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张德帅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3-17 00:56:51 字数:2257 阅读进度:216/1283

苍鹰看着离去的阮氏姐妹,心中暗想着阮冰这个女孩的思维能力真是太可怕了,能跟在路军身边的人,果然都不简单啊,想完后苍鹰便也走进聚集地,朝着黑市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在聚集地一座守卫森严的豪宅中,有一位穿着军装,满脸愁容的中年男人正静静坐在一张病床前,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中年男人双眼通红,似乎有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满头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花白,脸上也是胡子拉碴的,样子十分落魄。

病床上躺着一位年近六十,脸色苍白的老人,老人身体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鼻子上还戴着吸氧器,一副时日无多的样子。

可能有人会问,都是末世了,还有这种医疗设备可以使用的吗?

如果是普通人,当然没有这种条件,但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天海聚集地曾经的一把手,张德军中将,整个聚集地的资源他都可以随意调用,能够拥有一套末世前的医疗设备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坐在张德军中将病床前的是他的儿子,张德帅少将,这几天可谓是张德帅人生中的黑暗日,本来他们一家在末世后凭借着手中的军队迅速掌控了聚集地,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前天晚上他在和一众手下开会,商讨接下来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时,噩耗突然传来,就是他的儿子张德彪,也就是张少尉居然被杀死在至尊豪苑的别墅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德帅一开始是不敢相信的,因为至尊豪苑守卫森严,他儿子所在的别墅更是有重兵把守,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靠近那里。

再说了,在整个聚集地都是他们军方说了算,只要是想活命的人,都不会去跟他们作对,更别说跑进别墅把他儿子杀了。

可当他手下的战士把他儿子的尸体抬到他面前时,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他的儿子张德彪真的死了,连尸体都变得冰冷了。

确认儿子死亡后,张德帅几近疯狂,马上命令吴统寻找凶手,让吴统就算翻遍整个至尊豪苑也要把凶手挖出来,他要把凶手撕碎,用凶手的血肉慰藉他儿子的在天之灵!

虽然他的儿子不学无术,犯过很多错,得罪了很多人,但子不教父之过,这些都是他的责任,不应该由他的儿子承担,张德帅是这么想的。

何况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们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现在他儿子死了,他后继无人了,他们家族的根也就断了,所以张德帅满脑子想的都是报仇。

可惜张德帅派人找了大半夜,把至尊豪苑封锁住找遍了,吴统和其他人也没有找到杀死他儿子的凶手,凶手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仿佛凭空消失了……

气疯了的张德帅刚想发动更大的力量,翻遍整个聚集地去寻找时,更大的噩耗传来,他的父亲张德军中将因为得知孙子张德彪的死亡后悲痛不已,一下子激动过头,导致中风了,直接昏迷不醒。

如果这是在末世前,张德军昏迷了也不算大事,治好等他醒过来就可以了,但现在张德军可是聚集地的一把手,掌管聚集地的七成军队,权势滔天。

他这一倒,就等于聚集地塌了半边天,军方那些本来就不服张德军的人纷纷站了出来,开始夺权。

其中方士中将就是张德军一派的死对头,他在张德军病倒后便趁机上位,大肆收买人心,一举成为聚集地新的一把手。

成为一把手后方士便开始打压张德军一派的人,把属于张德军一派的大部分军官降职,或者调遣去更加危险的地方,吴统就是被他调去参加运粮行动的……

一时间张德军一派的军官人人自危,纷纷倒戈,投靠方士,张德帅有心阻止,但他只是少将,和方士差了一个级别。

无论是资历和话语权都不如方士,自然没有办法抗衡方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派系的人降职的降职,倒戈的倒戈。

这才不到两天时间,原本掌握着军方七成力量的张氏派系一方,在方士不断暗中使用手段下,实力大损,张德帅现在手中剩下的兵力不足三成,并且还在继续损失……

先是丧子,然后父亲昏迷不醒,现在连职位都要保不住的张德帅在多重打击下,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

他知道他们派系已经快亡了,再过两天等他也被架空后,方士是不会放过他的,除非他的父亲能尽快醒来,或许这样还能重新掌控住局面。

但这只是张德帅美好的幻想而已,因为昨天军医就跟他说了,他的父亲张德军不可能会那么快醒来。

就算醒来也会有瘫痪,言语不清等后遗症,所以张德帅现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心力交瘁的他也不想再去和方士争了。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到杀死他儿子的凶手,虽然方士乘人之危夺他父亲的权力很可恶,但那个杀死他儿子的凶手才是这一切的罪归祸首!

毕竟如果他儿子没有死,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他们也不会落魄到这种地步,所以张德帅已经把所有能派出去的手下都派出去了,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凶手!

就在张德帅准备站起来问一下外面的战士有没有凶手的消息时,房间中突然传来一阵嘶哑的声音,“唉,想不到张家的两位将军现在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悲,可悲啊……”

张德帅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拔枪,但他在房间中刚好没有携带配枪,周围也没有顺手的武器,便只能握紧拳头护在他父亲的病床前大喊道,“谁!给我出来!”

喊完后张德帅便迈开步伐想去按旁边墙上的警报铃,准备呼叫外面的警卫,他确信刚刚说话的不是他的手下,肯定是有人不知用什么方法偷溜进来了,难道是方士派人过来暗杀他和他父亲的?

万分感谢郑朋辉打赏588书币成为本书的新弟子!

万分感谢书友319***的一张月票,万分感谢x!x!鹏的一张月票,万分感谢淡淡的忧伤的一张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