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西凉公主7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45 字数:3194 阅读进度:287/640

紫菱见元罗要效仿,连忙摆手说:“二小姐这可使不得啊!奴婢只是见我们主子摆弄这些东西,另外还有图谱参考,你要奴婢做示范,奴婢哪里敢啊,万一扎疼了二小姐,奴婢可担待不起。”

元罗把杏目一瞪,说:“你以为我要你来扎我?真是玩笑,快点把衣服脱光,本小姐给你试试。”

紫菱心中暗暗叫苦,连忙说:“二小姐,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搞不好要出人命的,再说我们主子那里还等着我复命,我若是受了伤,若是明天回去晚了,唯恐我们主子怪罪。”

元罗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姐姐对你可是疼爱有加,对你有时候比我这个亲生妹妹还要好,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脱下衣服,不要让我亲自动手。”

紫菱狠狠地瞪了朋薇一眼,心想要不是你,我能受这等罪?朋薇无可奈何的笑笑,表示没有办法。

元罗在针囊中选出十二支银针,那些针都有一尺来长,银光闪闪,扰人双目。看的紫菱心惊肉跳,当初云罗用她做实验时,紫菱就对这些针产生了畏惧,后来慢慢的适应了。现在轮到让元罗试验自己,以元罗的性格和脾气,整不死自己她都不会舒服。

根据自己的回忆,紫菱又将那些入针的穴位给元罗仔细的讲了一遍,元罗不耐烦地说:“好了,我都记住了,你快些躺好,我要开始了。”

元罗拿起一支银针,对这紫菱肉感十足的玉体,说:“这是第一只,扎哪来的?”

紫菱一阵眩晕,看来刚才自己的口舌全都白费了,生怕元罗扎错了地方,连忙说:“是气冲穴,二小姐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元罗笑呵呵拧了一把紫菱身上的肥肉,说:“你身上这么多肉,你还怕什么?对了,气冲穴在哪儿?”

紫菱又是一阵眩晕,她一边娇羞的用一只手捂住肥美的私处,一只手指着左边的腿根上部说:“这里。”

元罗不容细想,抬手就下了第一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紫菱惊恐的张大了嘴巴,她万没料到元罗认穴的功夫如此厉害,入针的角度,深度都拿捏得恰到好处。不等紫菱细想,元罗又取来三支银针,顺着气冲穴向上一条直线,连入三针,竟无一偏斜。

紫菱记得当初云罗练习入这三针时,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扎的自己都差点成了筛子。元罗将余下的八支银针一并入完才说:“你当我真不会这种功夫?告诉你吧,这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姐姐学会了不加,可是我也会啊。不要说用手植入,即使凌空飞射,也不会偏离许多,紫菱你要不要试试?”

紫菱吓得连连摆手说:“二小姐使不得,使不得……奴婢知道你的厉害就是了。”

元罗认真地说:“知道就好,我只是要证明我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输给我姐姐。”

朋薇赞赏道:“我们二小姐文治武功,雄才伟略,若是带兵出征,也不会比大小姐逊色。”

元罗得意的笑笑,用手抚摸着紫菱异常丰满的双峰,说:“这针是扎进去了,可是那种四象归元什么乱七八糟的境界我确实不懂得,像你所说的那种神仙境界又是从何而来?”

紫菱皱着眉头说:“奴婢也不知道,听大小姐说,那其中的手法十分复杂,她也从来没有教我使用过。不过倒是听到“十二正经术”这个名词,想必是一种极为高深的按摩手法。”

元罗叹了口气说:“看来你是不知道了,十二正经术我倒是听说过,不过让你欲仙欲死的招数我却知道许多……”

元罗说着,由腰间掏出一个蓝花白底的小瓷瓶,倒出一粒颜色橙黄的丹药,命令紫菱服下。然后吩咐朋薇说:“你来帮助她一下。”

见朋薇有些犹豫,元罗把美目一瞪,道:“什么楞,难道你听不懂我的意思?”

