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老五的傀儡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4-02 12:13:35 字数:2187 阅读进度:415/1283

看到连他亲生父亲都不准备救他,张德帅心中充满了绝望,咧开嘴对准老五的脸“呸”了一口道,“我……去你……ma……的……你杀了……我吧……”

掐着张德帅的老五没想到张德帅的胆子这么大,这下子他是真的被激怒了,便用尽全力捏紧了张德帅的脖子,让张德帅在窒息的痛苦中挣扎着。

看着即将死亡的张德帅,张德军心如刀割,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毕竟张德帅是他的儿子啊,也是他现在唯一剩下的亲人了啊!

可张德军依旧是没有迈开脚步去帮助张德帅,此时的他犹如人格分裂了一般,一个声音不断在他脑海中回旋着,“不能去……不能去……不能去……”

其实这就是堕种药剂那强大的效果,就算是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人死在眼前张德军也不敢去违逆老五一下,因为他已经无法去控制自己的内心了,自然也无法去控制自己的行为。

就这样,在张德军“无动于衷”的情况下,张德帅便活生生被老五掐死了,死的极其痛苦,脸上的表情都扭曲掉了。

待杀完张德帅后,老五把张德帅的尸体抛在地上,用一张纸擦了擦张德帅流在他手上的口水,并朝张德帅的尸体唾了一口唾沫。

等把手擦干净了老五才望向一旁的张德军道,“我刚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把任何不听话的人都杀了,聚集地最不缺的就是人,杀多一点人正好节约粮食,明天之前我要看到聚集地完全掌握在你手中。”

听到老五的话,张德军眼含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紧握着两个拳头,就算指甲插进了他的皮肉中也毫无感觉,他内心现在有多痛苦也只有他才知道。

看着张德军这副样子,老五露出残忍的笑容,能把别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他很喜欢,至于张德军的感受嘛,他不在乎,毕竟张德军只是他的一具傀儡,或者说是他的“玩具”……

想到这里,老五呼了一口气,不再理会张德军,缓缓消失在房间里,他得去和黑鸟他们汇报一下情况了。

待老五离开后,张德军突然痛苦地嚎了出来,双膝跪在张德帅的尸体旁,抱着张德帅还有余热的尸体泣不成声,眼泪不断滴落在地面上。

他今年近七十岁了,在这半个月时间里先是经历了丧孙之苦,现在又经历了丧子之痛,在这种情况下世间已经没有任何词语能去形容他的内心感受了。

有那么一瞬间张德军会疑惑,为什么死的不是他?为什么他这个半只脚已经踏进坟墓的人还要留在世上遭受这种痛苦?可惜张德军想不出答案。

有那么一瞬间张德军也想过就这样死去,毕竟他觉得自己活着已经没意思了,他只想马上解脱,不想再去面对着孙子和儿子的尸体痛苦。

可令张德军绝望的是,他心中那个声音在不断消除他的真实想法,这也意味着他现在连自我了断都做不到……

就这样,在张德帅的尸体面前,张德军一会哭,一会笑,犹如一个疯子一般,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半个小时后,张德军突然在悲痛中冷静下来,抱起张德帅的尸体放到一旁的柜子里,并扯下一块窗帘紧紧裹上。

待做完这些,张德军便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鼻涕,不让脸上有悲伤的痕迹,然后利用短距对讲机把在外面负责巡逻的警卫队长叫了进来。

听到张德军的命令,警卫队长马上跑进张德军的房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将军!您找我?”

在敬礼的同时警卫队长还偷偷瞄了一眼周围,因为他刚刚听到里面有些大动静,但警卫队长没发现有异常后也就没多想,权当自己听错了。

看到警卫队长进来了,张德军便点了点头,脸上毫无表情道,“传我命令下去,从现在开始,整个聚集地开始戒严,所有巡逻队都派出去二十四小时巡逻,任何试图捣乱的人或者势力,通通给我杀了,如果jun方或者zheng方的人有意见,也给我杀了。”

听到张德军的命令,警卫队长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聚集很多高层被杀,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而张德军这条命令则是意味着张德军要镇压这些势力,准备大开杀戒了,看来聚集地是要血流成河啊,警卫队长在心里暗想道。

看到警卫队长一副震惊的表情,没有回应他,张德军便皱起眉头不满道,“你听清楚了吗?!”

听到张德军的话,警卫队长眉头一跳,生怕张德军发火,立刻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报告将军!我听清楚了!我马上下去通知所有人!”

说完后警卫队长便迅速退下去了,虽然他很疑惑张德军为什么会下达这种对聚集地十分不利的命令,但他毕竟是个小人物,这些问题不是他能考虑的,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听从命令,服从指挥,好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待警卫队长离开后,房间里继续剩下张德军一人,他痛苦地看了一旁的柜子一眼,瘫倒在身后的椅子上,双眼无神。

至于他刚刚为什么要下达一条这种命令,是因为他活着已经没希望了,他的一切都被毁了,他的人生已经完了。

所以他想把火撒在聚集地那些人身上,撒在聚集地的那些势力身上,与其让他独自痛苦,不如让更多人陪他一起痛苦,他要把整个聚集地变成一个“屠宰场”,或者说“陪葬场”……

虽然现在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在未来的几天里,聚集地真的变成了如张德帅所想的那样,原本拥有六十万人的聚集地在不断的动乱于镇压下,锐减了近二十万人。

腐臭的尸体堆得各处都是,血液如自来水一般流淌在大街小巷,把整块地皮都染成了血红色,这也成为了后来聚集地覆灭的主要原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