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寂灭(九十八)

小说: 离影飞歌 作者: 半个疯子 更新时间:2019-07-10 01:31:59 字数:1540 阅读进度:203/203

弋君离起身,提起身边剩下的那一坛酒。

距这里不远处有一条小桥,桥下的溪流不知源于何处,正带着大片大片的粉色花瓣,静静的也不知流向何处。

踏过那小桥,弋君离寻了一处位置,随手一挥置出一方桌子出来,上面还摆了两个酒碗。

他看了看,将手中的酒坛搁那桌子上,又在桌子两侧添了两个木墩。

将目光落到远处的殇歌身上,见她正用耙子将土归到一起,分明已经埋平整了,她却偏又拍出一个小土堆出来,远远瞧着倒像个小坟堆。

收回视线,他坐在一个木墩上,慢条斯理的收拾着自己的着装。

殇歌方才问他,他如何知道她喜欢酒香中夹裹着的桃花香,他其实之前也不确定,只是推测出来的。

他以前虽不喜喝酒,但却也并不是滴酒不沾的。

陌乾每次酿出了新酒,都会拿来给他尝尝,喝上一杯,然后将之前的酒拿来比对一番,再给陌乾一些见解。

他不常喝酒,品酒却比较独到。

然后他便发现,他每次喝了酒,身边的那个小狼崽儿就总是往他身边蹿,比起平日更是黏人,每每看他,一双碧色的眸子似乎总能亮到人的心里去。

他起初是猜测着她是不是想喝酒,有一次便拿了酒给她,她也确实喝了,但也只是添了几口就不肯再喝了。

但依旧黏人黏的紧。

之后他故意换了几种酒,发现仅有桃花醉能让她这般反常。

后来,他想起了殇歌在凡界说的话,“酒是极好,只是容易醉人,不易多饮。”

这样猜测下来,能让殇歌反常的便只剩下酒香了。

至于桃花香,是他方才心头一动随口说的,倒没想到被他说中了。

整理好衣装,再抬头就见殇歌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她还围着那小土堆左右看了看,唇边勾着一抹笑,似是很满意的样子。

直到殇歌看了过来,他才抬手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然后拿了那酒坛子开了封,浓郁的酒香瞬间就充斥了整个桃林。

桃花醉的酒香再加上整个桃林的桃花香,倒让这林子似成了一个天然的酒窖。

才将两只碗倒满,殇歌已经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

“君上,这酒也是你酿的吗?”

殇歌迫不及待的拿过一只碗,轻泯了一口,露出满足的神情,一看便是个常喝酒的。

眸光闪了闪,弋君离拿起另一只碗却并没有喝。

“这坛是我从二弟那拿的。”弋君离右手放在桌上,曲起的中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着,“我若没记错,你曾说你喝酒是因人而异,现在看你这般欢喜,却不知是因这酒,还是……”

因我这个人?

殇歌闻言,捧着酒碗的手顿了顿,再抬头时,眸子中一片清明。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避开了弋君离那有些深沉的目光,顾左右而言其他的将手中的碗与弋君离的碗碰了一下,动作显得大气豪迈。

“君上,殇歌敬您,祝贺您终于变得像个活人,有些人气儿了一些。”

手中的酒更是一股脑儿的往口中灌去,完了之后还将碗倒过来给弋君离看,最后“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殇歌的这些个动作,是照着凡界那些个话本子里学的。

上面写的一些江湖儿女,喝起酒来似乎就是这般潇洒干脆。

她记得那时哥哥还在身边,她那会儿因迷上了那类的话本子,就将自己扮作男子模样,配了一把剑在腰侧,成日里都将“武林”“江湖”“大侠”之类的词挂在嘴上。

最后她哥哥实在受不了,就以要带她回睚眦谷为威胁,才让她安稳了下来。

后来遇到弋君离,她还曾谋划着打算要用这种“江湖气节”将对方拉下那高高的神坛呢。

嘴角扯出一抹笑,她将自己的碗添满,再看着弋君离端起他的碗将酒一饮而尽,寻思着她之前的筹谋在现在看来,也算是实现了,虽然过程有些不尽人意。

弋君离放下碗,殇歌抱起坛子为他添满,然后在弋君离若有所思的目光里,拿起酒碗,露出一抹笑颜,道了一句“干”。

殇歌觉得,她方才到底还是因为弋君离那句“因人而异”而有些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