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2-22 14:52:25 字数:3411 阅读进度:13/1283

阮氏姐妹一脸欣喜,小婉真是她们的及时雨啊,每次有麻烦都会及时出现。

小婉没有多言,带着路军和阮氏姐妹躲到社区的一处地下车库内便离开了,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里。车库里尽是废弃的磁能车,末世后所有的磁能工具都失效了,原本这些昂贵的磁能车也都成了废铁。

阮氏姐妹扶着路军坐下,路军的左肩膀还在往外冒着血,阮雪都快急哭了,路军花五龙币从交易模组中购买了一个医疗盒,医疗盒有一立方的各式医疗物品在里面。

阮冰冷静地帮路军止着血,安兹冲锋枪使用的是能量弹,以射速快闻名,不击中要害不会致死,所以止了血后路军就无大碍了。

“你好点没有?”阮雪蹲在路军身边道。

“怎么?你这么关心我啊?”路军故意调侃着。

阮雪一个小粉拳锤在路军的右肩膀上,站起身气鼓鼓道:“你这种人就是欠打,疼死你。”

路军被他的举动逗乐了,看到阮雪不再理会他,浏览起进阶后新激活的两个模组。团队模组的主要功能是让他组建队伍,队伍内所有人的击杀都会算在他身上。

他现在的龙衔只能组建十人的队伍,系统还大方的附送了五个成员指环,这每个成员指环可是售价高达500龙币的贵重物品,只要戴上这个半透明的晶石指环就会自动绑定成他的团队成员。

至于天赋共享模组更是让路军大喜过望,这个模组能让他把一种恐龙的天赋暂时加持在自己身上。

沉沦在系统五分钟后,阮冰也刚好帮他包扎完伤口。

“你们为什么之前一直带着我?不是很麻烦吗?”路军退出系统,也说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哼哼,还不是因为可怜你。”阮雪故意呛着路军。

阮冰把她眼前的青丝撩到耳后,托着下巴道:“你不是也没丢下我们?你是个好人。”

路军微微点了点头,他是个好人吗?似乎还没人说过呢。

路军考虑了一会后取出两个成员指环伸给阮氏姐妹,女孩子对好看的东西总是没有免疫力的,阮雪脸色红扑扑地接过指环,阮冰犹豫了一瞬后也缓缓接过指环。

阮氏姐妹可不知道这指环的作用,以为是路军送给她们的,心里感觉怪怪的,为什么这个人那么直接送给女孩子指环的?还是两姐妹都送……也太那个了吧……

阮雪戴好指环后,感觉手指一阵刺痛,然后指环就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奇怪的烙印,阮冰也是这样,两姐妹一脸懵,疑惑地看着路军……

路军也有点尴尬,没道理啊……直至看见团队模组中同时出现了阮氏姐妹的资料,路军才没想那么多,不顾这两姐妹的疑惑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等路军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阮氏姐妹已经靠在他身边睡着了,阮雪还轻轻靠在他肩膀上,她们实在太累了,末世后她们还未睡过一个好觉,虽然这里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但路军在她们身边让她们安全感十足。

路军没有惊扰她们,他没有什么困意,似乎醒来后身体各方面都强了很多。默默擦拭了一遍死屠8000型,望着上方的透气窗,还能看见丝丝月光,思绪也跟随着月光飘向了远方……

此刻小聚集地一栋被武装护卫层层保护的建筑内,一个俊秀的金发青年正坐在椅子上,怀中抱着一位惊慌失措却又不敢挣扎的女孩。正当金发青年打算要做下一步动作时,“咚咚咚”,轻敲房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金发青年不耐烦地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喊道:“进来!”

房门缓缓打开,刀疤脸忐忑地低着头走了进来,走到金发青年面前半跪在地上,“少爷,又让他们跑了,但是……”

刀疤脸话还没说完,被称为少爷的金发青年推开了身前的女孩,站起身狠狠一脚踹在刀疤脸身上,“废物!在我们的地盘都抓不到人!抓不到那两个女人,我要你的命!”

刀疤脸丝毫不敢动弹,头压的更低了。十几秒后,少爷把火发的差不多了,慢慢冷静下来,重新坐回椅子上,“怎么回事?”

刀疤脸心中松了一口气,向少爷汇报了一系列情况,并添油加醋的“赞赏”了朱武恼一顿。

眼看着少爷的脸色欲加阴沉,刀疤脸话锋一转道:“少爷别急,聚集地就这么大,路军他受伤了跑不了多远,我马上带人找遍聚集地把他们挖出来。”

少爷不屑地摆了摆手道:“按你这么找,我得等到什么时候?你刚刚说他可以控制一种很厉害的生物?”

