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很不简单

小说: 烂柯奇缘 作者: 真费事 更新时间:2019-12-03 10:40:22 字数:3466 阅读进度:261/279

三人脚下不停,走在这夜晚寂静的城中,一直朝着西南的方向前进。

计缘没说去城隍庙之类的地方,张蕊就清楚他肯定是要亲自去看看情况了。

这种事情计缘也就不通过人家阴司的鬼神了,一来容易有管辖之争,二来也麻烦,简单粗暴一些更好。

三人里计缘好奇中抱着自己的推测,王立则眉头紧皱,张蕊最为轻松,计先生帮她敕令一封,等于帮她暂时凝了愿力不散,不用如之前那样担心了。

成肃府城比较奇特的一点是,南城墙有一多半其实并未修筑城墙,而是直接接壤肃水,肃水作为一条大河,在这一处的水面宽数十丈,成肃府的这种构建方法使得城西南一段成为了一处天然的大码头。

这一处大码头不但是成肃府城的水上交通枢纽,是成肃府最繁华的几处地方之一,同样也是风花雪月的好地方,当然与春惠府外的规模是远远不能比的

张蕊口中的大秀船也是在这里,是成肃府有名的窑船,里头的一枝红秀更是名满幽州,甚至连京畿府的一些有钱公子和老爷也会闻名前来。

比起城中其他地方的寂静,此刻的城中肃水码头旁依然还是有行人,这种时间在外头走,又来这种地方,怀着什么目的自然不用说了,有些还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

大秀船只是一种说法,其实除了那条大楼船,边上还有一座规模更大的青楼,名叫大秀楼,真正的大秀船就停在楼后的一个凹形江岸边,两侧建筑都属于大秀楼范围,相当于形成一个小小的港湾将大秀船围在这边,只有入了青楼从楼后走才能去大秀船。

计缘等人还没接近的时候,那种混合着娇笑调侃和尖叫的莺莺燕燕声响,就已经传到了计缘耳中,不一会,一阵阵复杂的胭脂水粉味道也窜入鼻头。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计缘直接领着王立去了青楼那边,张蕊虽然也跟着,但显然已经施了法,使得除了计缘和王立,其他人看不到她。

“张公子,今天来得这么晚呐?”

“赵官人,走好啊!”“来来来,这位爷进来……”

青楼外一些女子正在拉着客人,这时间段外头经过的人有的直接进去,这么晚了也没必要回避什么了,即便有的假意装作路过,但被一招呼在拉扯一下就半推半就的进楼去了。

“哎呦~~~王公子,您又来了~~~快快请进啊!哦这位官人是谁啊,好迷人的风度啊!”

三人走近了一些,王立就马上被外头的姑娘认了出来,立刻有人过来拉住他的手往里带。

“呃,呵…计先生,我…我不常来的……”

青楼姑娘也是有眼力的,什么人能过分亲热的拉扯,哪些人又不可随便碰他们,心里都大致有个衡量标准。

比如说王立,被这么亲热的往里拉,甚至还用身体蹭蹭他,但计缘她们就不敢,虽然好多姑娘都在看着计缘,甚至有人心动不已。

但计缘只是站在那里,就没人敢去随便拉扯。

“哼,不常来?谁信啊,计先生您看,这人就没几句实话!”

王立脸涨得通红,根本不敢看计缘的表情,这可是梦传故事的神仙啊,都不知道会怎么看他。

计缘上辈子就没进过这种场合,换成上辈子的计缘估计这会脸都能红起来,而此刻的他脸上却并无什么特别的情绪,心情则相对淡然,当然,心中依然有一丝丝紧张,但既不兴奋也没有看不起人的厌恶。

若说上辈子还有人纯粹是涂个快钱什么的,那这辈子的青楼女子,基本不是从小被卖给妓院就是遭逢大灾沦为贱籍的,这个社会环境给这行的压力是能压死人的,除了极个别运气好的,几乎一辈子无翻身之日。

“王公子,您怎么不进来呀,这位官人,要不要进来歇息一下,外头风大,很冷的!”

这些姑娘都看出来了,王立一脸尴尬的样子,是在看计缘的脸色。

计缘随即点了点头道。

“王先生,我们进去吧。”

边上几名女子心中一喜,当即好几人抢着想要来拉计缘的手。

“嗡……”

计缘身后的青藤剑一刹锋鸣声起,一阵压抑的剑意弥漫在计缘周身半丈距离。

边上不论是王立还是一些个青楼女子,都感到耳中一阵耳鸣,并且有种极度心慌的感觉,不少人甚至下意识仓皇着退开了几步。

“都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人而已。”

