的大概。

宁奕摇了摇头。

记不得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

他把目光投向了丫头,裴烦的记性很好。

丫头眯起双眼,她眼神里似乎有些困惑,她的记性的确很好,但切转的画面比宁奕要多的太多……这样的一张面孔如此独特,若是有所见过,没有理由会记不住。

她神情惘然,与宁奕目光对视,摇了摇头。

未见过的……一个怪人。

叶红拂见状,笑了笑,道:“罢了,无碍。”

兹事体大,不容掉以轻心。

宁奕心头一沉,几乎是下意识问道:“他们在墓陵里待了半年,离开之时,有没有带走什么?”

叶红拂挑起眉头,冷笑道:“敢?这里可是珞珈!有通天珠在,他们动不了手脚……若是他们真的敢偷窃墓陵的物事,就算是山主墓前陪葬的一根草,我也会让他付出代价。”

宁奕沉默下来。

那两个人,没有带走墓陵的物事……

裴旻将军的衣冠冢,的确一切安好。

可是为什么……临走之前,那个男人要对通天珠露出这样的一个笑容?

……

……

有些问题,想不明白,就不要再去想。

所有的答案都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那两个持有大隋境内最高品级令牌的人,现在查也查不出踪迹。

如今珞珈山人多耳杂,诸多圣山都到了,那两个人匆匆忙忙赶在大朝会开幕之前离开,很大可能,是不会再出现了……

宁奕放弃了继续追究这条线索的念头。

丫头拿到了另外一半的“剑藏”,对二人来说,此行已算是完美。

第二日就是珞珈山大朝会的开幕,即将宣布就任小山主之位的叶红拂,其实手头还有一些杂事等待处理,从目墓陵顶山离开之后,就没有再陪同。

宁奕和丫头,回到了小山头。

宁奕在院子里盘膝修行,一如往日那般。

丫头则是把那张青玉案搬了出来,午后的阳光洒落,她铺开一张白纸,悬笔题字,一个字一个字反复地写。

写满了“静”字。

静心如意,静气沉心……但两个人的心事似乎都有一些不太安宁。

宁奕苦笑一声,率先摊牌,“不知为何,我的心境静不下来,心湖之中总有不妙的预感……”

与千手师姐在风雷山修行过一段时日,再加上执剑者的观想古卷,宁奕的六感极为敏锐。

或许做不到准确的占卜凶吉,但的确可以让宁奕生出“趋避”之心。

在不老山那一劫来临之前,他已经心生感应。

所以才有了提前给周游写的那一封信。

裴丫头同样如此,看她提笔所写的字便可知晓。

字字是静。

字字都不静。

“是周游前辈的原因么……”宁奕揉了揉眉心,长叹一声。

明日珞珈山开,扶摇讲道……

而这一切结束之后。

思绪被一声清亮的鸣叫所打断。

院落的墙头,立了一只火红色的小雀,红雀在墙头

跳了两下,然后飞掠而来。

丫头放下笔墨,抬起一只手臂,有些哭笑不得。

那只红雀极其亲昵地把头颅蹭在青衫袖口,享受着丫头另外一只手的轻轻抚摸,细眯起眼眸,极为惬意和舒适。

门口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音。

宁奕开门,果不其然见到了那位白衫白发的紫霄宫宫主。

周游的神情很平静,看着给自己开门的宁奕,看着宁奕眼神里明显的惘然,他笑道:“怎么,没想到我会来?”

宁奕把周游请了进来。

周游坐下身子,瞥了一眼裴烦,眼神微微一亮,轻声道:“恭喜了。”

丫头摇了摇头,道:“不算什么……”

那只停在她手上的红雀,腻歪地蹭了两下脑袋,满身生香之后,心满意足跳离了丫头的袖背,在空中扑闪着翅膀,回到了周游的肩头。

“找你们二人,有一些事情。”

周游正襟危坐,仪态端正。

“别担心……是好事。”

这位年纪轻轻就破开星君境界的紫霄宫宫主,说出了一句与自己年龄明显不符的话。

“我的传承后继无人,有些可惜。”周游看着宁奕,心平气和道:“思前想去,当时应该在西岭把你收为弟子,而不是听信了徐藏的鬼话……”

他笑了笑,声音有些沙哑:“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我给了你道宗的紫玄心法,如果你不是傻子,徐藏不是傻子,那么你的前三境,一定是用道宗心法打的根基。”

宁奕怔怔看着周游。

在西岭的时候,周游先生就提出要收自己为徒。

缘悭一面。

此时此刻, 他终于明白自己心头不安的来源……对于这位缘分不深,仅仅见过几面的周游先生,宁奕心底还是有着“挂牵”的。

第一个赏识自己的人。

西岭见过一面,后山葬礼见过一面,在不老山重逢之前,就只有这么两面。

宁奕踏上修行路后,见过太多的人。

所以这两面,被淹没在了一张又一张的新鲜面孔里。

终日闭关紫霄宫的周游,这两年来,每一次出关……都与自己有关。

“我曾对你说过……”

“无论是东境还是天都,跟在我周游身后,绝不会有人为难你们。”

周游笑了笑,道:“我若是身死道消,琉璃山要找你麻烦……你便动用这门术法,这是专门应对鬼修的神魂雷法,名叫‘紫霄神霆’。”

话音落下。

白发道士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宁奕脑海。

“若是西境小无量山出手,你用这门术法,可破刀阵剑阵。”

“这是应对剑湖宫的剑招……”

“太游山功法的破绽有四处,分别在天灵,凤眼……”

“龟趺山的弱点有两个,我传你一式……”

年轻道士的声音很慢,很缓。

他一字一句,点出了所有圣山的秘术。

庭院里,一时之间,时间宛若凝固。

落叶不落,流云不流。

这个年轻的紫霄宫宫主,天生道胎,像是走在三千大道上的行路人,步伐匆匆,双脚却不染尘埃。

他堪破了这些“道”。

生于道,长于道,高于道。

(抱歉,今晚状态不是很好,写得不满意,删改了很多次……今晚就只有这一章,还是要求一下月票,更新会顶上,第二章延到明天中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