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观棋不语真君子

小说: 极品医仙闯花都(陈飞宇苏映雪) 作者: 陈飞宇苏映雪 更新时间:2019-07-10 02:44:49 字数:3216 阅读进度:450/498

池塘边,柳树下,清风缓缓吹来,但气氛却渐渐变的凝重了起来。品书

萧天则笑道“年轻人,你很自信。”

陈飞宇同样在笑,道“因为自信是通往成功的第一秘诀。”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好吧,我如你所愿,只是希望你的实力能够配得你的自信。”萧天则摇头而笑,年轻人成名太早会像出陈飞宇这样高估自己,往往觉得自己什么都很厉害,也罢,既然陈飞宇这么“自信”,那全力以赴,让陈飞宇铩羽而归,消磨消磨他的棱角!

想到这里,萧天则率先下棋,第一步,便是一个很常见同时也很经典的当头炮。

“你一定不会失望的。”陈飞宇笑罢,跟着应对下棋。

一开始,两人在棋盘一边试探交锋,一边排着自己熟练的套路,看去局势平淡,但却暗流汹涌,处处隐藏着刀光剑影。

魏风凌和萧雪菲都不说话了,收敛情绪认真地看着两人下棋。

不同的是,魏风凌希望陈飞宇赢,虽然这种希望较渺茫,而萧雪菲自然不希望更不认为陈飞宇能获胜,原因很简单,她对她父亲的棋力,有着十足的自信!

在两人各不相同的心态,陈飞宇和萧天则开始了真正的相互厮杀!

萧天则先走一步,处处占得先机,车、马、炮互相配合紧密无间,不断向陈飞宇发动进攻,从一开始展现出了强大的进攻能力。

反观陈飞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通过每个棋子之间的配合稳扎稳打,防守的固若金汤,不给萧天则一丝一毫的机会。

萧雪菲一边看一边摇头,所谓“久守必失”,更何况是面对她父亲这种象棋高手?陈飞宇纵然严防死守,但时间一长,肯定会露出破绽,到时候,是陈飞宇被杀的一败涂地的时候!

萧雪菲充满了自信!

萧天则一开始也是持有和萧雪菲同样的想法,认为在自己凌厉的进攻下,陈飞宇的失败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渐渐的他发现,在他强大而全方面的进攻下,陈飞宇防守的竟然密不透风,没有丝毫的破绽,好像陈飞宇是大海的一叶扁舟,周围虽然狂风暴雨,却丝毫没有倾覆的危险。

而且最可怕的是,萧天则自己明明才是先行发起进攻的一方,但陈飞宇竟然处处料敌机先,而且棋风古怪、剑走偏锋,于无形之,化解了他不少凌厉的进攻。

很快,萧天则已经收起了先前的轻视之心,脸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下棋之际,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

萧雪菲还没发现萧天则棋风的变化,在萧天则绞尽脑汁吃掉陈飞宇一个“炮”后,兴奋地道“陈飞宇,局面你一点都不占优势,还是尽早投降吧,免得到时候被我爸杀成一个光杆司令丢了人。”

“嘘。”陈飞宇食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向萧雪菲看去一眼,笑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哦。”

萧雪菲翻翻白眼,不屑地切了一声,道“反正你是输定了,我静静地看着你怎么输的一败涂地,我已经准备好你教我一套功法了。”

“可惜,你注定要失望了。”陈飞宇轻笑摇头,突然眼神凛然,整个人气质也变得欺凌起来,如果说刚刚还是一柄未出鞘的利剑,虽然锋利却暗藏锋芒,那现在,这柄利剑已然出鞘,剑意冲天,气势凌人!

陈飞宇抬手,落子,棋风凌厉,开始反守为攻!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萧天则一开始竭尽全力进攻,全被陈飞宇挡了下来,气势自然而然弱了下来。

再加萧天则已经适应了陈飞宇的防守,没料到陈飞宇的进攻会这么犀利,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让陈飞宇的“马”在棋盘横冲直撞,很快,便同样被吃掉了一只“炮”。

萧雪菲吃惊地张开小嘴,陈飞宇竟然还能绝地反击?不不不,这只是陈飞宇回光返照罢了,这场棋局他输定了。

萧雪菲依旧信心满满。

激烈的交锋依旧在继续,虽然这只是棋盘的交锋,但激烈之处,丝毫不亚于两大强者真刀真枪的厮杀,旁边的萧雪菲和魏风凌看的惊心动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等萧天则适应过来陈飞宇突变的节奏后,很快便再度发动进攻,经过一系列的布局后,顺利吃掉了陈飞宇的一只“马”。

萧雪菲欣喜不已,下意识向陈飞宇看去,想看到陈飞宇眉头紧皱一脸苦恼的样子,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只见陈飞宇神色轻松写意,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萧雪菲不由一愣,难道,陈飞宇真的这么有自信能获胜?

