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无耻的师父

小说: 如意天魔 作者: 随想逸 更新时间:2019-09-11 12:58:43 字数:2423 阅读进度:286/289

吕岳没来过正魔战场,虽然祖文阳贡献了不少经验,吕岳还是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只是五色遁光刚飞出数百里之外,却猛的一顿,在数十里外,居然有剧烈的灵气波动隐隐传播开来。》八》八》读》书,∞o◎

遁光在树梢上落下,师徒三个对视了一眼,皆点了点头,随后吕岳祭出天盘隐藏气息,带着两个徒弟悄悄朝灵气波动的地方摸去。

行不过多时,穿过一片树林,便瞧见前方十来个正道修士正指挥着飞剑在围攻一团数丈大小的黑气,黑气中隐隐有六七个魔道修士的身影,但看这两批人的法力级数,不过也就是在筑基期左右。

“师父!”吕岳承诺推演“血天绫”的法术,祖文阳十分的上心,时时都想表现一番,喊了一句师父,刚想自告奋勇去打退那些正道修士,却见自家师父已经犹如兔子一般窜出去。

“道友,我来助你!”吕岳练成五帝魔幡后穷的可怜,老打劫徒弟也不是办法,因此见到战斗兴奋异常,将气息压制到筑基级数,大吼一声脚踩飞剑,丢下两个徒弟就飞奔过去。

这飞剑还是在当初在灵云宗领的飞剑,虽说一直没时间打磨祭炼,可吕岳现在是结丹期,随意炼了炼便从黑铁条的模样开锋成为飞剑,只是威力也就一般,糊弄人的玩意。

那两伙人正在相斗,听到吕岳的话都是楞了一愣,不晓得他说的“道友”是那一方,本该停止战斗全身戒备,可感应到吕岳筑基的气息,料想泛不起浪花来,这才没有理会吕岳,被压着打的魔道那边是抽不出来人手了,但正道这边却有两个修士御剑而来,想要喝止住吕岳。3≠八3≠八3≠读3≠书,↗o●

《木神经》修行一路坦途,但弊端也大,便是达到结丹后期,也只得一身法力,不仅没有配套的强力法术,就连遁法速度都比寻常的结丹期修士来的慢,除了在隐匿气息方面最为擅长之外,简直是一无是处。

祖文阳和时松英紧追慢赶,好不容易赶到战场旁,却见吕岳已经祭出一块印玺,将御剑而来的两个修士连人带剑都拍成饼状,随后只听自己师父一声大喝,背后涌出五杆黑幡,放出一个五色光团只是一兜,便将正在火拼的两队人马,无论是那十几个正道修士,还是那一团黑气里的魔道修士,包括刚才拍出来的两团饼状物尽数兜走。

这一幕让祖文阳和时松英都看的目瞪口呆,对自己这个师傅的无耻感到深深的惊讶,作为结丹期高手,不顾脸面的对付筑基初中期修士也就罢了,居然还是偷袭。

祖文阳也就罢了,是个根深蒂固的老魔头,也就微微惊讶一下也就释然,魔道中不要脸的多了去,也不缺自家师父一个,但时松英却是正道出身,也深知那五杆魔幡的厉害,当初自己也是如此被兜头罩走,回想起在那个布满五色漩涡的空间中的经历,时松英心中恶寒不知,对魔道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吕岳拿五帝魔幡收了这些人,也不钻进去,只是发手震雷,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五帝魔幡停止旋转,被吕岳一抖,抖出一堆色泽黯淡的法宝。

这堆法宝看上去多,足有三四十件,但里头只有两件是宝器,其他都是符器级数,其中还有一柄吕岳异常熟悉的,正是灵云宗内门弟子发放的剑胎。

五帝魔幡发动,血肉魂魄自然不消说,便是这些法宝里面的五金精气也被吸走两三成,若不是吕岳想着自家木神山的众多徒儿手头空空没有家伙事,特意控制威力,莫要说这些色则黯淡的战利品,便是连毛都剩不下一根。

“呸,都来正魔战场了,为啥都是这些破烂货!”吕岳拿自己的飞剑将这些东西扒拉一阵,啐了一口,颇有些失望。

“师父,他们都是筑基期修士,能有这些战利品已经算是好的了!”时松英笑道,他现在有意识的向祖文阳靠拢,想要和自己这个师父打好关系,既然回头无路,那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吕岳心狠手辣,跟着这样的师父,说不得也能混个好前途。

“你不也是筑基期弟子,但你那口钟可厉害的紧,我都难以炼化!”吕岳嗤笑一声。

“、、、”

时松英听的脸色一黑,特么的我能告诉你我这口钟融合了家族给我弄来的阴阳二气,便是在在阴阳宗也不超过十口,还有我在阴阳宗也是后起之秀,是正道筑基期排名前三十的高手、、、

“师父,这些东西!”这些宝器符器一类的货色吕岳看不上,祖文阳却大是心动,见自家师弟卡壳,在心中暗笑了一声,这才试探的问道。

“哦!”吕岳哦了一声,扭头看了祖文阳一眼:“我本来是想收回去赐给你一众师弟师妹们的,怎么你想要?”

“徒儿想练一把飞刀对敌!”

祖文阳这才晓得吕岳的心思,有些尴尬的说道,“血天绫”的推演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趁,总不能空着手对敌,他在骨灵坊市的时候在古灵子那弄了不少好东西,但炼器的材料总有用处:“徒儿练过刀法,以前对敌都是以血河法力化作血刀,现在改修了法门,木行真元演化的兵器锋锐度总有些不足!”

“这样啊!”吕岳恍然,用储物袋将这一地的法宝尽数收起,摇头道:“这些东西可练不出来什么好东西,还是留给你的师弟师妹们吧!”

祖文阳略微有些失望,却见吕岳手掌一翻,一块巴掌大小,形似山峰的印玺朝自己手里飞来,又见自己师傅一指点在自家眉心,传了祭炼的法决道:“这件法宝你且用着,等弄来好材料,再给你炼几把好的飞刀!”

“多谢师尊,师尊法力无边,必定能够横扫正魔战场,铸就无边威名,我等弟子也荣誉有焉、、、!”祖文阳得了法决和印玺大喜过往,开口就是滚滚的马屁。

不是血河宗弟子,实在是难以想象血河宗弟子对法宝的那种执念、、、

便是时松英瞧见这印玺心中也是一动,他虽然有混沌钟在手,但法宝这玩意,谁会嫌多啊,便是先前被吕岳困住的时候,他手头若是有别的法宝,最起码能多支撑一会不是。

只是时松英没有祖文阳这种魔道中人从小的培养,以及那般厚的脸皮,因此也就只能羡慕的听着祖文阳大拍马屁。

说起来,拍马屁好像是魔道修士的基本功一样,似乎是个人都精通此道,时松英逐渐黑化,已经打算向二师兄好好讨教讨教这方面的经验。

“好了好了,咱们先找个地方准备一下,然后再出去猎杀修士,积攒财货好炼制厉害的法宝!”吕岳笑着制止了祖文阳的马屁功夫,依旧祭出天盘,带着两个徒弟朝远处走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