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七章 雪月城的战斗

小说: 骑着恐龙在末世 作者: 皮皮唐 更新时间:2019-07-16 02:08:59 字数:2325 阅读进度:1236/1283

同样下来的还有很多骨龙,它们用足部站在地面上,这样才能被传送阵所感受到。

见此,负责传送阵的城卫军立刻行动起来,把能让传送阵激活的各类晶石放了上去。

紧接着传送阵就被开启了,冒出一大阵强烈的光芒,把路军等人传送到了雪月城内部。

并且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城卫军们连续开启着传送阵,直到把所有骨龙都弄了过去。

而路军在抵达雪月城内部后,并没有看到有人过来接他们,估计是战局紧张,也没人想到他们会过来。

“怎么这么安静?不会是战斗结束了吧?还是说他们在休战?”红月率先问了一句。

“暂时不清楚,等到高处查看一番就知道了。”路军环视了周围一遍,对传送阵的稳定性很满意。

然后他就翻身骑上一只骨龙,直接往上面飞去,来到雪月城的最高处,从这里能俯视整座雪月城。

虽然此时依旧是黑夜,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但路军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视力看清了远处的场景。

比如雪月城大门处正灯火通明,有不少亡灵生物在空中扑打着翅膀进行攻击。

而那里也有着大量城卫军手持弓箭配合着异能进行防守。

如果路军没猜错的话,这些弓箭应该都是由精灵生物提供的,不然根本杀伤不了实力较强的亡灵生物。

除了雪月城的大门之外,另外几个副门也在遭受着猛烈的攻击。

具体情况都是由高空中的亡灵生物负责压制,地面上的亡灵生物攻击城门和吸引火力。

它们的数量更是多的夸张,每个门都有十万以上的亡灵生物,几乎能把整座雪月城包围。

地面上的尸体同样多得数不清,已经结起了一层厚冰,分不清哪里是地面哪里是尸体,估计已经连续战斗一个星期以上了。

以这种程度的攻势,如果是普通城池,估计早就被攻陷了。

但雪月城是个例外,到处都是四阶工匠特意制造的冰墙,城门处也有无数陷阱。

特别是雪月城的兵力对付亡灵生物也很有一手,多日鏖战死活不退。

整个雪月城最大的弱点就是空中,只有上面能让亡灵生物们进来。

不过,这也仅限于亡灵一族的飞行生物,地面兵种是进不来的。

而就算飞行生物进去了,也造成不了多大的破坏,所以它们一直在猛攻城门,打算让地面生物也进去。

这么一来众人就真的没问题了,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对路军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们就和路军一起走出指挥室的大门,望着路军跟阮雪骑上风神翼龙远离。

待分别后,众人便重新回到指挥室内,开始商量着路军离开后的任务分配等事宜……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天启骑士团第三座营寨中,正有一群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人聚集在一处营房内。

这些人可以细分为三大阵营,最上方的属于天启骑士团的高层,因为知祸和一名两鬓带着白发的中年人就站在上边。

这名中年人只要是天启骑士团的人都知道,正是天启骑士团的创始人,知祸和死去那个知飞的父亲知霸。

从他不怒自威的眼神和有着两道刀疤的脸部还有虎背熊腰的身躯就能看出,他是一个非常凶悍的人。

而且他属于一名正宗的五阶异能者,实力超群,在黑崖域和青风域都是如此。

其实他在二十天前还只是一名四阶异能者,但自从知飞死后,可能是上天眷顾他,居然让他的实力猛增,短时间内就从四阶变成了五阶。

要知道此时距离末世开始仅仅过去了几个月,三阶异能者都能在野外行动自如了,五阶异能者自然意味着至强的存在。

至少在路军这边是没有五阶异能者的,并且每个人距离五阶还有着很远的一段路。

不过,凡事有利就会有弊,在成为五阶异能者后,知霸的性情就大变,暴躁不堪一言不合就会动拳脚,让他亲近的部下苦不堪言。

在天启骑士团位置的下左侧,坐着的是八部众的黑袍人,数量有五名,全是四阶异能者。

他们全身都穿得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什么特征,只能从声音判断是男是女。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老五和八岐肯定在里面,因为就是他们一手促成了八部众和天启骑士团的合作。

并且这些天要不是他们在其中大力调和,天启骑士团和天启教派还有八部众不可能能有今天的和谐。

值得一提的是坐在下右侧的是天启教派那些人,数量有七名,实力是三位四阶异能者,四位三阶异能者。

他们这次和八部众的人相反,穿着的都是白袍,跟左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他们没有把自己的脸遮住,能从脸上看得出他们的喜怒哀乐和表情特征。

不过,这些人很奇怪,连坐姿都差不多,看起来很讲规矩,有种异jiao徒的感觉。

这次在营房内相聚是他们三个势力之间的例常会议,专门用来商量近几天的准备和接下来的任务之类的。

尽管营房内的人数不多,可这些都是他们三个势力的高层与精锐,是接下来的战争主导。

等场上的人全部到齐后,坐在最上面的知霸便开口说话了:“各位,今天早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天启骑士团的兵士们按照我们的战略方案进行例常进攻,但打到一半时,敌方要塞后方突然有一群强者出现,在短短十分钟内就击溃了我们数万大军。”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反抗军那些人留的后手,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启动了而已。”

“有他在的反抗军和没他在的反抗军是两种势力,能够明显感觉到他对反抗军的影响是巨大的。”

“虽然不知道前段时间他去做什么了,但他的回归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我们后面的计划可能要稍微做点改变才行了。”

知霸的声音非常低沉,深处还有着一股狂躁之意,说明了路军等人突然回来让他很烦。

只是现在场上坐着的属于另外两个势力的高层,他不打算表现得太轻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