很快,她的疑惑得到了解答,陈飞宇虽然牺牲了一只马,但换来两只兵卒过河,而且在车、马、炮的掩护下稳步向对方地盘推进,相互配合紧密无间,前进势不可挡,隐隐然有饮马河洛之势。

萧天则压力骤然大增,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把棋子从陈飞宇地盘回撤,由进攻转向防守。

然而,一来萧天则从开局忽视了防守,现在面对陈飞宇的大军压境,应对起来非常艰难,二来,陈飞宇的进攻手段太过犀利,正面车、炮带着两只兵卒压境,另一只马则在旁边策应,不断袭扰萧天则的老帅,暗合兵法“以正合以胜”的要旨,令萧天则下的左支右绌,顾此失彼。

在萧雪菲和魏风凌惊讶的眼神,很快,陈飞宇便拿掉了萧天则的一只车和一个相。

胜负的天平,已经开始向陈飞宇倾斜!

萧雪菲震惊不已,陈飞宇的棋力水平,已经超出她的想象,心升出不祥的预感,忍不住惊呼出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嘘。”陈飞宇依旧竖起一根食指,笑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哦。”

和先前一样的话语,一样的姿势,以及一样让人讨厌的笑容。

萧雪菲顿时冷哼了一声,心里不住的腹诽陈飞宇。

魏风凌倒是笑了出来,陈飞宇表现的越亮点,那他和陈飞宇的合作,越有信心。

棋盘,陈飞宇和萧天则的厮杀依旧在继续,现在的局势已经完全呈一面倒,陈飞宇不断的压着萧天则进攻,时不时“将军”一次,带给萧天则一次又一次的危险。

连旁观的萧雪菲和魏风凌,都觉得十分惊险刺激。

反观萧天则,和一开始的全力进攻不同,在陈飞宇的全力进攻下,他不得已将自己进攻的棋子全部拉回己方战线全力防守。

然而,面对陈飞宇的大军压境,萧天则的战线很快便被陈飞宇撕破,再度拿掉他一个车,以及一个士。

场面局势更加失衡,甚至,连一向心态良好的萧天则,额头都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

萧雪菲虽然很不甘心,但也不得不承认,陈飞宇的棋力水平,的确非常强悍。

“可恶,难道真的要打赌输给陈飞宇吗?以陈飞宇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万一要我……要我……不行,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刚刚我爸全力进攻的时候陈飞宇能防守住,那我爸一定也能,而且我爸还没输呢,以他不败的战绩,最后一定能绝地反击,来个惊天逆转!”

想到这里,萧雪菲心再度燃烧起信心,双手握在胸前,默默为自己父亲加油。

她哪里知道,陈飞宇最擅长的是防守反击,单以防守而论,陈飞宇堪称当世第一,原因无他,因为从小修炼“无极拳”的缘故,让陈飞宇对防守有着异于常人的领悟,所以陈飞宇能防守住,不代表萧天则同样能收住!

此刻,陈飞宇瞥了她一眼,摇头轻笑,也罢,让我来彻底击溃你的信心!

想到这里,陈飞宇攻势又凌厉了几分。

棋盘宛若一片刀光剑影,陈飞宇不断的进取杀伐,纵然萧天则沉着应对,局势对他也越来越不利。

等陈飞宇第四只兵卒过河,侵入萧天则核心地带后,萧天则再也无力回天,拿着棋子思索了良久,最终,随手放下棋子,苦笑一声,道“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

输了?竟然真的输了?

萧雪菲顿时泄气地哀叹了一声,早知道陈飞宇的棋力这么高深的话,打死她都不会跟陈飞宇打赌了,现在可好,输给陈飞宇一个条件,万一陈飞宇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的话,那该怎么办?

萧雪菲一阵苦恼。

魏风凌则喜不自胜,以为他知道,下棋的棋风,往往能够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特点,从刚刚陈飞宇和义父的较量来看,陈飞宇棋风稳健,不但沉着大气,而且时不时剑走偏锋,堪称“以正合以胜”的完美写照。

如此一来,魏风凌对陈飞宇更有信心!

“我说过,我的实力绝对能配得我的自信。”陈飞宇自信而笑,接着站了起来,打量了萧雪菲绝美的五官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一眼,玩味地笑道“现在,是不是该履行刚刚的赌约了?”

此言一出,萧雪菲一张精致的小脸蛋,顿时垮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