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女性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3-17 00:55:47 字数:2187 阅读进度:145/1283

要不把始盗龙丢下去?让它先去探探路?路军在心中暗想道,然后把不怀好意的目光移向蹲在一旁看着地窖的始盗龙。

一旁的始盗龙也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到路军的眼神后颤抖了一下,好像知道路军在想什么,一溜烟就转身跑出去了,想赶紧离路军远远的……

看着始盗龙这幅模样,路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决定亲自下去一趟,如果下面没有好东西,他非把这栋楼给炸了不可……

“我下去一趟,你们在上面等我,阿南和阿柯估计很快就到了,你们待会接应他们一下。”路军回头对木头他们道。

因为这个地窖没有楼梯,这附近也没有爬梯,所以他们这些人除了路军能用瞬闪直接下去,其他人想下去或者上来都会很麻烦,所以路军打算自己下去搜寻一下就可以了。

“那我们保持联系,遇到麻烦你给我打信号,我马上下去帮你。”木头也清楚这些情况,对路军回应道。

路军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一个瞬闪直接下到地窖,然后捡起了丢在地上的冷光棒,对着上方的木头等人摇了摇,示意自己到下面了。

做完这些后路军便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向地窖里面走去,地窖下面的场景和在上面所看到的并无差别,只不过在尽头处多了一扇铁门。

又是铁门?这栋楼的主人估计对铁门有着特殊的情怀吧,路军暗想道,居然连在地窖下面也装铁门,真是让人搞不懂。

路军尝试着捣鼓了铁门几下,想用正常的方法把铁门打开,但铁门好像从里面反锁了,路军的尝试并没有意义。

没有过多犹豫,路军抬起死屠8000型对着铁门的锁头位置就是一枪,铁门直接被轰出一个洞,锁头都被打飞了,但铁门也被这一枪打得有些变形,导致还是不能打开……

不死心的路军再次对着铁门把手的位置轰出一枪,又把铁门轰出一个洞,这次铁门变形也没用了,吱的一下就自己弹开了,没有什么门是死屠8000型一枪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开一枪……

铁门打开后一股浓厚的腐尸味就飘进了路军的鼻子里,路军紧皱起了眉头,这个味道他很熟悉,刚刚才闻过,就是感染体的味道,可这里怎么会有感染体,感染体又怎么懂得把自己反锁起来?

路军谨慎地把手中的冷光棒丢进铁门后面,这后面是一个乱糟糟的房间,有一些简单的设施和一堆食物的包装袋,隔壁还有一个房间,种种迹象都表明最近有人在这里生活过。

这就让路军很难理解了,人怎么可能和感染体同时生活在一个地方?难道他们签订了和平共处条约?路军在心里调侃道。

而且按理说,刚刚自己在上面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如果有幸存者,听到动静应该会出来才是啊。

“军哥,阿南阿柯已经到了,你在下面有什么发现?”就在路军疑惑时,对讲机响起了木头的声音。

路军拿起了对讲机,按下说话键回应木头道,“下面暂时无事,我很快就上去。”

听到阿南阿柯已经过来了,路军也就不想再浪费时间,加快了探索地窖的脚步,下都下来了,总不能搜到一半就上去吧,不捞点便宜再走不是路军的风格。

路军重新取出一根冷光棒,把周围照得更亮一点,然后持着死屠8000型踏入房间中,这个房间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但路军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想仔细搜一下。

“呜……”就在路军走到房间的中央时,突然听到一股细微的呻吟声,好像是幸存者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路军听到声音后直接把冷光棒丢进隔壁房间,然后握紧着死屠8000型快步走进隔壁房间中,但一进来后路军就后悔了,因为他闻到了有史以来最恶心的味道……

一股夹杂着尸臭,血腥,排泄物,生活垃圾混合而成的味道直冲进路军的鼻孔,差点把路军呛得窒息,在第一个房间还没感觉到有什么,怎么一进来第二个房间这味道这么浓……

路军赶紧用左衣袖捂住嘴和鼻子,感觉才好了一点,本来他还想着先退出这个房间戴个空气净化器什么的,但扫了一眼房间中的环境后路军就忘记了这个念头。

这个房间中的确有幸存者,还是一位女性,刚刚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但如果不是看到了她还算正常人的眼睛,路军很可能会把她当成一只感染体。

因为她正被绑在一张血迹斑斑的木床上,头发全部被一些不知名的液体黏住了,床下面几乎都是一些生活垃圾和人体排泄物,那些令人窒息的味道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最恐怖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女性胸部的肉已经被挖走了,四肢上的肌肉也消失了,手和脚上可以看到大片的骨头,从伤口上看,这些都是人为的,因为感染体无法造成这么“艺术”的伤口。

这位女性就像一只躺在屠宰台被宰到一半的猪,随时都可能死亡,如果不是她还在呼吸,你根本想象不到她居然还活着。

女性看到路军后便激动起来,可以感觉到她的眼神和呼吸都发生了变化,路军也缓步朝女性走过去,至于那股令人窒息的恶心味道已经被路军抛在了脑后。

走近后就可以发现女性其实还很年轻,估计就二十岁左右,但她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并不能说话,因为她的嘴巴被人用针线缝住了,可能是防止她咬舌自杀。

路军知道女性在向他求助,但路军此时除了能给她的脑袋来一枪,帮助她解脱之外,做不了别的,因为在末世你如果受了这种伤,本身就意味着死亡。

不过在让女性解脱之前,路军想先看看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是谁干的,因为路军实在想不通,凶手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女性身上消失的肉又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