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它们……又来了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2-22 14:53:30 字数:2168 阅读进度:83/1283

由于木头冲的太快,导致他和屠夫他们脱节了,他只身进入感染体群中,四面八方的感染体向他袭来,顿时险象环生,但他依靠灵活的走位和精湛的刀法总能堪堪躲过感染体的攻击并做出反击。

不过没人发现他原本愈合了一点的伤口又撕裂开了,伤口重新冒出血液,渐渐染红了他上半身的绷带。

感染体闻到鲜血的味道更加疯狂了,木头因为失血过多和长时间的饥饿体力已经不支,精神状态也下降的厉害,刚刚差点就让一只从后面冲上来的感染体抓到。

木头狠狠咬下自己的舌尖,巨大的疼痛感能让他恢复清醒,他继续不断挥出手中的军刀,依旧刀刀见血,但从他挥刀的频率和速度就可以看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屠夫拼命清理着周围的感染体,企图向木头靠拢,他看得出木头要不行了,路军和木头这两位学员都是他的骄傲,不容有失。

路军为人机灵,狡猾,各方面数据都很平均,比较全能,木头为人忠厚,执行能力强,其它数据虽然很普通,但对于近战武器的使用和近身格斗的理解没人能比得过他。

路军和木头相识后因为他们之间性格互补,又没有利益冲突,所以他们很快就变成了搭档,并且每次任务都无往不利。

屠夫在前几年还在圈内听说了路军和木头的事,让他十分欣慰,可没想到他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这两位学员,而且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不再多想,屠夫已经冲到木头身后了,猛挥出一刀砍死一只冲向木头的感染体,木头看到身后倒下的感染体抬眼望了一下屠夫,轻轻一笑。

“小子,别死了,我这老头子都比你强。”屠夫调笑着木头道。

他虽然嘴里这么说,但他手中的西瓜刀可没停,不断砍杀着要冲过来的感染体,替木头分担了许多压力。

“就这种程度的战斗,还早着呢。”木头回应屠夫道,他听得出屠夫言语中对他的担心之意,转身和屠夫背靠背防守着。

阮冰和小婉交代了一声后也拔出随身的刀具冲了上去,对于和感染体近身搏斗她并不陌生,她也有这个勇气。

苍鹰正躲在最后面看着前方和感染体搏杀的人群,他心中一直在暗笑,这些人太傻了,就这么冲上去和感染体肉搏,他们不知道只要被抓伤了就会死的吗?

呵呵,只会冲动逞英雄,待会被抓伤了有你们哭的时候,不过笑归笑,他还是很感激这群人帮他吸引了感染体的注意力,他准备开溜了,因为现在是最好的逃跑时机。

趁感染体都被别人吸引住了,他可以贴着墙边悄悄溜出去,乱民区门口前面就停着阮冰的越野车,只要一上车就能逃回聚集地,继续过他的好日子。

虽然他的逃跑会影响这些人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士气,搞不好整个防线都会奔溃,这里的人很可能会被他害死,但他想活下去,只能跟这些人说对不起了,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其实苍鹰并不是懦夫,懦夫也不可能混到他今天这个位置,只不过他很怕死,世界那么美好,他还没享受够,他还不想死。

他刚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感觉身后的衣服被拉了一下,他疑惑地回头,看见小婉正捡起他丢在地上的空枪递给他。

“叔叔,你的枪,小心一点。”小婉艰难地抱起枪递到苍鹰面前道。

阮冰冲上去后小婉一直呆在苍鹰的身边,对于战斗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只能焦急地看着场上的局势和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苍鹰突然呆住了,老脸也红了起来,他知道小婉是误解了,小婉肯定以为他是准备上去帮忙来着,虽然是误会,但他内心深处似乎被小婉这一声“小心一点”电了一下。

他在外面也混了接近三十年,他小时候无父无母,长大了也无妻无女,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的生死,也没有人跟他说过一句“小心一点”。

他看着小婉清澈的眼神,不知如何回答,小婉的眼神中没有害怕,只有深深的担忧与鼓励。

五秒后,他伸手接住小婉抱过来的枪,眼神中似乎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知道了,叔叔会小心的,你好好待在这里,等叔叔回来。”

说完苍鹰便举起枪托回头向身后的战场走去,罢了罢了,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都不怕,他苍鹰若是逃跑了,就算活着也是一个笑话,而他苍鹰是不可能去当一个笑话的。

想完这些他自己都笑了,其实他就是被小婉那句“小心一点”触动了,他刚刚还在暗笑别人傻,想不到他也会这么傻……

五分钟后,在乱民区的人类经过一番血战,和感染体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他们在付出了死亡十余人的代价后,终于全歼了感染体。

战斗结束后还活着的人都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他们连欢呼的力气都没有了,近身肉搏实在是太耗费体力了。

木头单膝跪地,双手紧握着军刀插在地面上大口喘息着,他上半身的绷带已经被鲜血浸透了,随时都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晕眩过去。

“它们……又来了……”突然,一位小势力的人苦笑道。

乱民区内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其实不用提醒他们也看到了外面一百米处又来了一波感染体,而且比上一波还要多……

他们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这一次他们不可能再胜利了,他们甚至连战斗的欲望都没有了,似乎竭尽全力去拼了也没什么用,只是让痛苦持续的更久而已,现在终于要解脱了吗?

但还是有人没有放弃,木头第一个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并使尽力气拔出了他插在地上的军刀,拔出军刀后他一个踉跄,向身后倒退了几步,在后面的屠夫也站起来扶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