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

小说: 全球快穿 作者: 宋叶子 更新时间:2019-08-13 21:17:32 字数:2198 阅读进度:361/454

“哎,你们为何这样的冰凉,我可是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温热。”周俊从身旁的角落搬来了一个木椅,用手用力的擦拭掉上面残留的寒气。他坐了下来,就坐在那些躺着女人的纯白石床中间,伸出被冷气冻得发抖的双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还有打火机。

他倒出一根烟含在嘴里,因为空气寒冷的缘故,他尝试了好久才勉强将这香烟点燃。他就这样静默的坐着,不知做了多久才猛然惊醒。或许是被这里的亡魂所叫起,又或是被枉死的工人所恐吓。

“该做事了,该做事了。”周俊口中念念说道,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身子,将落到自己衣服上的白霜拍下。他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了一张毛巾,走到一张空空的纯白石床上,很是认真的将上面擦拭了一番。

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缝隙他都仔细的检查一边,好让马上躺上去的人能够完好无损的一直保存下去。他不知道自己是合适起了这样的念头,但自从他的原配妻子死后,他有着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生活的希望。

还好他找到了这样的方法,将每一个与自己相处的女人都当作是自己的妻子那样爱护,将每一个自己喜爱的女人都当作是自己的挚爱一样对待。他想将所有他的所爱都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因为这样他才能感觉到给了她们最好的归宿。

他满意的看了看眼前的纯白石床,随后便回头将那薄被卷子又重新背起。走到了那石床旁将那薄被放在地上打开,亲手将里面的那人抱起,随后又小心的将她放到了面前的石床上。

“这里现在就是你以后的家了,你要好好的与她们相处啊。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们的。”说完,周俊便弯下腰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随后便回头朝着出口走去,口中还喃喃自语“肯定会的,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周俊走出了这里,他将身上厚重的大衣脱下,又放入那石墙中的暗层,随后便朝着之前的那个牢笼房间走去。

他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牢房,看见自己面前的那个青年现在已经完全没了气息,身旁地面也沾满了乌黑的鲜血。他用力的踹了踹他,脸上满是凶狠的表情,可能是他认为是这个青年的到来为他带来的霉运,这才让昨晚还好好的那个女人现在没了气息。

可是已经变成鬼魂的青年却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周俊对自己的躯体实施着无情的暴行。他很想上前去给他一些教训,可是无奈现在自己已是死人一个。他之所以不想离开的原因,是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会把自己怎么样。

过了许久,周俊的暴行终于结束。他蹲下来看着青年躯体满是伤疤的脸,有些满意的笑了笑。随即他走出门外,从门的旁边推来了一个手推车。

他将那青年的尸体随意的扔了上去,推着它往着门外走去,直接将他推进了山后的丛林之中。这里地处偏僻。要是没有什么人准确告知的话,任何人想要轻易的找到他实在太过困难。

青年目送着周俊的离开,他站在了自己的尸体旁看了很久,最终才忍心告别了它。他顺着身后手推车压出的痕迹往回走,走了许久才终于见到了绿地的样子。

或许是自己才刚刚变成鬼魂的缘故,青年现在感觉十分虚弱,就连走路也变得十分缓慢,似乎随时的一阵狂风都有可能将他吹散。

他孤单的在这夜晚的绿地上游荡,四周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慢慢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现在那里变得空空荡荡,只有三两个还在留恋于美景的人没有离开。

他想要上前答话,劝阻那些长相甜美的女人赶快离开这里,可是无论自己如何的大声呼喊,身旁的人全都如熟视无睹一般的轻易将其略过。

可是就在那个大树下欣赏美景的徐胜却发现了那个青年的鬼魂,虽然不想分心,但他还是会是不是的望向旁边的青年。他真的有些为他感到惋惜,原本一直寻早的女友早已死去,而现在他自己竟也落得如此下场。

“你在看什么?为什么一直在东张西望的?”田绮罗看见自己身旁的徐胜一直在心不在焉,还以为是跟自己夜晚出来而有了意见。

“没有什么,我就是四处看看。”田绮罗随意的说,“白天的时候我们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我想我们可不能放弃了这么美好的夜晚。”

“确实,这晚上确实比白天安静一些。这里什么都好,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跟其他著名的景点一样,每到白天就人满为患。”徐胜回应道“要是晚上还是这个样子,我还真的不想出来了。”

“我们今天那个时候的事情,我还真的有些后怕。自从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个老板周俊始终是笑脸相迎。但今天他的那个表情的确是吓到我了,不过要说错也确实是我们的错,他好像很宝贝那种蜥蜴,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向他赔礼道歉?”田绮罗有些担心的说,他从未见过如此凶横的表情,她真的怕那个家伙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用过多担心,不就是一个小蜥蜴么?他想要的话,我就再买给他就是。”徐胜有些随意的说,他感觉以自己的现在,只要是用钱能解决的事情,他都不必要过多担心。

“要是能买到到还好说,可要是那种蜥蜴跟这里的水果一样,只只属于这里的珍惜品种呢?”

“那就没办法了,如果他真的怪罪我们的话,我们也就只有诚恳道歉这一条路子了。实在不行的话,他想让我们赔偿多少钱,我们就赔偿他多少钱就是了。”

正在徐胜说话的功夫,那个青年的鬼魂随意的走到了自己面前,徐胜下意识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招来了他的注意。

那青年感觉这之前与自己交谈的家伙有些不对劲,像是能够看到自己似得。虽然他一直故意的看向别处,看但只需刚刚那一个眼神,青年就察觉到了一切。

这下青年就不再走开,他一直站在了田绮罗的身旁,仔细的盯着徐胜的眼睛,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发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