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人皮奇案4

小说: 开封之大叔太腹黑 作者: 浅离子 更新时间:2019-11-09 09:44:16 字数:2369 阅读进度:629/639

顾南宝和顾南京都纷纷看了过去。

却在顾南京看过去的那一瞬间,他全身的汗毛猛地竖了起来,全身发麻,身体忍不住颤抖。

手紧紧抱着顾南宝的手臂。

顾南宝却眼神危险的一眯,勾起危险的弧度。

两个看过去时恰好瞟到,在放着钱婶人皮的床的侧后方,方才他们进来地方,门缝竟然嘎吱地自己打开了!一只眼睛出现在门框缝隙里。

顾南宝反应特别的快,在顾南京要被吓的叫出来的时候,直接反应极快的转过头他和顾南京的个头本来就差不多高一个转头直接伸出手捂住顾南京的嘴,把他要惊叫出声的声音给压了回去,靠近他只用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道,“别出声。”

顾南京惊惧的紧抓着顾南宝的袍子,浑身颤抖,顾南宝却死死的看着门缝的那只眼睛,眼里没有半分的恐惧眼底带着是浓烈的探究和困惑。

“钱,钱婶?”那个微胖的男子被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了头神来,也注意到,他已经吓瘫在地上。

他的背后背后冒出冷汗,惊觉自己见鬼了之时。

门缝处的那只眼睛突然消失不见。

“瘦猴,别让他跑了。”

他只是缓了一下就回过神来,立马便追了出去,而那个叫瘦猴的也追了出去。

等他们出去后,顾南宝才放开顾南京。

径直往放人皮的地方床榻那边靠近,顾南京吓得全身抖个不停,但还是伸出手抓住要走的顾南宝,“宝……你干嘛。”

顾南宝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牵着他的手,他手里淡淡的热度让他恐惧的心有了一丝丝的安全,让他感觉瞬间比先前还要冷上几分的空气似乎好了不少。

顾南宝牵着他就一起往床边走去,顾南宝淡淡道,“别怕,是人不是鬼。”

他走到后,停下来便开口解释了这么一句。

“是人。”顾南京听后送了一口气。

顾南宝点点头,“不过似乎那人很奇怪。”

顾南京也恢复先前的模样,有些好奇的问道,“有什么奇怪点。”

顾南宝却是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没有想通。”

“先看看人皮。”

顾南宝说着就要动手,而顾南京却伸出手抓住他的说,“你又不是仵作,会查看什么尸体,不要捣乱。”

顾南宝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

顾南京愣了,“你会看。”

顾南宝点点头,“衍生堂新接替埋骨人位置是一位任职仵作的,南陌大长老让母亲回去那段时间,我跟他学的。”

顾南京努了努嘴,有些郁闷,他怎么什么都会啊。

顾南宝直接从他的小袋子里拿出一套特别薄的手套,他戴在手里,要不是上面有修着的花纹,顾南京都以为是人皮勒。

他笑着开着玩笑问道,“你这手套做的跟真的样。”

顾南宝撇了他一眼,“这本来就是真的人皮,是埋骨人送给我,用最特殊的手法处理的人皮做成的手套。”

“……”

他被堵住了,什么也不敢说了。

带着手套的顾南宝直接把鞋子脱了,趴上床榻,蹲坐在那那里看着人皮,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之后,顾南宝才伸手向人皮摸了过去。

“宝宝话说,你学的应该不错吧?”顾南京似乎是等的有些无聊了,就开口问了顾南宝一句。

“嗯!”顾南宝没有多说,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伸着出手,在钱婶的人皮上轻轻抚摸着。同时努力地回想着埋骨人当时教给我中的知识。

“质松,暖,汗毛略斜未倾,死亡时间不超过半个时辰。”

旋即,他的注意力落到了已经不成相的脸上。

顾南宝他的手小,所以动作就没有成年人快,他弄的确实很仔细。

不过,当他的手停在了人皮原本是眉毛之处的地方时停了下来。

“轻垂,扩张,眉梢上扬。”他本能的一边念着,一边把手下移到了嘴部的嘴角处,“硬,皱,上扬且弯处松软。”

宝宝看向了顾南京,皱眉,“临死前在笑,而且还是发自内心的笑。”

顾南京似乎被我这一番吓到了,不可思议的说到,“莫非这人有什么变态的死前受虐。”

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呢喃着,“杀死她的是应该是熟人。”

又继续往下时,门口却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顾南宝知道他们回来,直接立马收回手,跳下床穿上鞋子,把他踩过的地方给用手抚平恢复成先前的模样,顾南京也清楚的感受到了,直接上前抓起顾南京还带着手套的手拉着他躲到原来的地方,两人刚躲进去,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

瘦猴和刘阳一同又回来了。还不停的说。

“那女的。我看到了她有影子。不过跑得贼快,我追不上。”

“不过我追的时候,越觉得那女人的背影像是钱婶,你说这咋回事啊?”

瘦猴疑惑地看着我,可他又哪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等会钱婶儿子就回来了。”瘦猴又轻轻地推了刘阳一把,瞪着刘阳不满的小声说道。

他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便点点头。

就验尸体起来在真转我要想我木。

顾南宝看着他说的和他的差不多。

又继续看,顾南京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家的弟弟,突然有一种很骄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继续在钱婶的皮上摸索着。似乎查看了很久没有半点不妥。

终于过一会儿,又一处不对劲的地方让他摸到了。

“啧啧,你阳子你可以啊,连死人都不放过?”倒是这时,瘦猴向刘阳调侃到。

他白了他一眼,他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正好摸到了钱婶的胸脯!

“略硬,有气血充溢之状。”我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脸色稍变,“微红若樱,血丝如线。”

刘阳震惊地抬头看向了瘦猴,“钱婶在死之前,正在干那事!不对,不是熟人干的。”

“啥?”瘦猴也吃惊不已,没想到平日老实安份的钱婶。而且,咦,怎么反而又不是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