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渊源甚深

小说: 将军娘子喜种田 作者: 抹茶红豆 更新时间:2019-06-02 08:47:14 字数:3170 阅读进度:579/601

陈彩玉多少还是知道陆家的情况的,没钱是真的没钱了,她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嫁给陆小豪总比陆老大好多了,毕竟他还年轻呢,样貌也不猥琐,将来再考取了功名,自己现在的委屈也不算什么了。

“那成吧,既然是一家人了,我也不说两家话,你们尽量的凑吧,别弄的太难看了,不然我面子上无光,大家也就都不好看了。”

“是是是!”陆婆子眼下只能顺着陈彩玉说了。

一切都如了陈彩玉的意了,陆家也算平息下来了,不过陆小豪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同样他老子陆老大也开心不起来,到手的鸭子,就尝了一口就成别人的了,偏偏这个人,他还不能抢。

第二天一大早,陆婆子带着陈兰芝就跟陈彩玉回了陈家了,商量婚事去了,陈家虽然也挺惊讶的,毕竟陈彩玉之前可是没流露出得半点对这个表哥的心意啊,不过这会儿陈彩玉说的斩钉截铁,陈婆子表面上是答应下来了,不过等着外人走后,就问了孙女,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陆小溪这里,一大早把葛青云送走了,回来的时候就听说陆家婆媳俩送走了陈彩玉,她知道事情没有传扬出来,那肯定就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陈彩玉不甘心嫁给陆老大,而她清白有损,又不得不嫁,怕是要找个背锅的了,至于这个人,陆小溪心里也就有数了。

对于陆家,她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些小事情的纠缠,陆家也好,陆小豪也罢,怕是以后都不会过上自己满意的日子了。

葛青云已经认清楚了陆小豪的真面目,以后肯定是不会再跟他成为朋友了,而陆小豪前世就没有在学业上有所成,完全是靠着媳妇一家的发达的。

这辈子靠着老丈人一家的美梦是做不成了,一个陈彩玉,还是跟自己老爹睡过的陈彩玉,陆小豪不恶心死也得烦心死,对他这种人,有了这样的报应,比杀了他还难受呢。

陆家这里的仇怨也就告一段落了,不过如果他们以后再不老实,非要来恶心她的话,那自己也不会认怂的。

葛青云走后,江衍也被陆小溪给赶走了,一个男人,总赖在自己家里像什么样子呢。

不过江衍前脚刚走,林家婆子就来了,手上还拎着不少东西,前世她可是吝啬的什么都没带呢,不过陆小溪猜测着,之所以有这样大的差距,是因为前世自己连饭都吃不饱,亲外祖母来了,说她回去后有饭吃,这样的诱惑已经足够了。

但是这辈子不同,自己可以吃饱饭,光靠着嘴巴说说,在林家婆子看来已经不足够吸引自己了。

“小溪啊,这就是你的家啊!”林家婆子昨天没有立刻离开村子,而是跟着村子里的人打听了下,想要做到知己知彼,毕竟这个外孙女看起来没那么好糊弄。

这一打听可不要紧,听说这个外孙女还挺能干的,自己一个人带着个没有血缘的弟弟,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她本来想着能有多不错啊,两个孩子,能够吃的饱就行了,可是刚走进院子里,她这么四处一瞄,才发现,外头那些人根本没有骗她。

院子里花花草草不说了,猪啊鸡啊的,而且收拾的还很整齐,院子里头还用青砖铺出了一条路,正经不错了的,爹娘都在的人家也未必有他们的日子过的好。

听说小溪还供弟弟读书,怕是手里头有点钱呢。

没钱人家的孩子,哪能去学堂啊。

林婆子很好奇,这孩子到底是打哪儿赚来的钱,不是说陆家根本就不善待她吗?

本来想着她要是日子过的不好,自己随便说说,她就会跟着自己走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怕是没那么容易吧,何况这孩子的戒备心很重。

陆小溪正在喂那些小野鸡,这会儿长的已经很大了,可惜了公鸡多,母鸡少,不然还能让母鸡下蛋然后再繁殖呢,不过这些公野鸡活着卖的话,应该也能值不少钱呢。

野鸡因为是家养的也不怕自家人,不过外头来人了,它们就显得躁动了起来,叫的声音有点大。

陆小溪循着声音看了过去,此时林婆子已经走到了院子中央,以为门开着,她也就自己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陆小溪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来,至少林婆子是这么觉得的,事实上,陆小溪是压抑着愤怒的。