计缘低声喃喃了一句,那股令人心悸的可怕感觉顿时消失无踪。

张蕊骇然的退开了足足十几丈,远远的望着计缘的位置不敢接近,她远比凡人感受得更为明显。

刚刚那一瞬间,仿佛幻觉般看到有无穷无尽的雪亮银光充斥感知,那是一股难以形容的锋锐,好似凡人在严寒凌冽且带着湿意的风中,有种刀刮般的刺骨感。

这一刻,张蕊忽然想到,原版《白鹿缘》中,那“老神仙”周围是悬着一把仙剑的。

‘也就是说……’

白衣神女下意识望向计缘周围和上空的各个方位,看不到不代表不在,道行低见不着仙器也是正常的。

张蕊愣神的这会功夫,计缘和王立已经进了大秀楼,只不过和其他宾客进去时的左拥右抱拉拉扯扯相比,这两人周围的两个姑娘只敢远远的领着人进去,尴尬的说几句话,根本不敢接触两人的身体。

摇了摇头,张蕊还是一咬牙也跟了进去。

大秀楼内,忙得不可开交的老鸨正安排几位客人上楼,一转身看到计缘和王立进来,视线在仅仅王立身上停留了一下就直接着重看向计缘,一看就觉着来的这一位恐怕身份非凡。

“哎呦王公子,您又来照顾我们生意了啊,可惜今天红秀姑娘依然还是有客……这位是……”

老鸨带着十二分得笑意,扇着团扇迎了上去,顺便瞪了几眼边上的姑娘,这群丫头太没眼力劲了,什么人该热情招待都看不出来。

“这位官人,您是王先生的好友还是?”

老鸨笑嘻嘻的站在计缘边上装作不经意的瞧上几眼,虽然身上并无什么多名贵的配饰,看着衣着也朴素,却依然感觉气度非凡。

尤其是那根看似普通的墨玉簪,仔细看看,在灯火光下比琉璃还通透,能吸引得人挪不开视线。

‘极其稀有,极其珍贵!大鱼!’

而听到老鸨的话,一边王立下意识就表现出一种惶恐。

“哎呦老妈妈你可别乱说,王某哪有资格做先生的友人啊……先生是…呃,是王某长辈,对,是尊辈!”

这王立虽然只是个说书匠,但却是真正见过大世面的人,一些看似身份尊贵的公子哥大老爷,其实都入不了王立的眼,偶尔喝多了也会不经意表露出这种态度。

此刻看王立这谨小慎微的反应,老鸨笑容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扇两下扇子将水粉香气朝着计缘扇过去一些,欠身施了一个万福。

“呵呵呵呵呵……王先生说笑了,这位先生啊,不如去大秀船上吧~秀楼里的姑娘可配不上您!”

一股子过量的脂粉味道,让计缘略感不适,背后青藤剑这会倒是没锋鸣也没展露剑意,但剑鞘灵文中,一个藏锋万丈中的“藏”居然已经淡了下去,若是有知情人看到,估计得捏把汗。

计缘忍着直接御风将这一团团浓烈到呛鼻的脂粉气全吹走的冲动,淡然开口询问老鸨一句。

“不知那红秀姑娘可有空闲?”

“呃……这…先生,红秀姑娘正在为刘大官人抚琴,刘大官人可是成肃府知府的小娘舅呢,这位先生,人家好歹沾着官面,咱还是……”

“嗤……”

听着老鸨喋喋不休的解释,王立一时没忍住,嗤笑出了声,知府的小娘舅,和计先生比?

这笑声才出,就看到计缘一脸淡漠的转头看他,顿时吓得脸色一白,不敢再有任何多余反应。

老鸨眼睛一亮,心肝都是微微一颤,好家伙,连知府都不放在眼里,难道比想象中的还了不得!

“呃呵呵呵呵……要不这样吧,两位先上大秀船休息看茶?”

老鸨笑着,心中不停思索这办法,这位客人可绝对要留下来。

“好吧。”

计缘首次在这青楼笑了一下,率先朝着楼后方走去,一股如有若无的妖气自青楼后方飘来,在计缘的嗅觉中丝毫没有脂粉味掩盖。

王立刚想跟上,就发现自己被老鸨拽住了,后者凑近他耳边小声询问。

“王先生,王官人,那位先生到底什么来头,我保证不说出去,您给个准信啊,要是来头足够大,红秀姑娘就……”

王立眼睛一亮,看看前头离开快十步的计缘,凑近老鸨耳边。

“来头大得说出来能吓死你,别说知府小舅子,就是知府本人都不够看的!他啊……我不能说了……”

“噢噢噢……我懂了……!”

老鸨咽了口口水点着头,惊喜中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明白了这大先生的身份很不简单,回头看看发现人已经走远,赶忙扭着屁股去追计缘。

计缘旁边,张蕊小心的靠近一步,低声问了一句。

“计先生,我去帮你将那狐媚子赶出来?”

计缘摇了摇头。

“你那点道行还不够看,那狐妖很不简单,可不是只只懂得迷惑人的狐狸,可能是一只化了形的狐妖,甚至比那还要厉害许多!这里人还是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