“是,我亲眼所见,那只生物……”刀疤脸生动形象地形容着路军的恐爪龙。

“你马上放出话,在整个聚集地通缉他,再把跟在他们身边那个小女孩抓回来,其它的你不用管,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明白?”少爷说完不再理会刀疤脸,抓住旁边的女孩压在桌面上撕扯起衣服来。

刀疤脸低着头迅速退了出去,不一会房间里传来女孩痛苦的尖叫声……

夜未深,离光明似乎还很远……

阮冰被一阵摇晃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路军同样在摇晃着阮雪,这是她末世后睡的最好的一个觉了。

“我们要先离开这里,外面到处有刀疤脸的人在找我们。”路军摇醒了两姐妹说道。

阮雪揉了揉眼睛道:“去哪?我们睡了多久?”

“去天海城,你们睡了八小时。”路军顿了顿然后道,“送你们回黑石财团总部。”

“那你呢?”阮冰站起身直视着路军。

路军一把拉起又准备睡过去的阮雪道:“送你们回去后我去找我妹妹,再找人算账。”

“我们不能和你一起去吗?”阮雪顿时也睡意全无。

路军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是没有家的人,只能随处漂泊,而你们不一样。”

阮冰不再说话,明明快可以回去了,为什么并没有很开心的感觉呢?

也不知道路军哪里找来的三顶鸭舌帽,三人乔装打扮了一下就往小聚集地西门走去,路军昨晚已经买通了西门的守卫,他们本来就对白沙财团的做法有意见,路军还给了他们大好处,他们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一路无事,似乎在饥饿中苦苦挣扎的幸存者并没有察觉大道上路过的三人,只要经过前面的仓库,再拐一个长弯就是西门了,三人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还我老婆和女儿!我是探索队的人啊!”突然仓库门口一个中年男人的吼声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你老婆和女儿包庇不法分子,你再叫,连你也抓了,赶紧滚。”一个戴着白沙财团徽章的持枪护卫驱赶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更急了,欲图冲进仓库,护卫拦住了他,他和护卫推搡了起来,更多白沙财团的护卫冲了出来狠狠殴打着中年男人,打完便把他拖进仓库,路上还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路军本来是不会理这种事情的,但从他们的对话中路军有种不好的预感,老婆和女儿?探索队?包庇不法分子?

这时路军的一个“熟人”刚好从警局走出来,路军让阮氏姐妹在拐角藏好,他则缓缓向他的“熟人”走去。

朱武恼一脸沮丧地走出仓库,刀疤脸居然如此恶毒,不但把锅全部推给他,还添油加醋的污蔑他,上面迫于压力已经把他的官职撤了,他还没处说理。

估计过几天他们这些人都要纳入白沙财团名下咯,正想着这些伤心事,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朱武恼不耐烦地回头,是哪个不长眼的拍自己,没看见自己正烦着么,一回头便感觉被一个硬物顶住腰间,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正露出“微笑”盯着自己。

“朱长官,早上好啊,我们过去那边聊聊?”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让朱武恼的精神一震,这不正是被满聚集地通缉的那位么,他居然明目张胆地跑到这里?

但容不得他多想,只能“乖乖”地跟着路军走向拐角。

“我不知道里面的人是你啊,我要是知道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找你啊,都是那个刀疤脸坑我,我现在也被降职了……”朱武恼欲哭无泪,以为路军是来找他算账的,向路军倒着苦水。

路军无奈地摇摇头,收回了顶着朱武恼的手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刚刚那里闹什么?听说你们抓了一对母女?”

朱武恼心里松了一口气,不是来找他算账就好,望了一眼周围,压低了声音道:“是白沙财团的人抓的,现在聚集地明面上管事人是我们,但实际上我们上上下下都被白沙财团掌控了。”

路军点了点头,让朱武恼继续说下去,他原本也属于白沙财团,所以这些人的办事风格他都知道。

“听说昨晚抓的那对母女和你有关,母亲到这里没多久就死了,他们也没问出那个女孩什么,现在父亲也搭进去了,唉,这群人的手段太恶毒了……”朱武恼停止了念叨,因为阮氏姐妹正瞪大眼睛望着他。

路军紧握着拳头,终于知道他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了,小婉被抓了,她母亲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