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真相与目的

小说: 美男榜 作者: 小鱼大心 更新时间:2019-09-11 13:05:09 字数:2156 阅读进度:1099/1132

唐佳人一阵唏嘘,问道:“这个人就将自己捂得密不透风,长达半年之久?”

伊朵涟点了点头,回道:“确实如此。这期间,我试图与他辞别,却被他关在屋内,不许出去。我有心示好,伪装不想离开,与他安心度日,趁他不在时偷跑出去,却发现自己被孤立在一处绝顶峰之上,若没有他那绝世轻功带着,是万万下不去的。”

唐佳人感慨道:“他这是要救你啊,还是要困住你呀?”

伊朵涟发出若有若无的叹息,回道:“皆有之吧。”

唐佳人问:“那你最后是怎么出来的呢?”

伊朵涟的眼中划过一丝不自然,却还是认真回道:“最后……我给他生了个儿子。”

唐佳人的眼睛瞬间瞪大,道:“又生了?!”

伊朵涟好像已经想过如何面对此情此景,当即笑道:“是啊,生儿子。生下儿子后,他对我放松了警惕。两年前,我与儿子都高烧不退,他束手无策,唯有将我们带下山,去寻医问药。”自嘲地一笑,“我绝非一个好母亲。我丢下了忘川,赶去探望无敌和刁刁、卓兰达。这才知晓,无敌成为了战魔宫的宫主,而刁刁和卓兰达已经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神医。至于焱儿,虽毫无消息,但我仍旧坚信,他还活着。”

战苍穹冷声道:“既然回来了,为何不来见我?可是想着回那山顶去,与救你之人和你又生出的儿子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伊朵涟正色道:“不,并非如此。我寻到你时,恰好听见你与远景的对话。我不知远景与你说了什么,只听你说,你的娘死了,以后不许人提。我想,你是不想见我的。”

战苍穹突然有了掀桌子的冲动!他咬牙道:“当初你跌下山,我寻到你时,你已经仙逝。”

卓兰达道:“你确定,当初被你背回来的女子,就是娘亲?”

战苍穹扬声道:“如何能不确定?!”

卓兰达用食指揉了揉眼角的红色泪痣,道:“我看未必。”

战苍穹本要发怒,却想到自己小时候得过的病症,也就没那么肯定了。他仔细回想一下,认真道:“我确定。当时,被我背回山上的人,确实是娘的尸骨没错。当时,远景干a爹和近喜叔都不在,我是一个人处理了娘的后事。是我,亲手在她的嘴里放了一枚定颜珠,又将其送入冰晶棺中,密封了棺材,让她的尸身不腐不烂。以至于,一年之后,远景干a爹和近喜叔回来后,都不敢轻易打开冰晶棺,唯恐毁了娘的肉身。”

听闻此言,所有人都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唐不休道:“那位轻功了得的绝顶高手,定是使了手段,让你误以为你娘已死,然后用另一具尸体,换走了你娘。”

战苍穹的眸光一亮,道:“正是!”

端木焱道:“如此说来,那人是一直跟着娘的。所以,才会晓得娘从山上滚落,适时出手做事。”

卓兰达道:“这人……是谁?”

伊朵涟思忖道:“我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

唐佳人打个响指,道:“一定是位爱慕者。且,求而不得。”自己说完,还肯定地点了点头。

唐不休道:“蘑菇所言极是。”

伊朵涟感慨道:“爱慕者何其多,怎能弄得明白?”

唐佳人:“……”

卓兰达问道:“你不看无敌有原因,为何不来看我?”

伊朵涟回道:“与你有过一面之缘,奈何……当时看见了那人,我唯有躲开,再想寻你,却已经不易。刁刁悬壶济世,居无定所。至于你,偶尔才出现一次,又如何能轻易遇见?我心怀愧疚,于是四处走访,想要找到二长老,拿到他身体里的蛊王,为你引出体内的千丝万缕,却一直寻不到这个人。再后来,我得知,战苍穹确实收藏了一具女尸,将其当成是我。我也借此脱身,方便行事。

当我得知焱儿已经回到皇宫时,也曾想过要去见上一面,只是……心中惶惶不安,既期盼又不敢靠前。娘听说,你的双眼已经失明,唯恐自己的出现,给你带来危险。娘想着,以端木奉俊的为人,若知道娘假死骗她,定会勃然大怒。若娘一直不出现,他定会心怀愧疚,善待于你。”

端木焱明白了伊朵涟的苦衷,却还是嘲讽道:“所以,你干脆躲起来,不见任何人?且当自己死了?”

伊朵涟:“……”

唐佳人皱眉,凶巴巴地嚷嚷道:“你没听明白吗?她在偷偷找二长老,还要躲开那个不肯露面的男人……”微微一顿,看向伊朵涟问,“你怎么不易容呢?这样,谁能找到你?”

伊朵涟苦涩地一笑,道:“我的体内有一只鸳鸯蛊,无论我在哪里,他都能寻来。为此,我只能到处躲闪,时刻机警,在他抓到我之前,离开。”

唐佳人挽起袖子,怒道:“太过分了!还有这样追娘子的!你且等在这里,如果他敢来,我……戳他一个洞,非要让你看看,他长成什么模样!”突然低头,靠近伊朵涟,耳语道,“真没见到他长成什么样?莫不是……太丑,你害怕了?”

伊朵涟娇嗔地瞪了唐佳人一眼,道:“他若坦诚以待,丑些也不怕。如此深藏不露之人,着实令人无法放心相依。待你大些,就会明白,二人自己之间唯有坦诚,才是走进彼此心里的第一步。”

唐佳人不耻下问:“那第二步呢?”

伊朵涟微微垂眸,淡淡回道:“第二步……名为……不易。”

唐佳人没明白,还想再问,却见伊朵涟灿然一笑,道:“好了,我的故事到此结束。现在,谁来告诉我,你们要抓谁?意欲何为?”

唐佳人摇了摇头,道:“你还没说明白。为何来此?”

伊朵涟望向唐佳人的眼睛,道:“本来取你血,救我儿。”眉眼弯弯地一笑,“而今发现,就算我取走你的血肉,他们也未必肯吃。”

唐佳人拉长了调调,道:“哦……”

伊朵涟问:“不吃惊?”

唐佳人笑道:“习惯了。”

三个字,让多少人为之心痛、心酸、心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