前世,陆家的人只能说是凉薄,就算不是良善之辈,却也没有真的害过自己,所以她才在陆家成了这样后,准备收手的,不过对于林家的人,陆小溪真的是恨之入骨的。

前世自己的凄惨,都是他们害的,这个祖母亲手把自己送人,然后知道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后,就又来寻自己,可是在她那个孙子玷污了自己后,她却不为自己做主。

如果不是林家,自己可能日子过的苦一些,但是对于生活的希望不会磨灭,前世她是真的体会过什么叫做绝望。

“我来看看你啊,买了些东西,都是小姑娘们喜欢的,你从小不在外婆身边长大,外婆也不知道别人喜欢啥。”说到这儿,林婆子擦了擦眼睛,其实并没有眼泪,但是被她这么一擦,眼圈红红的,倒像是哭了一样。

“我苦命的孩子啊,是外婆没用,让你在外头吃了这么些的苦啊,这又是喂猪又是喂鸡的,长这么大,怕是连件像样的好衣裳都没穿过吧,你要是在外婆身边长大啊,我肯定把你收拾的干净漂亮的,啥都不让你干。”

陆小溪心中划过一丝讥讽的,面上也是淡淡的,“老人家,您就这么确定我是您的外孙女了?我要的证据呢?”

林婆子尴尬的笑了笑,“还要啥证据啊,你这张脸就是证据,跟你娘像极了,鼻子啊,眼睛啊,你娘是我生的,我还能认错吗?”

“还有你这个名字,那就是你娘给你娶的啊,你娘也是命苦啊……”

林婆子又开始长叹了起来,不过陆小溪并没有打算要接茬的意思,她在这里伤感也有点尴尬,“小溪啊,你在这里受苦了。”

陆小溪洗了下手,“哪里苦了,我在这里过的挺好的,你不也看到了,我们姐弟俩的日子过的不错,有吃有喝的,如果您真是我的外婆的话,那您看到我过的好,也应该放心了,所以,回去吧。”

这意思是不想跟自己回去了?

那可不成。

林婆子的心有点慌,但表面上还得装作很淡定,“你这还叫好日子,小溪啊,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咱家的日子可比现在过好了,我都说了,跟我回去后,你可是啥都不用做。”

陆小溪看着她,不相信的笑了一下。

林婆子为了让陆小溪对跟自己回家的事儿感兴趣,就不得不多说一些,“小溪,你可是名门之后啊,你爹那可不是一般人。”

前世,关于自己的爹,林家可是没提过的啊。

“真的假的,要是不一般,还能轻易的把我送人了?”

“你爹那是死的早,不然啊,你可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还不是你娘傻,你爹死了后,啥也不要就回来了,她要是跟你祖父多要点儿银子,她也不会生你的时候难产了。”

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这会儿说起来,林婆子还是很气的,总觉得自己白养了林婉玉那个死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生她的时候,没给她生脑子,怎么会那么傻。

“说来说去,那您说我爹是谁呢?”

前世林婆子没有说,是怕陆小溪不受控制,可是这会儿不一样了,自己不说多些,这丫头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

也罢,反正现在的程家也不在京城了,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等把小溪弄回去,就可以让那个江夫人给银子了,自家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你爹啊,姓程,你祖父曾经是京城的商会会长,后面家里遭了变故,唉……这事儿还是不说了吧,所以小溪,你听明白了没,你可是个大小姐啊,哪能做这些粗活呢,还是听话,跟外婆走吧。”

陆小溪还在沉思,原来自己姓程,京城的商会会长,前世她在青楼的时候,倒是听过一些京城商界的事儿,恰好她还听说过这个程家,当时有些唏嘘,想不到竟然是自己的亲人。

她甚至还为程家大少爷和少夫人的爱情故事所感动过,想不到竟然是自己爹娘的故事,多么的讽刺啊。

不过程家可是有个敌人的,陆小溪前世也听说过那个人的事儿。

原本她就当是解闷子听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有这样的渊源。

“小溪……”林婆子又喊了一声。

陆小溪从回忆中抽离,看着眼前自己恨之入骨的老脸,“不走。”

“不走,为啥啊?”林婆子说的口干舌燥的了,她居然还是不走。

“我当惯了乡下丫头了,不想当什么小姐。”

欲拒还迎,这是青楼里对付男人的招数,陆小溪拿出来准备对付林婆子。

不管如何,林家还是要回去的,前世的仇人,还是要一个个会一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