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编织着真善美的幻灭 20

小说: 魔王大人你认真的嘛 作者: 长岛冰茶走冰走茶 更新时间:2019-07-12 02:33:08 字数:2148 阅读进度:380/439

“净化的意思是,让你的身心,由内而外地感觉到爱,从而你的记忆里面,除了至高无上的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礼姬离光柱不远不近,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用手挡住强光,稍微能看得见她在收拾整理自己身上那根本不存在的衣服,也许只是在理顺她的头发而已。

“你还记得今晚上,我们在那条盘山公路的时候,律川圣子和律川明秀两个人很罕见的,没有一见面就你死我活的场景吗?”

“被你这么一说,我是有点印象。”的确,礼姬说得没错,刚开始我带着夏帆逃亡的时候,刚好跑到律川明秀负责的区域,也就是盘山公路那里,律川圣子就突然从暗处冒了出来,他们两个这么冷静地聊天,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简单。

“但是这跟我要被净化了有什么关系啊!”我感觉头顶的光柱发出的光越来越强烈,还似乎有升温的作用,这么凉快的夏夜,我竟然出了一头的汗。

“意思就是,你也会变成那个时候的律川圣子,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礼姬整理好仪容,像是要离开这里了。

我赶紧就喊住了礼姬说:“礼姬,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孑孓,不就是被净化一下下嘛,就算订下了恶魔契约,也不代表你就是恶魔,你就乖乖站在原地——”

“等一下,为什么你要特意提起恶魔契约的事情,难不成签了恶魔契约以后,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乎发生吗?”原本我就感觉这件事情挺悬的,一听到礼姬这么说,我就知道这所谓的“净化”对我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就放心好了,看在你刚刚为了夏帆出生入死的份上,我保证我这次绝对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不过……”礼姬说道这里,毫不做作地迟疑了一下。

“你保证就保证啊,不过什么啊!”听到礼姬毫无说服力的保证,我真的是又气又好笑,可就在我说话瞬间,头顶上的强光忽然消失,我的眼前一黑,又再失去了我对我视线的掌控权。

“糟糕,夏帆有麻烦了。”礼姬丢下了这么句话,把我原本想说的那句“这就净化完毕了吗”给堵了回去。

“又怎么了?”我过了好一阵才完全恢复视力,抬眼一看,夏夜晴空万里,连半片云彩都没有,明亮的月亮挂在天空之上,周围点缀着数以亿万计的星辰,那恐怖的血月已消失不见。

其实这样的夜空非常普通,普通得让人十分怀念。

我四处张望,礼姬早已不知去向,我发现我的确就在学校的操场当中,老师办公室所在的那栋大楼,被厄运撞破了一个大洞,体育馆更不用说,房顶早已是千疮百孔,新建的教学楼也缺了一角,好在没有烧起来。

现在这个时候,学校也是一个人都没有,当然除了在武道馆里坐阵的清城霜雪,而且我发现,那破旧的活动楼,在经历过狩猎之夜的洗礼过后,还是那么的破旧,却也毫发无损。

我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时间我不知道我应该要做什么,就算我跟过去,我也帮不上忙,更谈不上指挥他们,现在我是不是应该先回家睡上一觉,等第二天看看能不能正常上课?

“神庭一御,你也真是福大命大呢。”

律川明秀忽然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回头一看,头都疼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新的燕尾服,我感觉他根本就不是来认真工作的,虽然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工作,总而言之,狩猎之夜怎么也应该换上一身战斗用的衣服吧,这燕尾服还能提升他的战斗力不成?

“礼姬说夏帆有危险了,不是说厄运已经不知去向了吗?”我强忍住对他的燕尾服的批评,很认真地问出一个很正经的问题。

“对啊,刚刚是不知去向的,但就在刚才,厄运又回到了夏帆的体内,很可能我们都被厄运摆了一道。不过天堂的人会把夏帆完完全全净化掉的了,厄运不会降临人间,这点你就放心好了,你的努力是有意义的,你成功拯救了人间,这位勇敢的少年。”

律川明秀毫不掩饰他对我的夸耀,就差没握着我的手给我颁奖了,但我也听出律川明秀这番话所隐含的信息,厄运还没被消灭,还在夏帆的体内,只是天堂的人会把厄运净化掉,阻止它降临人间。

“这么说,夏帆会没事吗?”我听到这里后便松了一口气,怎么说,狩猎之夜也总算结束了吧。

“被天堂完完全全净化的意思是,她体内的厄运,连同她整个人的记忆,都会被‘净化’得干干净净,她被完全净化以后,就完全不记得所有的人,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孩,保留着本能的反应,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得重新开始。”

律川明秀笑着说完,鬼头金拐杖忽然出现在他的手里,他用拐杖脚轻轻敲了敲地面,接着一道裂缝凭空出现,他向我招了招手,便走进了黑色的裂缝之中,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裂缝合上,律川明秀也就不见了。

被完全净化以后,就完全不记得所有的人,像一个初生的婴孩,保留着本能的反应?

律川明秀的这番话,仿佛一把尖刀戳在了我的心上,这话表面上是在说夏帆即将面临的危险,但实际上好像是在暗示我什么,难不成之前我也被厄运寄宿过,又被天堂的人净化了,于是我才什么都不记得吗?

可礼姬不是说,之前所有的厄运都是地狱同化掉的吗,又哪来另外的厄运?

但不管是什么都好,我都想搞清楚,之前的我到底经历过了什么,而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去直接问礼姬或者律川明秀!

“一御大人,我想恳求你,去救救夏帆,我不想她忘记我……”

哀酱的声音忽然从我的心底里传来,我也正有此意,便回应她说:“我这就去,那道光柱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