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小说: 农家小厨娘:田园娇女 作者: 鬼罗 更新时间:2019-12-02 21:05:21 字数:3329 阅读进度:211/299

三皇子被押入天牢,连同他的近侍黄玉成,投靠他的宫中内侍胡桂春,以及朝中为他摇旗呐喊的心腹官员、宫中禁卫统领,以及母族妻族,王府里的妻小。

等将这一干事情料理完毕,萧烨才宣布魏帝已薨,举国致哀。

放眼望去,魏帝一干儿子被三皇子屠戮了个干净,连个皇孙都没保住,与之血缘最近的居然就是向来不靠谱的淮阳王萧烨。

朝中众臣经过了三皇子一番血洗,再加上萧烨回京之时再一次血洗,如今六部空出好些职位,瞧着很是人才凋零的样子,连个架子都快撑不起来了。

虞阁老逢此危机,居然从家里走了出来,率先组织门生故旧拥护萧烨为帝。

萧烨一面在心里大骂虞阁老是个政治投机客,外面在乱他避世而居,谁也不支持,等到了情势明朗就立刻跑出来开始支持他,还想混个从龙之功;一面还不得不对这位老狐狸优容宽待,再三赏赐。

他根基未稳,武将倒有一票支持者,文臣未必全都能收拢到手心里,有了虞阁老率先站出来,以他在朝中的威望,居然很快就组建起了大致的框架,大魏朝廷又似模似样的开始运转起来。

萧烨如今还只是暂领摄政,等停灵七日之后,经过众臣的再三哀求,萧烨终于坐上了皇帝的宝座,虽未举行登基大典,一切陛见礼仪已经以皇帝的规格开始,众臣也已经改口称陛下了。

新帝初定,朝中众臣都松了一口气,比起此前心狠手辣的三皇子萧炜,新帝简直可称为宽厚。就连他的贪花好色,也是男人的天性使然,算不上私德有亏。

比起众臣的阿谀称颂,新帝萧烨可就苦不堪言了。

朝中三省六部的折子雪片一般飞到了御前,他从小到大虽然也曾暗中读书习武,但这些年有一部分时间混吃混喝却也是实情。人的天性里总有懒惰的成份,萧烨也不例外。

“叶子,磨墨!”

萧烨坐在御案前,两眼熬的通红,努力与案上堆成小山的折子奋斗。叶芷青被迫留在宫中随侍,她一个大夫居然被当宫人使唤,端茶倒水磨墨,铺床叠被服侍新帝洗漱,只差洒扫跟侍寝了。

她天色未亮就被小宫人叫起,熬到半夜还得站在御书房侍候,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人在乍醒还睡与乍睡还醒之间不停切换,脑子都是懵的,闭着眼睛就开始磨墨,整个人都在打晃。

角落里站着的胡衍悄悄走了过来,小声道:“陛下,不如让老奴来磨墨,让叶姑娘去歇歇?”

他被萧炜关起来之后,没少吃苦头。

胡桂春这些年被他压在下面,虽然嘴里叫着干爹,可因为他挡在前面爬不上去,心里没少恨他,私底下也下了黑手折磨他,老东西生命力旺盛,居然保住了一命。

萧烨上台之后,将萧炜圈禁的宫人审问明白之后,就将他放了出来,依旧将胡衍放在御前侍候,还当他的大监。

胡衍瘦了一大圈,倒是一双眼睛冒着精光,似乎比过去可怕许多。

他到底是在御前侍候了魏帝一辈子的人,眼睛毒的很。萧烨强迫叶芷青留在宫里,两人打个照面,他就从萧烨的眼神里揣摩出了意思,转头就改口称她为“叶姑娘”了。

叶芷青是当真困的狠了,握着墨条机械性的磨动,人却已经进了黑甜梦乡。萧烨以食指抵唇:“嘘——”他轻轻起身,绕过御案到了叶芷青身边,将她抱了起来,对方只是困的松开了手里的墨条,胡衍眼疾手快,抄住了掉下来的墨条,眼睁睁看着萧烨将人抱进了寝殿。正在犹

豫要不要吹熄了宫灯,没过一会萧烨便已经从内殿转了出来,又坐下开始批折子。

得!这位爷还真是一贯的怜香惜玉!

