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阮冰醒了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4-12 17:21:30 字数:2228 阅读进度:592/1283

看着自己逐渐成型的恐龙大军,路军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他拥有上千名恐龙,数百名兽族战士,数十名异能者,整体实力已经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

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为了让这些恐龙快速升阶,导致他的晶石库又告急了,得找个时间再出去弄一批晶石才行。

想到这里,路军抬头望了望血雾完全散去的天空,转身离开了龙巢,缓缓朝阮冰所在的兽人小屋中走去。

现在的时间是早晨六点,天空中刚有一丝光亮,也是路军呆在西风要塞的第四天。

自从阮冰上次在他怀中睡着后,这三天都没有醒过来,期间路军也主动叫过阮冰。

但阮冰好像陷入了一个很奇怪的状态中,无论路军怎么叫都没有醒,似乎在自我吸收着她突然暴涨的实力。

所以路军最近每天都会去看一眼阮冰,防止阮冰出什么意外,今天也是一样。

当路军靠近兽人小屋,首先可以看见趴在门口睡得正熟的黑魔狼。

由于近一个星期路军都没有让黑魔狼出任务,黑魔狼每天在西风要塞除了吃就是睡,体型又变大了不少,看起来更加魁梧了。

可能是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黑魔狼颓懒地睁开了眼睛,当它发现靠近的人是路军,便稍微挪了一下身位,把兽人小屋的大门露出来。

等做完这些,黑魔狼又把它的眼睛闭上,继续睡它的觉去了,它已经习惯了路军每天都会过来,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看到黑魔狼这副样子,路军不禁苦笑了一声,缓缓推开了兽人小屋的大门,走了进去。

不过,由于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兽人小屋中也没有照明什么的,导致路军只能一边走一边取出冷光棒,轻轻扭开,照亮了整座兽人小屋。

可路军才刚扭开冷光棒,就突然感觉有一双冰冷的小手从后面捂上了他的眼睛。

这吓了他一条,汗毛也根根竖立,因为他进来时并没有感觉周围有人,怎么可能会有人绕到他背后了呢?

就在路军准备用手肘攻击身后的人时,一阵“嘻嘻嘻……”的偷笑声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路军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下来,轻轻抓住了捂着他眼睛的小手,因为他从声音可以判断出这是阮冰。

“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睡了这么久?这次睡饱了吧?”路军背对着阮冰,接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

听到路军的话,阮冰便缓缓把手放下,用有些俏皮的声音道:“凌晨就醒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本来想出去找你们的,但黑魔狼堵在门口,不给我出去。”

“所以我就只能利用你放在这里的桶装水洗漱了一下,还好你过来得早,不然我都不知道还要被堵到什么时候……”

见阮冰这么说,路军便转过身,借助着冷光棒传来的灯光看着阮冰。

当看见阮冰那一闪一闪的紫眸和楚楚动人的面容时,路军不禁有些失神。

因为醒来后的阮冰明显实力又增加了,还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就算只是站在这里,路军也能感觉到阮冰的灵魂威压。

看到路军在盯着她,阮冰不由地低了一下头,然后往前走了两步,轻轻靠在路军的怀里。

闻着从阮冰头发上传来的微香,路军顺势一把拥住阮冰,,任由冷光棒掉落在地上,手也从阮冰的腰部缓缓伸到了阮冰的臀部……

感觉着路军十分不老实的双手,阮冰轻轻拍了路军的手一下,附在路军的耳边道:“老实点啦……有正事要和你说……”

见阮冰这么说,路军有些尴尬,不过他并没有把手收回来,只是手上的动作变少了一点。

“咳咳,你说吧,我听着呢……”路军干咳了一声道。

看到路军“老实”了,阮冰便在路军的怀里缓缓道:“那天木头不是被雷击,然后实力一下子获得了额外的增长吗?”

“当时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从他身上我感觉到了另外一个灵魂的存在。”

“可是当时我不够他强大,有些不敢确定,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等我吸收了那些灵魂体,实力变强后,我又特意看了木头一遍,发现他身上的确有些不对劲,所以就想和你说一下……”

听完阮冰的话,原本在“干坏事”的路军一下子就脸色凝重起来,稍微思考了一下才道:“你是说在木头体内还有着另外一个灵魂的存在?可为什么会这样?你能把那个灵魂揪出来么?”

见路军这么说,阮冰猛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确定木头的体内存在第二个灵魂,但那个灵魂隐藏得很好,也很强大,导致我无从得知它的身份。”

“至于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那道雷电,导致木头无意中和游荡在周围的灵魂融合了。”

“也可能是木头掉落在狂暴树魔的树洞中,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如果强行把那个灵魂从木头体内驱逐出来,我有三成把握可以做到。”

“但这样做无论成功与失败,都会对木头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甚至他会无法再继续提升实力,我并不推荐这样做。”

听到阮冰这么说,路军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因为在末世无法提升实力也就意味着废掉了,这种方法是万万不可取的。

“那如果把这个灵魂继续留在木头的体内,长久下去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么?”路军向阮冰提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木头的安危还是很重要的。

“根据我的猜测,若是木头的意志不够坚定,或者产生什么变故,那么长久下去他就会被另外一个灵魂侵蚀,逐渐丧失自我,被那个灵魂主导,变成一个我们完全陌生的人,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大危害。”阮冰也脸色凝重地对路军道,她深知灵魂之道,所以明白其中的原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