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吻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3-31 17:49:43 字数:2189 阅读进度:311/1283

看来军方对控尸者的突袭行动失败了,路军心里暗想道,等他再把望远镜往上抬一点,便突然看到了正在往远处走的普通感染体群。

见到越走越远的普通感染体,路军便知道控尸者已经没有后招了,正在撤军,而控尸者这一撤,也就意味着在这场战斗中,人类一方胜利了,聚集地胜利了。

目送着感染体群离开后,路军便放下望远镜,对一旁的阮冰道,“告诉他们,控尸者走了,聚集地守住了,只要把剩下的普通感染体清理完,再处理一下感染了病毒的人就行了。”

听到路军的话,阮冰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紧握着拳头欢呼了一声,下意识地跳到路军怀里,抱住了路军。

路军看着怀里的阮冰,愣了一下,也明白阮冰是太激动了,其实打赢了这么大的一场战斗,不激动是假的,他也激动,只是没怎么表现出来而已。

虽然聚集地不是他的,守住聚集地的直接受益人也不是他,但路军从这场战斗中得到的东西更多。

比如说大型守城作战经验,还有大量的龙币,龙衔值,补给箱,这些才是他现在需要的东西。

等那股兴奋劲过后,阮冰也马上从路军的怀里离开,然后在公共频道中说出了控尸者撤军的事。

听到阮冰的话,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皱着眉头的张德帅,他听到控尸者的消息后,下意识地回头用望远镜看了一遍前方的战场。

看到控尸者真的撤军了,张德帅激动地拔出配枪,一边朝空中发射子弹,一边奋力地大吼道,“控尸者撤军了!我们胜利了!!!”

这个消息比任何鼓励的话语都好用,还在和普通感染体战斗的战士们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本来已经累得虚脱的他们也一下子就有了力气,拼命围攻着数量不多的普通感染体。

看着陷入兴奋中的战士们,路军微微点了点头,这场战斗的胜利和这些人的付出是分不开的,这些人有资格享受这份喜悦。

见普通感染体已经不多了,路军便转头对阮冰道,“让你的人把我那五架火力守卫拆解,然后放到一边,我等下过去拿,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也要准备离开了。”

听到路军要离开了,阮冰瞬间收起脸上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战斗胜利了,但是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再也开心不起来……

不过阮冰也知道路军有自己的打算,她更不可能去劝说路军留下来,只能默默地看着路军,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路军也注意到阮冰的情绪,挠了挠头发继续对阮冰道,“你……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聚集地虽然守住了这次进攻,但我感觉感染体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下次进攻聚集地就没那么容易守住的,而且这里的尔虞我诈太多了,你没必要留在这种地方的。”

阮冰听着路军的邀请,看着路军的眼睛,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为难道,“我很想和你一起离开,真的,但我的家人都在这里,这个你也知道,我说服不了我的家人,也放不下他们。”

“虽然我的父亲有时比较糊涂,但我从小就没了母亲,是他把我们两姐妹养大的,我得留下来帮他,不然以他的性格,斗不过聚集地那些人的……”

阮冰对路军说的这番的确是真心话,她很想跟在路军身边征战,领略这个不一样的世界,但是她在聚集地有着她放不下的东西。

毕竟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有着太多的无奈,并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

路军听到阮冰的话,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他是孤儿,但是也懂得家人的重要性,更尊重阮冰的选择。

“虽然不知道此一别何时才能再见,但你对我的帮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以后如果你有需要,只要我还活着,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我保证。”阮冰深情地望着路军道。

说完后她的身体微微向前一步,踮起了脚尖,双手放在路军的脖子上,闭上眼睛,脸颊缓缓靠向路军的嘴唇,如蜻蜓点水般主动吻了路军一下。

吻完后阮冰便脸色羞红地松开了路军,转过身开始安排她周围的手下拆解火力守卫,和挖取感染体的尸晶。

阮冰的手下是可以看到刚刚那一幕的,不过他们不敢说什么,只是羡慕地看着路军,并且一脸祝福的表情。

路军也被阮冰这一吻弄得有点懵,当阮冰带着温度的嘴唇触碰到他的嘴唇时,他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连自己该干嘛都暂时不知道了,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等路军反应过来后,阮冰已经离他好几米远了,现在两个人之间有点尴尬,路军只能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可惜也想不出个所然来。

虽然他平时和阮冰阮雪逗着玩的时候,很放得开,也偶尔会调戏一下阮冰和阮雪,但等到认真处理这些感情问题时,他就变成呆子了,连被女孩主动吻了都不带回应的……

不过,在思考了一会后,路军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决定打破这份尴尬,缓缓向阮冰的位置走去。

阮冰也知道路军过来了,心脏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其实她也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现在她都不敢回想起刚刚的场面……

等走到阮冰身边后,路军拉起了阮冰的手,然后把一枚古朴的指环放在阮冰的手上。

这个并不是成员指环,也不是普通的指环,而是那枚可以使用缚地异能的指环,路军现在有时间回溯这个异能了,用不着这个玩意了,给阮冰正好。

阮冰看着手中的指环,脸颊和耳朵又红又烫,低着头有点语无伦次道,“这……怎……我……”

听到阮冰嘀咕了一会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路军忍不住笑了笑,假装镇定地给阮冰介绍着这枚指环的能力和使用方法还有注意事项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