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林小白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2-22 14:52:50 字数:2257 阅读进度:38/1283

光头身后的一个瘦子冲过来伸手欲拿背包,路军直接抓住他的手腕一扭,瘦子疼得背过身,路军松开了他的手腕,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他瞬间失去平衡,往前摔了个狗啃泥。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但路军没有下死手,只是小闹剧而已,不必杀人,何况杀了人还得给清洁费,粮食多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另一个瘦子见同伴倒地,提着空瓶子就向路军砸来,路军马上后退一个身位,瘦子收不回力度砸了一空,路军顺势夺过空酒瓶“哐”的一声甩在他脑袋上。

瘦子吃痛哀嚎了一声,捂着脑袋蹲了下去,路军看了看手上的空酒瓶,这都没碎,质量真好……

“太弱了,你们一起上吧。”路军继续说话刺激着光头等人。

光头的脸色明显有点难看,他的两个手下一下子就被放倒了,酒吧里这么多人看着,他们要是搞不定这小子以后他就不用在这里混了。

“这小子有点棘手,我们一起上,搞定他后食物平分。”光头对他身后新加入的人道。

新加入的人也点点头表示同意,看热闹的人群里发出嘲笑的嘘声,这些人也太不要脸了,明着抢东西还要人多欺负人少。

光头没管别的,拿着空酒瓶带头朝路军冲了过来,新加入的五个人跟在他后面。酒保在一边询问着独眼要不要插手,他们并不知道路军的来路,这万一要是哪家的大少爷出了人命……

独眼摇摇头,示意酒保稍安勿躁,从刚刚的打斗中他看得出路军是精通格斗的高手,他想继续看看。

路军冷笑一声,丝毫不慌,在这种狭小地形的肉搏战,人多反而会碍手碍脚的,好久没和人打架了,就陪他们玩玩吧,

路军抓起酒瓶奋力朝光头一甩,光头停下脚步下意识躲开,飞出去的酒瓶正砸中光头身后的人脸上,他被光头挡住了视野,被突然飞过来的酒瓶砸个正着。

光头只听到身后有个人惨叫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发生了什么,路军已经一个跨步来到他身前,一个膝撞顶在他肚子上,光头痛苦地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

另外一人趁路军攻击光头时,已经溜到了路军身后,举起酒瓶就往路军头上砸下去,路军感觉到了头上的破空声,举起拳头一挡。

“哐”,酒瓶砸在路军手臂上,玻璃碎片洒了一地,路军甩了甩手臂,这被砸的还真有点疼。

那个人见路军挨了自己一下还跟没事人一样,迅速向身后撤去,他知道自己正面打不过路军,但路军可不会放过他,打了自己哪还有跑的道理。

伸长手臂猛地拉住他的衣领,往自己的位置一扯,那个人瞬间失去了平衡往路军的位置倒下来,还没等倒地路军就是一脚踢在他胸口上,肋骨断裂的声音传来,那个人翻转了几圈疼的晕了过去。

另外三人见路军瞬间打倒了他们的同伙,相视了一眼,缓缓往身后撤去,逃离了酒吧,路军并不打算追他们。

周围的吃瓜群众不禁惊呼,这是一打八反杀了五个,另外三个还吓得直接跑了?

路军走到光头身边,光头一脸惊恐地望着路军,正打算带着女孩逃跑,今天他们可算是踢到铁板上了,以后都别想在这带混了。

路军抬起巴掌就往光头光溜溜的脑袋上拍去,一边拍还一边喊着,“让你学别人剪光头,让你学别人玩仙人跳,让你学别人当大哥,让你……”

光头见路军拍的并不大力,蹲在地上也不反抗,双手抱着脑袋静静让路军拍着。

但女孩不知道路军只是在教训光头,以为他快把光头拍死了,张开双手挡在路军与光头中间哭喊道,“对不起,我们错了,求求你别打我哥了!”

哥?路军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收回了手。

女孩见路军停手了,赶紧拉起光头和地上的两个瘦子跑出了酒吧。

路军默默回到吧台上,一股脑把他杯中剩下的血腥玛丽喝完,并不是女孩的哭喊让他停手,他本来也没打算把他们怎么样,而是女孩挡在光头面前的动作他好像似曾相识?

一丝封尘的记忆在路军脑海中浮现,而且变得越来越清晰,路军也陷入了回忆中。

在路军很小的时候,他所处的孤儿院有个变态管教,动不动就喜欢毒打小孩发泄情绪,反正也不会有人关心这些。

有一次他在被管教毒打时,同一孤儿院的林小白也是用这个动作挡在他面前,但管教并没有停手,手中的棍子还是不断落在林小白弱小的身躯上,而且一棍比一棍狠,直到把林小白打得失去意识,进了医院。

那一年路军十岁,看到林小白闭着眼睛,全身淤青,戴着呼吸器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路军以为林小白死了,跪在她床头哭的痛不欲生,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而是唯一对他好的人?

直到一位护士姐姐满眼泪花的告诉他林小白没死,只是太累了,睡了过去,等哪天说不定她睡饱了,就醒了。

那时候的路军还没有植物人的概念,真的以为林小白只是在睡觉,只是睡的比较久,就像蛇需要冬眠一样,谁知林小白这一睡,就是三年,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里要说的是一个比林小白睡的更久的人,那就是孤儿院的管教,林小白事件被他以意外事故为由逃脱了责任,但在林小白出事三天后的那个夜晚,有一个小身影趁他熟睡时潜进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附近的警察局接到一个男孩的报警电话,说孤儿院的管教死了,让他们赶快过来,警局以为是哪个小孩的恶作剧,但还是派两个警员过去看看。

警员在管教的房间里看到了满身是血的路军和已经变成一块一块的“管教”……

两位警员在事后回忆道:“那个浑身是血的男孩热情的把我们请进管教的房间里,还抱怨了两句说我们来的太慢了,并开心的向我们展示着他用手术刀割成一块块‘杰作’,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我们相信那天见到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