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遇袭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2-22 14:52:56 字数:2286 阅读进度:44/1283

路军走到外面才记得他拍卖会所得的异能石碑好像没拿,正准备返身回去找阮雪,转头的一瞬间便看到了那个跟着他的身影。

身影看到路军突然停了下来,赶紧躲进墙角的阴影处。

路军咧起了嘴,好像有人盯上自己了,有意思。异能石碑暂时先放在阮雪那里吧,希望她不要真的拿回去垫桌脚了……

阴影处的身影看见路军停顿了一会后又继续向前走去,摸不清楚他到底发现自己没有,想了想后还是选择继续跟上去。

外面已经实行宵禁了,没有一个幸存者在走动,到处漆黑一片,只有挂在天上的月牙给地面带来丝丝光亮。

来参加拍卖会的势力代表因为已经提前报备过了,所以宵禁对他们没影响,何况宵禁这种规矩只是针对普通幸存者,像这些大势力的高层则不在此列。

刚好天赋共享模组中的感知天赋冷却时间结束了,路军直接把感知天赋加持在身上,加持了感知天赋后他就属于闭着眼睛也能看得到路的状态,直接无视了黑暗,往小巷子里钻着。

后面的身影看到路军的前进路线后心中一喜,这正是他布置的埋伏圈啊,看来马上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待走到一处较偏僻的死角后,路军突然停下脚步,“朋友,出来吧。”

一直跟着路军的身影听到了路军的话,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但他并不慌张,在这里已经不怕被发现了,便缓缓走到路军身后五米处。

路军听着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并没有回头,“我的意思是让你们都出来吧,我赶时间。”

身影有些惊讶,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还有人?不管了,今晚他必须死!轻吹了一声口哨,从小巷的阴影处又钻出三人,每个人都蒙着脸。

其实路军早就发现他们了,加持着感知天赋的情况下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都无所遁形,何况是几个藏着的人,他是故意走到这里的。

在黑暗世界里,谁会是猎人,谁又会是猎物?

“说说吧,谁派你们来的?”路军依旧没有回头。

一直跟着路军的那个身影开口道,“死人是没有权利知道答案的。”

说完后他和另外三个蒙面人齐齐亮出了军刺,隔着三米的距离把路军包围起来。

“既然我都死定了,至少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路军丝毫不慌张,依然用不紧不慢的口气说道。

身影犹豫了一瞬,轻笑了一声,“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希望你不要觉得我们在以多打少。”

“没事,你们不觉得就好。”路军说完后突然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

身影还没来得及理解路军这句话的意思,一个蒙面人突然像受到了巨大的撞击一般直接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后还被什么东西一直往角落里拖行着。

几秒钟后角落里便传来一阵蒙面人的惨叫声,还有好像是野兽的撕咬声。

“杀了他!”身影根本没看清角落里发生了什么,但他感觉到事情有变,想马上杀死路军。

身影话刚出口,剩余的两个蒙面人便动起来,三人举起军刺直接朝路军冲过来,整齐的步伐和协调的姿势,正是围杀之势!

这时路军也回头了,只是他手里好像多了些什么?身影看清路军手里的东西后也眼皮一跳,警告声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咻咻咻……”路军直接把一个弹夹的子弹全射在两个蒙面人身上,两个蒙面人倒在血泊中,他们到死都不明白路军手里的枪是哪里来的……

干掉蒙面人后路军把MK35能量步枪顶在身影头上,“真是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们我有枪。”

“呼,你开枪吧。”身影叹了口气,似乎放弃了挣扎。

原来局面一直掌控在别人手里,而自己还傻傻的以为猎物上钩了,殊不知在别人眼中自己才是猎物。

路军摇了摇头道:“别急,你们是军方的人吧?张少尉派你们来的?”

路军发现了他们行动时的配合度,这明显不是小组织的人,而且他在聚集地好像就得罪过张少尉一人,这并不难猜。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在聚集地杀了我们,你也死定了,我先在下面等你,哈哈哈……”身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对着路军嚣张道。

路军也露出一副调侃的表情,“哟呵,还是个硬骨头,你们杀我就是替天行道,而我杀你们就是罪恶滔天对吧?”

“哈哈哈,没错,你形容的很贴切,这便是聚集地的规矩。”身影大笑道。

路军也笑了,笑的是那么阴邪,“你错了,以后我才是聚集地的规矩,可惜你看不到了。”

说完路军便扣下扳机。

“咔嚓”,但并没有子弹射出,身影的心脏好像也随着咔嚓声停顿了一瞬。

“额……不好意思,好像没子弹了,你等我一下。”路军说完便召出一个新的能量弹夹准备换上。

身影也瞬间反应了过来,马上拔出腰间的手枪,上面交代过最好不要开枪,这样会增加很多麻烦,但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

身影刚准备朝路军射击,手臂突然被一只伶盗龙咬住了,原来四只伶盗龙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身后,疼得身影瞬间松开了手枪,伶盗龙直接把他两根手指扯了下来,身影捂着断指一阵哀嚎。

“我有让你等我一下嘛,你怎么就这么着急呢?咦,我好像想起来了,你是张少尉的副官,我们昨天见过面的。”路军蹲下身轻轻拍了拍副官的脸调侃道。

“杀了我吧!张少尉要你死,你活不了多久的,我们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副官见此便不再隐瞒,直说道。

路军突然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幅痛心的表情道:“唉,你这人怎么老是想着死呢?活着多好,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告诉我张少尉现在在哪,我去找他‘好好’谈谈,你说了我就不杀你,你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何必再把命搭上呢?”

副官听路军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能活着谁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