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不然我就生气!

小说: 娇妻重生之甜宠蜜婚 作者: 华南希 更新时间:2019-08-14 05:27:29 字数:2714 阅读进度:244/255

她才不是只有一张脸,才是没有情趣,她记得她能折腾季渊,她知道要用情侣用品,像牙刷、漱口杯、睡衣……

哼,她是会改的!

至于共同话题,没有就没有,大不了天天说情话!

恋爱和回忆什么的,他们可以结婚后再恋爱,回忆以后就有了!

奉子成婚这又怎样?现在他们一家人美美满满!

陶意云有些愤慨,自己跟自己计较上了,知道后来季渊轻吟了一声,才换回她的思路。

“唔……”

“怎么了?”

陶意云看到季渊出了一身汗,去把空调调低一点,在凑过去季渊旁边时,却被他拉住。

“醒了?”

“嗯。”

季渊有点儿忐忑,他其实一早就醒了,在她刚刚过来的时候,但是他听到她和张心雪吵,确定自己没有出轨以后,也是没敢睁开眼。

后来季渊越听他心里越欢喜,喜欢她赶走别的女人的样子,喜欢她有意无意说出那些霸道的话,喜欢她非他不可的样子。

就算不去看,季渊也是被撩得心跳不已。

张心雪走了以后,他装睡,就等着她爬床的,但是她没有,等得他没有耐心时,他就睁开眼假装醒来了。

陶意云去倒了一杯温水过来,递给季渊,“胃痛吗?”

季渊小小惊讶了一下,他以为她会先质问有没有出轨的,没想到先问的是他的身体,而且,语带关切。

“痛。”

知道瞒不过她的,季渊也懒得撒谎了。

“让你又喝酒!”陶意云心疼,皱上眉头问“吃晚饭了吗?”

“没有。”

季渊没说为什么跑去喝酒,陶意云只当他和那个徐凯风要聚聚,听这男人说没吃晚饭,她就火气一大把了,从一旁的包包里拿出一瓶胃药丢给季渊,看也不想看他一眼了。

季渊拿到胃药有一点诧异,她那个是小包,他一直以为里面可能只有手机和钱,没有补妆品和口红,最多里面也许会有一把手术刀,但是绝对没想到还有胃药。

季渊坐起来,拉着陶意云的手问“你也有胃病吗?”

“我才没有!”陶意云没好气地说“快吃,是你的!”

“哦。”季渊松了一口气,也松开抓着陶意云的手,低头看着胃药,露出苦涩的表情。

他还是倒出两个胃药来,闭上眼睛,和着水一口咽下去。

“好苦。”

“闭嘴!”

“真的好苦!”

陶意云先心软的,转过头来瞪了一眼季渊,凑上去亲。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骗来的,季渊格外珍惜,久久没有放过她。

过了好久,陶意云终于受不了季渊花式的撩拨,推开他。因为不满和害羞,陶意云低着头,瞪他一眼。

眸里流转的光,像一汪秋水,惹人心动。

季渊看着她,眼里有一点笑意,还有着得意,气氛旖旎,拉过她白皙的手,意思不言而喻。

陶意云抬眸看了季渊一眼,眸光点点,俏脸微红,就在他以为她是愿意的时,她甩开他的手,站起来,一脸冷漠。

季渊急了,忙说“老婆,我没有出轨!”

陶意云愣了,在季渊看来,那是生气了。

“真的。”

看他是真的急,陶意云心里因为张心雪带来的堵和难受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察觉这一点,陶意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好哄了,应该让他去跪键盘的,但是她连让他急一下都舍不得。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她太纯了。”

也就是张心雪才能把自己掐出来的痕迹当痕来炫耀了,陶意云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了。

“我没有看她。”

“嗯。”

“我睡着了,也没有碰她。”

“嗯。”看着季渊固执地解释,陶意云的心情越发好了。

无关她是否怀疑什么,只是感觉到了他在乎她会不会生气。

“你相信我!”季渊抱住陶意云,有点儿不悦“为什么还生气?是吃醋吗?”

夜色浓郁,季渊帝王攻的声音磁性撩人。

“没有生气,吃醋是肯定的,而且很吃醋。”陶意云脸有点红,但是没有抗拒季渊抱她。

“我只喜欢你。”季渊附在陶意云耳边,低声说“也喜欢你吃醋,以后有别的女人骚扰我,你都要赶走。”像今天一样。

陶意云喜欢季渊的简单直白,但是也有一点莫名的羞耻,她把这归咎于季渊声音太好听了,而且是凑在她耳朵上说的,感觉耳朵要软化。

但是,陶意云这人向来聪明得可怕,就像现在,就算周围都是粉泡泡,她也腻在季渊怀里,大脑却不至于不能思考。他的话,一下子就猜到了些什么。

“你是不是早就醒了?”

季渊脸色一僵,赶紧说“我就是不想看见那个恶心的女人才装睡的,你别生气。”

季渊自己都觉得自己机智。

女人都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什么暧昧关系,看他,撇得多清,简直聪明!

陶意云笑了,这理由听上去真充分,不过拿来哄女孩可以,她才不信!

张心雪走之后,也没见他‘醒来’啊!

陶意云尽管笑,也不去问了,季渊看着她笑,总觉得有点儿羞恼。

“别笑。”

“好,不笑,你先乖乖躺下。”陶意云敛起笑容,轻轻推了一下季渊试图让他躺下。

季渊没放开她,手还不规不矩起来了。

陶意云这下用力一把推开季渊,说“等你的胃不痛再说!”

“我现在就不痛了。”

陶意云又笑着,怎么看都有点腹黑,提醒他“老公,我是医生。”

“真的不痛了。”

这次陶意云意已决,不管季渊怎么说她都没心软。

季渊郁闷,自己回去躺下,不一会儿又闷闷不乐地伸手,“你陪我。”

陶意云才不理他,去把空调调回二十六度,然后哄他说“乖啦乖啦,我去弄点吃的给你。”

“不要吃的,你在这里陪我!”

季渊才不想要吃的,吃的哪有抱着暖暖香香的老婆重要?

一边是宠着他,另外一边是他的身体,陶意云选择了后面那个,随口说“是我饿了可以吗?”

季渊闻言,却蹭地坐起来,连忙说“那我去买!”

他说着,还伸手去拿鞋子穿。

“老公,你听话一点,不然我就……”陶意云也不知道怎么威胁季渊,最后哼哼说“我就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