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巾帼不让须眉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2-22 14:53:03 字数:2097 阅读进度:52/1283

路军邹着眉头,这阮豪老奸巨猾,故意说这些就是想激怒阮冰,阮冰若是表现出愤怒或者进行回应那么后面就会被他带着走了。

“哎,大伯您此言差矣,这都末世了,大家同为幸存者,哪还有那么多规规矩矩?我父亲为人如何我们暂且不谈,公道自在人心,倒是大伯您无凭无据之下就污蔑自己的亲兄弟,恐怕来帮忙是假,别有用心是真啊。”阮冰并没有上当,很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又把问题推到了阮豪身上。

路军不禁在心里赞赏了阮冰一番,两人看似简单的对话却已经进行了多次心理博弈,阮冰表现得太成熟了。

阮天看阮豪被呛住了,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哈哈哈,阮豪,连个小孩都看得出你居心不良。”

古风也带着身后的黑石财团护卫们哄笑起来,并且笑的更加刺耳。

吴统在一边看的一头雾水,这些人跑题了吧,他可不是来看这两兄弟吵架的。

“少废话,本来我念着兄弟情前来劝说你,没想到你执迷不悟,那我也就不多管闲事了,唉,吴少校,我尽力了,你随意吧。”阮豪明显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假装叹息了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着吴统道。

吴统身边的战士们都鄙夷地看着阮豪,这个人也太不要脸了,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呢?

吴统更没有理会阮豪,他也看出来了,阮豪是准备拿他当枪使来着,自己这么单纯,得离他远点……

“阮天,我也是奉命行事,既然你是张德帅将军的老友,请借开让我调查,免得造成误会。”吴统深吸了一口气好声好气道,如果阮天是张将军的老友那自己之前的态度就过分了。

“呵,他怕是心中有鬼不敢哟。”阮豪故意在一旁望着空气大声道。

“谁说我们不敢?父亲,既然吴少校都这么说了,不如我们就退让一步,算是给吴少校面子,让他回去和张将军也有个交代。”阮冰微不可察的对阮天点了点头继续道,“免得被有心人利用此事做文章,我们要以聚集地的和谐为重。”

阮天看到阮冰的小动作,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膝下无子,阮豪一直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所幸阮冰聪明无比,如果不是末世到来的话,过不了几年阮冰就会继承他的位置。

阮豪也是因为这个对他颇有意见,末世前还好,末世后阮豪便企图分裂黑石财团自立门户,开始大肆培养心腹,公然与他对抗,短时间内便把黑石财团搞得四分五裂。

吴统听阮冰这么一说脸上一喜,抱了抱拳赞赏道:“早有耳闻黑石财团有一奇女子,能说会道,深明大义,都说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果然不凡,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阮天听见吴统这么夸阮冰,脸色也好看了很多,对着吴统点了点头,让开了身位,后面的护卫们也都让开了一条道。

吴统见此也很有分寸,准备只带三十名战士进去,有这些人就够了。

阮豪见此就很不爽了,其实他刚刚也在张少尉的中央别墅中参加宴会,因为他如果想在聚集地自立门户就必须得到军方的认可,军方可是聚集地的保护伞啊,而张少尉就是他选择的突破口。

本来他晚上已经和张少尉谈妥了,给了许多好处后张少尉才愿意帮他,谁知才过了一个小时张少尉就被杀了,这把他给气的,张少尉好处已近拿了,忙还没帮呢,怎么就死了呢?

所幸他看到了凶手的轮廓,还有凶手的逃跑路线,爆炸发生后他就让新招的手下去堵截凶手,虽然张少尉死了,送出去的东西也拿不回来了,但是如果抓住凶手那也是大功一件啊,说不定还能攀上更高层的军方关系。

没错,那对哥特搭档就是他新招的手下,是陆明从外面把他们带回来的,阮豪见识了他们那奇怪的能力后,花了几吨粮食才说服了他们为自己做事。

而且还是他们要什么阮豪就提供什么这种,准备把他们培养成自己手中的王牌,关键时候再对阮天来个出其不意,谁知凶手没拦截到,刚招回来的王牌也死了……

阮豪恨透了这个凶手,这难道不是故意来针对自己的?他从中央别墅脱身后就气冲冲地召集了手下,沿路追到这里,种种证据表明凶手就是消失在这一带。

但这一带全是军方的人,他们已经地毯式搜索过了,就差掘地三尺了,这凶手还能飞了不成?

正一筹莫展时便看到了在对峙中的阮天和吴统,这又让他看到了机会,这两人要是打起来,无论是阮天死了还是吴统死了,黑石财团都是他的了呀。

但在一边等了许久,发现这两人都是表面上凶,没有一个准备打起来的,所以他便过来准备添一把火,若是把罪名全扣在阮天头上,或者在他家中找到了凶手,那自己就舒服了。

谁知道这些计划被突然回来的阮冰搅了局,难道他们真的没有包庇凶手?阮豪不相信,这一带就他们这里没找过,凶手一定藏在这里!

“哎,吴少校,让我们帮你找吧,我熟悉这里的隐藏点和地下室。”见吴统快要进去了,阮豪急忙道。

吴统正准备拒绝,但想了想自己的人的确不熟悉这里,万一凶手真的藏在哪些自己不知道的位置就难办了,便疑惑地望向阮冰,别人给自己面子,自己也该对别人表现出尊重。

阮冰见此双手交叉在胸前冷笑道:“我就问一个问题,如果凶手的确藏于我家中,我们无话可说,任凭处置,若是没有找到凶手,又该怎么说?我家的门可不是谁都可以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