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松永父子得宽免

小说: 日本战国走一遭 作者: 秽多非人 更新时间:2019-10-09 22:10:01 字数:2397 阅读进度:569/573

最近洛阳的人都很忙!

足利义昭还乡团在努力接收他哥足利义辉在山城国的御料所,然后收编洛阳町火消。奉公众星散,町火消残余的上千壮丁不用白不用,一人五两,全部拉来做幕府的杂兵。

小平太和山内太郎则准备着官家召见,大概算是谢恩这样。顺路掏钱开始帮纲利伯父重建秭小路宅,以及山内家在洛阳的宅邸,当初一把火烧的干净。

织田信长则不能忙,他天天就搁哪儿坐着,啥事也干不了。因为来投诚的人太多了,日以继夜的接见,都接见不完。

昨天摄津池田城主,还把儿子池田长正在内的五个人质送进京,表达对织田信长的降服。

至于高山右近、中川清秀、荒木村重、内藤忠俊也都上赶着来效忠。

最夸张的自然是松永久秀松永久通父子上京,一听说这两人进京,小平太屁颠屁颠儿就跑去看戏去了。

松永久通可不得了啊!

两闕公方!

杀将军杀管领的见多了,又杀将军将军又杀管领的也见过,但是双杀将军的,那真是全天下独一份!

恶名永流传!

为了给儿子谢罪,松永久秀先是献上天下至宝九十九发茄子,然后又献上名刀药研藤四郎吉光。

姿态放的极低,而且表示只要不杀松永久通,其他什么隐居、出家、追放都可以,为表诚意连儿媳广桥祝言京都送来做人质。

织田信长摩挲着九十九发茄子,实在是爱不释手,这般宝物,大概也只有小平太密藏的松本茄子可以比拟了。

“松永金吾如此威风赫赫,令人侧目啊!”

松永久通膝行上前两步,把整个脑袋都埋进身体里,整个身子趴在地上。

他们松永家再强,也强不过有六万雄兵,以及畿内土豪响应的织田信长。

“请弹正殿代为转圜,求大树宽恕!”

“听说去年并松一战,松永弹正火烧大佛殿,东大寺化为灰烬?”织田信长不理松永久通,转头看向松永久秀。

“筒井氏逆党作乱,战阵之上,水火无情,不慎使大佛殿失火。”松永久秀被突然问到,但他就镇定自若,不变颜色。

“贵父子真是天下第一啊!篡夺主君之位,一极恶也;两弑公方,二极恶也;火烧大佛殿,三极恶也。”

“天下极恶之事,无出贵父子之右!”织田信长的微笑有点瘆人。

两侧的织田武士齐齐的把刀鞘在地上用力一顿,整个殿内的地板都不由得震了一下。小平太没啥心理准备,被吓得一哆嗦。

当中的松永父子,松永久通比小平太还慌,身体以可见的速度一蜷,就差滚成一个球了。但是松永久秀反而笑了,而且那个微笑一点不像作假。

“事已至此,任由殿下发配!绝无二言!”

“全力平定大和一国,并协力出兵摄津,讨平三好三人众余孽!”织田信长猛地站起身来。

判决已下!

松永父子保全,再向足利义昭进献黄金三千两之后,足利义昭宣布宽宥松永久通参与永禄大逆的大罪。至于毒杀足利义荣这件事,足利义昭心里还偷着乐呢,就差鼓掌说杀得好了。随便申饬两句,也就轻轻放下了。

转头,松永久秀被任命为大和守护职的消息公布。至于其他的什么京都所司代、御供众、相伴众等,自然是全部褫夺。

不可否认的,松永久通是杀害山内义胜的帮凶。山内家自然想要弄死他,但一来实际凶手是三好三人众,二来信长需要松永家稳定大和。

织田信长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先把元凶三好三人众弄死,再回头收拾松永久通。比现在就痛下杀手要更符合多方的利益。

快意恩仇自然痛快,但政治从来都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除开原三好氏的旧臣,畿内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基本全部表示对织田信长的降服,包括细川昭元、畠山昭高都进京领受足利义昭的偏讳,河内一国一分为二,半国安堵给了三好义继,半国安堵给了畠山高政和畠山昭高父子。

和泉国的半国守护职由细川藤孝担任,另外半国算是堺町的范围,织田信长亲自笑纳。除开摄津还有部分地区没有平定之外,畿内几乎难得的不见战火。

甚至连摄津国内的本愿寺以及比叡山延历寺等寺院,也向织田信长缴纳了“矢钱”,表示了一定程度上的臣服。

很难想象将来会发动信徒进行十年抗战的本愿寺,居然连屁都没放一个,就派下间刑部(不是下间赖廉)送来了二千贯永乐钱。

大致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织田信长终于和朝廷表示,自己有空了,要上殿谢恩。

所有人于是立马转了起来,信长还掏了二百贯重新帮皇居粉刷。至于所有公卿,全部发米和绢布,以示友好。

终于上殿,说不紧张是假的,别看山内太郎小大人一样,仍旧不停的捋衣袖的边角。明明是新缝制又熨平的,山内太郎还是觉得不规整。

而作为警固众的小平太被提前唤到关白二条晴良府邸,和细川采女一人配了一把仪刀。

恩,没错,就是禁宫秘藏,后来号称天下唯一的唐刀!

挺直的刀身,螺钿装饰的刀鞘,从仪刀的名字就知道这玩意的用途了。

穿着长礼服,加上垂冠,还要拿着牙笏,这把仪刀真的就是纯粹的装饰品而已了。

作用是挎着刀在头前为足利义昭开路,然后上殿之前就要解下,只是为了体现征夷大将军作为武家栋梁的特殊地位。

入殿仍旧要自报姓名,仍旧要脱鞋,两把仪刀只能开导到殿前,然后解下,放在殿前的刀函中,交由殿前的带刀先生(是个官嗷)管理。

登殿!

“源朝臣足利参议义昭!”

“平朝臣织田弹正忠信长!”

“源朝臣山内右近卫少将!”

“源朝臣细川兵部少辅藤孝!”

“藤原朝臣姊小路弹正大弼纲家!”

“源朝臣细川采女正通政!”

…………

进入阔大的殿阁,略微还有一些漆的味道。但都是天然漆,所以反而是一种淡香,并不刺鼻。

两侧排座着公卿,大致是关白二条晴良,前关白一条氏,广桥大纳言,唐津中将,以及武家传奏飞鸟井,纲利伯父和菊亭晴季等等。

从廊外碎步快走进殿,小平太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眼前不远处是用花绫裹边的竹帘,缝隙后端坐着一名穿黑色袍服的男子,大略就是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