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打架

小说: 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 作者: 涵初 更新时间:2019-09-11 08:31:23 字数:2151 阅读进度:301/406

老先生寥寥数语,两人好似醍醐灌顶,尤其是大娘忙不迭点头,手抚着心口,

“不知道他人如何,我们这种当娘的捧着一颗心,恨不得尽数将它交给儿子,再说了,儿子多年在外当兵,能够回来,我们已经感恩戴德,现在自然希望他能够开心!”

老先生望着她时不免同情,给她开了一些药,令她多保重身体,且说自己往后必定规劝毛娃让他走上正途,。

等回到家,开门的却是毛娃。

自己家里冷清,似是一座古坟,去到他人家里大献殷勤。老先生板着脸一声不吭,他的身上自有一股威严凛然的气度,不曾开口,毛娃已经显得恭敬,“见过老先生!”

“你也不是初次前来!”王先生坐在院子当中的石凳,高老头为他端来茶水,守在一旁。

“近来听闻你的父亲和母亲身体虚弱,我看你呀还是安心的呆在家里,好好地照顾他们才是正经!”

“爹和娘身体无恙,他们说了,任何事情都能够搞定,只要我找到自己的幸福,他们心满意足!”

“那你找到了?”

望着叶晓莹,毛娃唇角衔着一抹欣慰的笑容,并不否认,可是不远处的叶晓莹恍然未觉未觉,依旧在院子里面忙碌着。

老先生手握成拳,微微地咳嗽了一声。

毛娃这才反应过来,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老先生沉声说道:“我们在此过着平静的生活,三四个人是一体的,多了一人便会打破平衡。

而你家里呢,父母急需要你,往后你还是尽量少来往,多回去陪陪家人!”

毛娃急了,不安地看了一眼高老头。

他同样的面色显得愤怒,气哼哼的,不满地望着身边的老先生,老先生话一说完便站起身,“言尽于此,往后好自为之!”

毛娃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并不明白为何老先生会下逐客令。

高老头虽然不开心,但是也无奈,只得转身一个箭步冲上前,“我来送你!”

二人低垂着头往外走,路上高老头令他放宽心,“就算你人不在,可是我一定会让你如愿!”

无法见到叶晓莹,单凭着一句空话,他如何相信,沮丧地往前。

“铁柱!”后面突然传来叶晓莹的叫唤声音,李铁柱气冲冲地跑了过来,将手中的簪子还回去,“这是你的簪子,我们不需要,赶紧将它带走,还有往后不许再登门!”

高老头气极,“李铁柱,你怎可这般说话,他是贵客,曾经帮助过我们多回,我们怎能够说出这般忘恩负义的话来!”

“从一开始他心思不纯,千方百即接近叶晓莹,你以为我傻不知情,可心里都明镜儿似的,这次你速速离开,往后别再出现在我家门口!”

被老先生训斥一顿心中曾经压抑不住怒火,见到李铁柱话语难听,毛娃更加气恼。

啪的突然一声,簪子碎成两半丢在地上。李铁柱忽然一脚踩在簪子上,用力一按,坚硬的玉簪顿时碎裂成几段,再也无法修补。

他才与叶晓莹之间微微的联系,便立即有人上前破坏,毛娃受够了,上前扯住李铁柱的袖子,

“我承认喜欢晓莹,往后会好好地对待她,不像你,动辄生气摆脸色!我定然会令她感到幸福!”

高老头担心毛娃吃亏,上前拉住李铁柱。他有了顾忌,不曾使出全力,只能凶巴巴地冲他说道:“这辈子你没有机会,就等下辈子吧!”

见到毛娃的拳头打过来,他先是想躲避,发现拳头竟被人重重地握住,对方一个巴掌打在脸上。

脑子懵了一下回,回头不敢置信地望着高老头。

高老头正死死地抱住李铁柱的腰,冲着毛娃叫道:“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毛娃不相信,鼻子里哼了一声。

两个人原本身材相当,力气接近,瞧着李铁柱,他紧攥着拳头,骨节咯咯直响,挑高下巴,一脸骄傲,“怕什么?我在军中历练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李铁柱火冒三丈,掰开高老头的手,粗壮的手臂立即挥了过去。

他们很快打作一团,高老头在一旁急得直跺脚,瞧着毛娃一直吃亏,他在李铁柱面前不堪一击,就像是母鸡抓着了小鸡那般。

眼见到了重重的拳头又要挥下去,心中一紧,愤然地扑了上前,后背一阵疼痛袭来,咔嚓的声音都像是苍老的骨头抵受不住碎裂。

喉咙间涌起一股腥甜,他连忙咽了下去,可是整个人趴倒在地上,耳边好似响起李铁柱和毛娃显得惊慌的声音。

不久之后,他才悠悠地醒转过来,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老先生正为他医伤,叶晓莹站在一旁。

房间里无人吭声,空气沉闷,高老头见到了先生眼中的关切,却微微地闭上眼睛。等到毛娃上前询问,眼中闪着泪花,“你没事儿吧?可曾受伤?”

叶晓莹见到他如此关切,简直莫名,亲生父亲对儿子也不过如此吧!

听闻毛娃并未受伤,高老头双眸流出几分欣慰,重重地吁了一口气,原本想爬起来,口中叫道:“中午买了一只鸡,我去炖汤,好好地补补!”

可是不等坐起,只觉得一阵眩晕,老先生关切地将他按了下去,“今日厨房让叶晓莹来忙活,好好地养伤!”

原本准备带着众人离开,可是叶晓莹却想和他说上几句,老先生同意下来。见到叶晓莹走了上前,手中拿着的却是原本碎成一团的玉簪。

她将每一个碎片都捡了起来,包在手帕里,在高老头的面前展示,“自来到此处,你们对我和李铁柱照顾,我们心存感激。

可是近来的事情颇为蹊跷,为何李铁柱和毛娃打架,为何明明你送我的玉簪成了毛娃的,我缝给你的衣裳也穿在毛娃的身上,高伯,你告诉我,这都是为了什么?”

高伯睁大了眼睛,嘴唇翕动好像有话要说,但是最终又咽了回去,闭着眼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