萧烨入京,原本就是得到密信带着府里的护卫幕僚悄悄入京,妻儿留在两淮。成功便罢,满府荣华富贵,若是失败,他也早安排了人手送妻儿出海,前往流球避难。

如今宫里连一位贴身侍候的都没有,叶芷青被留下来,胡衍心知肚明——这位恐怕不容易放手了。

只可怜周迁客前去安北查萧炜贩卖私盐之事,若是回来也不知要如何面对改天换地的大魏,以及……被留在深宫里的媳妇儿。

************

胡衍的忧心不无道理。

萧炜事败的次日,周府就得到了消息,淮阳王已经入宫,说不得这位就是大魏的新主子。

周夫人与周琪双手合十,都禁不住要念阿弥跎佛了。

贤哥儿这些日子终于渐渐忘掉了亲娘,整个人都活泼了起来,在两个乳母的精心喂养以及周夫人的照料之下,居然长高了一些,也更胖了些。小胳膊小腿跟藕节似的,白胖可爱。

室外虽然寒冷,但周夫人为着大胖孙子,屋里都燃起了地龙,温暖如春,小家伙只着单衣单裤,在炕上躺着四肢动来动去,特别活泛,时不时还要咿咿呀呀,要与人说话。

周夫人与周琪两个人轮换班陪着他,就盼着叶芷青尽快从宫里出来,也好将他交到亲娘手里。

“……这下可好了,萧炜被关了起来,先帝也已经没了,你大嫂恐怕很快就要被安排送出宫了!”

看在大胖孙子的份上,周夫人倒是将之前的怨怪都渐渐稀释,如今只盼着周鸿与叶芷青皆平安归来。“贤哥儿这下可高兴了吧?你娘要回来了呢!”周琪低头去逗贤哥儿,小家伙露出个无牙的微笑,只听得“扑”的一声,一股臭味冲鼻而来,周琪手忙脚乱从他上方爬了起来,连连喊:“拉了拉了……他又

拉了……”

周琪一个未婚妙龄女郎,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周身都是香喷喷的,哪里经见过这个阵仗。自从家里添了贤哥儿,时不时便要经受这么一遭。在来福客栈的时候,叶芷青体谅她未婚小姑娘,只要贤哥儿有情况,立时便抱走处理,从不曾让她见识过,但周夫人却是亲娘,当着她的面让乳母换尿布洗屁屁,经过多少次不可描述之后,周琪依旧

不能习惯于贤哥儿的“不知廉耻”,哪有人吃喝拉撒都完全不避人,当着人的面儿光着屁股被人擦洗,还一点都不脸红呢?

她猛的起身,贤哥儿还当小姑姑在逗他玩,顿时“咯咯”笑了起来,露出没牙的粉红色牙床。

乳母过来快手快脚收拾起来,擦干净清洗完毕,还拍了些粉在他的小屁股上,这才将他裹好。

周夫人没好气的将贤哥儿塞进周琪怀里:“你也真是的,小孩子哪里臭了?难吃能睡可是好事,若是碰上病病歪歪的,当娘的要掉一层肉,也未必能换个健康的哥儿!”

周琪瞪着亲娘:“我怎么觉得,自从有了贤哥儿,娘处处看我不顺眼,倒好像我是外面抱回来的?”

秦嬷嬷上前凑趣:“大小姐也别生怕,都是这样的。当了亲娘觉得自己的孩子可人疼,怎么疼都疼不够,大小姐小的时候夫人也是一样疼爱的。可是等有了孙子啊,这儿女却都及不上孙子!”此言简直说出了周夫人的心声,她连连点头:“正是如此,你大哥才生下来,我心疼的什么似的,现在瞧着贤哥儿,却要比他可爱一百倍!”她念叨几句不觉间又想起了出门在外的儿子:“也不知道你大

哥几时回来!”

先帝停灵十四日的时候,周鸿风尘仆仆从安北回来了,带着一身的伤与向名受伤的护卫,还有一包帐簿。

周鸿在半道上就听说了帝京发生的事情,心急火燎也不知道家小妻儿如何了,紧赶慢赶才入了京,就听说萧烨上了位。

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萧烨比起残暴的萧炜要好上不少——虽然两人之间还有芥蒂。

他进京之时,满京城挂白,街道之上行人稀少,许多店铺全都歇业致哀,连个鲜艳的颜色都瞧不见。

“大人,咱们先回哪里?”

周浩跟在他后面请示。

周鸿想想:“我先回祖宅,你先去来福客栈瞧瞧大奶奶与孩子,告诉她我跟老夫人说几句话,报个平安就回去瞧她们。”他走之时叶芷青尚未生产,也不知道生的是儿是女。

周浩打马往来福客栈而去,周鸿回了祖宅,进门就见到一众下人欣喜的迎了上来:“大公子回来了!大公子回来了!”

等他进了后院正房,见到周夫人抱着个大胖小子从内室迎了出来,只觉得那白胖的小子让他的心都要化了,还四下瞧了瞧:“叶子也在这里?”

儿子幼小,能来祖宅,媳妇儿自然也应该在祖宅……吧?

周夫人神色一变,支唔道:“你媳妇有事,暂时不在这里。现在可好了,你总算回来了!”

周鸿乍着手靠过来,不敢抱儿子,却又忍不住凑过去瞧:“这小子长的真壮实!叶子去哪了?”

周琪:“……”周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