朋薇为难的说:“我……我……”

元罗阴下脸说:“现在你就把紫菱当作本小姐,用尽全力来服侍她。”

朋薇不敢抗命,捧着紫菱雪白粉嫩肉感十足的藕臂亲吻起来……

元罗给紫菱吃下的药丸乃是催情的春药,紫菱不知不觉中已经双目朦胧,双颊嫣红,朱唇欲语,却只是微喘娇声,风韵更添妩媚;俏丽的脸蛋透着丝丝迷惘,眼神朦胧,越惹人怜爱。

元罗看着紫菱那一身雪白丰满的嫩肉越看越是兴奋,更觉体热如火,**已然勾动,当下脱下自己的衣服,与朋薇合伙对着紫菱极度猥亵起来,紫菱毫无抗拒之力,任元罗肆意玩弄着自己的私处,仅能微弱地呻吟。看着那**的**,因快乐而晶莹如玉的肌肤,显得格外娇艳。尤其是那一对丰硕的玉峰,元罗吞了一口口水,就将手攀上那两座玉峰,仔细的吃起来。

迷醉的紫菱无法自制,不时泄露出娇柔的呢喃,两条腿也自然而然地舒展,将绮丽的私处尽收眼底,而且水光潋滟,显得非常渴求呵护,朋薇就用温柔的香舌,呵护着那里。紫菱越的不可忍耐,正处于精神极度兴奋之极,突然觉得胸前玉峰之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不由睁开眼睛,“啊?”

元罗带着陶醉的眼神,赤条条的跪在紫菱身边,手中拿着一根粗如儿臂的红门大蜡,正将滚烫的蜡油一滴滴的浇到紫菱粉嫩的肉上,紫菱被烫的哎呀连叫,那叫声更加刺激了元罗,她无情的将滚烫的蜡油浇满了紫菱的胸脯,那一对丰硕的玉峰几乎就被蜡油完全遮住。元罗慢慢进入**,停止了对紫菱的侵犯,径自坐到一边,看着朋薇和紫菱继续搞激情游戏,同时将手伸到玉胯之间,轻轻揉着自己敏感的小玉壶。

三个人正玩得兴起,外面元罗的两个师父办完差事回来,在门外说道:“主子,你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元罗想起自己还要处理公务,急忙醒过神来,一边唤两位师父进来回话,一遍用脚蹬了紫菱的屁股一下,骂道:“你这该死的奴才,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在这儿享受?”

紫菱和朋薇慌忙服侍元罗穿衣服。黑芙蓉和白芙蓉是一对双胞姐妹,善于奇门幻术与各种毒术,号称黑白双煞,二女性格古怪,都有同性相虐的嗜好,元罗就是受她俩的沾染,才导致现在的性格,所以黑白双煞对元罗的所作所为也处事不惊,回禀道:“主子,三龙大酋长那里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他虽然百般抵赖,但是在他家中确实搜到了毒死我们赤虎的那种毒药,经我们姐妹鉴定,与前三头赤虎所中之毒是同一种毒药。”

元罗怒道:“这个混账,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三龙大酋长现在何处?”

黑芙蓉道:“我已经将他全家抓来了,现在就在外面大厅中,等候主子审讯。”

元罗道:“将他们带进来。”

回头又吩咐朋薇道:“去,将多多和莎莉娅领过来。”

黑芙蓉和白芙蓉转身出去,将三龙大酋长一家带进来,三龙大酋长是兰西里大草原上最大的游牧部落的酋长,他部下有一万子民,有三十万头成年草原牦牛,四十六万头细毛羊和八十万头可可黄羊,三龙大酋长的儿子与儿媳都战战兢兢的低着头,跟在三龙大酋长身后,一句话也不敢说。

三龙大酋长也知道元罗的火爆性格,并且知道元罗将自己找来的目的,他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元罗道:“二小姐,我们三龙部落对西凉可是忠心耿耿,我不知道犯了什么过错,让你对我大加猜测?”

元罗用鼻子哼了一声,道:“你不要在我面前装糊涂,我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会将你带到这里来,奉劝大酋长还是乖乖的吧实情讲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三龙大酋长哼了一声,道:“我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你父亲效力多年,为西凉的军政了上百万只牛羊,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就连你的父亲西凉节度使李大人对我都称兄道弟,你个小丫头,敢把我怎样?”

元罗呵呵一阵冷笑,道:“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这时候,一声低吼,屋外面进来两只橘红色的猛虎,这两只虎凶猛无比,看的三龙大酋长有些眼晕,“你要干什么?”

元罗邪笑道:“这两只大虫都是我姐姐的心爱之物,这两天正在闹脾气,想必是每天都吃牛羊牛肉有些腻了,想要开开腥换个口味。”

元罗说着走到三龙大酋长的儿媳面前,让她抬起头来,看看这位小娘子年纪只有二十岁上下,生的相貌娇美,皮肤白嫩。

“这是你家的媳妇吧?看着细皮嫩肉的,真讨人喜欢,不过那两只赤虎更喜欢,来人!先将这小娘子给我们的两只英雄开开洋荤,要是不够吃,再将她的丈夫一同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