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亡灵生物撤退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4-23 18:39:16 字数:2243 阅读进度:806/1283

但雷龙的防御本来就高,对火雨的攻击几乎可以免疫。

而风神翼龙的速度又比较快,“嗖嗖”几下就飞离了火雨的攻击范围,让深渊魔王一个都打不着。

面对这种情况,深渊魔王简直要气炸了,挥舞着手中的双头矛就朝距离它比较近的雷龙砍去。

可雷龙似乎意识到深渊魔王会这么做,眨眼间就迈开步伐脱离了深渊魔王的攻击范围,没有和深渊魔王硬碰硬。

就在愤怒的深渊魔王打算调转矛头,把攻击放在路军和守望者这边时,特暴龙冲出来了。

只见它们四个直接从前后左右围了过来,纷纷开启了狂暴形态,将自身的战力提升到伪超阶。

紧接着它们就两只限制深渊魔王的手臂,两只去撕咬深渊魔王的腿部,刚从后面冲过来的恐爪龙则是攻击深渊魔王的尾巴。

被五只恐龙同时攻击,深渊魔王不敢大意,召出一道火焰雨,附在手中的双头矛上,让双头矛燃起熊熊烈焰。

随后深渊魔王便甩了一下尾巴,一个重击拍在恐爪龙的身上,将恐爪龙逼退。

再利用双头矛直接劈在一只右侧的特暴龙身上,把特暴龙的身躯割出一大道口子。

好在特暴龙的身体素质过硬,没有再让双头矛深入,利用骨头把双头矛挡住了。

等深渊魔王攻击完后,其它特暴龙的攻击也到了,有两只特暴龙咬住了深渊魔王的后腿,用它们无比锋利的牙齿撕扯下一大块肉。

另外两只特暴龙则是咬住了深渊魔王的双头矛,不让深渊魔王再做出攻击。

虽然此时的双头矛上正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并且还十分锋利,把两只特暴龙的口腔都割出血了。

但特暴龙们开启着狂暴形态,痛感大幅度降低,遇到血变得更加疯狂,用的就是和深渊魔王搏命的打法。

被拍退的恐爪龙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张口就咬住深渊魔王的尾巴,将全身的力量都放在深渊魔王的尾巴上,把深渊魔王最后一处“武器”也限制住。

最恐怖的是,这还不算恐龙们的全部攻击。

因为下一刻,空中的几只风神翼龙就又返了回来,将它们飞翼切、破坏光线之类的远程攻击隔空倾泻在深渊魔王身上。

路军身边的守望者和红月等人也不甘示弱,不断抛出短匕和使用异能,把所有攻击都放在深渊魔王身上。

尽管深渊魔王很强,算是路军遇到过最强的超阶生物,可再强它也只是自己一个啊,对于四面八方的攻击,实在是招架不住,身上不断出现伤口。

好在它的愈合能力极强,所有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只要消耗部分体力就可以了,短时间内还能撑住。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是让深渊魔王根本没有想到的,本来它是打算过来拖延一下时间,因为它以为自己无敌了。

但突然冒出的恐龙打乱了它的计划,还让它陷入重围,无法脱身。

而深渊魔王被围的同时,其它亡灵生物的情况也很不好。

由于深渊魔王没有起到牵制精灵的作用,导致它们依旧是举步维艰,被死死地卡在对岸,连一半河道都过不去,伤亡情况也从几千变成上万,还在往两万迈进。

看到战场完全被他们掌控住了,路军露出满意的神情。

其实这一切都是他布置好的,他早就准备把深渊魔王引过来了,没想到深渊魔王这么配合,正落入他的圈套中。

虽然他们一时半会也干不掉深渊魔王,但这种局面就够了,只要亡灵生物过不了河,深渊魔王根本翻不出什么大浪。

随着时间的流逝,深渊魔王的体力被耗剩百分之三十,恐龙们的身上也各有损伤,双方打得有来有回。

最重要的是,渡河的亡灵生物依旧被卡在河中间,死掉的尸骨把一半河道都堆满了,场景十分壮观。

而这时天空也出现了一抹鱼肚白,意味着白天很快就要来临,这让部分惧怕光线的亡灵生物战斗力大减。

看到它们几乎已经不可能成功渡河了,还在和恐龙们纠缠的深渊魔王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不再犹豫,直接发出撤退的命令。

尽管这样非常耻辱,可它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天黑时都无法将河岸攻破,等到白天那就更不可能了,没必要继续耗下去。

至于它为什么不使用自身最强的深渊之门战斗,是因为没有这个机会,战场的局势也不允许。

要知道深渊之门一个星期内是只能召唤一次的,并且消耗非常大,万一它没有利用好,那它就得多等一个星期了,它不想这样。

所以它打算先行撤退,继续等待援军,至少也要等到它们新一批空中兵种支援过来,不然进攻的难度太大了……

收到深渊魔王的命令后,亡灵生物们一刻不停,迅速回头,离开了河道,往它们来时的方向撤去。

其实它们早就想离开了,只是之前没有深渊魔王的命令,它们不敢乱来,只能继续送死。

现在终于等来了命令,它们怎么可能还会留下,一个个都恨不得多长两条腿逃跑……

而在亡灵生物们撤退得差不多后,深渊魔王便猛地震了一脚地面,将围绕在它身边的所有恐龙击退。

紧接着深渊魔王就开启了自身的猛跃能力,瞬间从这边跳到河岸的另一边,脱离了战场。

看到深渊魔王就这样跑掉了,守望者打算开启自身的闪烁追击。

毕竟现在的深渊魔王消耗掉了大量体力,正是战力不足的时候,是击杀它的最好时机。

但路军很快就伸手拦住了守望者,淡淡地摇了摇头:“别追了,它还没有使出全力,我们没有很强的控制能力,就算追上了也不一定打得过它,没必要冒这种风险。”

听此,守望者立刻停止了追击的想法,抬头看着路军:“它们是不是真的撤退了?会不会是装的?我总感觉它们不会这么容易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