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中心北平城 第三百零六章 一片哭声

小说: 生活系游戏 作者: 吨吨吨吨吨 更新时间:2019-06-02 08:46:47 字数:3153 阅读进度:313/437

沈尧的气势顿时就变了。

他是陈秀秀的男朋友,也是陈秀秀的学长,在陈秀秀还没开始减肥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准备今年国庆和陈秀秀回家见陈督袖。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准备,陈秀秀还不知道这件事。

至于为什么是在陈秀秀瘦了之后才和她谈恋爱……

有一句话说得好,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首先得始于颜值,没有颜值打底才华和人品都是虚的,他看脸,瘦下来的陈秀秀还挺漂亮的。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等陈秀秀大学毕业他们就会订婚,再过几年工作稳定了双方都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就结婚,然后有一个或者两个属于可爱的小孩,等孩子长大,他就可以一边掉发一边顺利进入中年危机。

他们的感情中可能会有波折,可能会有危机。

但是他没想到危机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

江枫在厨房打了个喷嚏。

“昨晚凉着了?”吴敏琪关切地问道。

“没有啊。”江枫揉了揉鼻子,去洗手,“可能就是单纯的鼻子痒。”

“枫哥,刚刚小倩说许先生到了。”桑鸣不知为什么永远都在窗口。

江枫顿时不去管喷嚏不喷嚏了,开始专心备菜。

许成点了12道菜。

有江枫的李鸿章杂烩,剁椒鱼头,菜包鸡和腌菜团子,吴敏琪的菊花鱼,蚂蚁上树和纯肉抄手,章光航的法式酱汁菠菜桩,法式迷迭香烤羊排,法式红酒焗羊肉和草莓黄瓜。

章光航自来了泰丰楼之后,做菜方式就彻底跑偏了,菜单里所有带有法式两字的基本上都是正宗的鲁菜做法。法式酱汁菠菜桩就是菠菜桩淋芡汁,法式迷迭香烤羊排去掉法式两个字食客绝对猜不到这是法国菜,法式红酒焗羊肉说白了就是红酒土豆炖羊肉。

他这4道菜里最不像法国菜的草莓黄瓜反而是正宗的法国菜。

许成这次点的菜很奇怪,江枫最受欢迎的拔丝山药和八宝粥没有点,吴敏琪拿手的麻婆豆腐,水煮鱼和水煮牛肉没有点,就连川菜考级菜宫保鸡丁和回锅肉这种最考验厨师功底的菜也没有点,章光航就更不用说了,一道鲁菜都没点。

他为什么会这么点菜,江枫猜不透,许成的助理也猜不透。

“许总,您今天点的菜怎么都是平日里没点过的?”助理和泰丰楼的服务员核对完菜单让他们可以准备上菜。

“那些菜吃腻了,换换口味。”许成道。

助理:???

“你打个电话问问老韩他们到哪儿了。”许成道。

助理掏出手机准备出去打电话,韩贵山就带着老婆孩子破门而入,呸,推门进来。

“你可算来了,再不来都要上菜了。”许成道,淡定喝茶,“菜单在那儿,有什么想加的自己加上。”

“韩总,他们都是知味的员工,这位是京都大学的叶适教授,是我们知味的特邀评论员。”许成的助理给韩贵山介绍人,也同时给他们介绍韩贵山,“这是好味道的创始人韩贵山韩总,好味道厨艺大赛就是韩总一手创办的,这是他夫人王静,这是他儿子韩攸信。韩总他们昨天刚到北平,今天采访的又是好味道的四强选手,所以许总邀请他们一家一起来吃饭。”

韩贵山瞬间秒懂,大家都是来蹭饭的。

反正最后写稿子的都是许成,大家负责吃就行了。

客套一番之后,韩贵山坐下,开始像每一个新来的食客一样快乐玩平板。

韩攸信认识许成,小跑到许成面前,装出一脸乖巧的样子:“许叔叔,我可以吃北平烤鸭吗?”

韩攸信还念念不忘他想吃的北平烤鸭。

“这里没有北平烤鸭。”许成笑眯眯地道。

韩攸信:T^T

韩贵山先看了许成点的菜,兴奋得一拍大腿:“老许,还是你懂我,果然点了腌菜团子!”

韩攸信:???

∑(°Д°)

韩攸信甚至还没来得及转换表情,两个服务员就端着菜进来了。

“腌菜团子,请慢用。”

“李鸿章杂烩,请慢用。”

许成点了两份腌菜团子,李鸿章杂烩被夹在两份腌菜团子中间,就像是绿叶衬红花,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一个极致奢华,一个极致简约。

一个黄色的玉米面上散落着点点腌菜,一个精致的钵子里盛着如花朵一样绽放的丰富食材。

韩攸信用他不足十岁的小脑瓜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韩攸信出手了。

韩攸信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韩攸信拿起了筷子。

韩攸信发现自己好像够不着李鸿章杂烩。

韩贵山将腌菜团子放进了韩攸信的碗里。

韩攸信打出了gg。

KO.

“好久没吃腌菜团子我可想死它了,就是这个味!老婆,你要不要也来一个?”韩贵山率先开吃。

王静看了他一眼,默默给韩攸信夹了一个李鸿章杂烩里摆在最上面的鹌鹑蛋。

韩攸信狠狠地咬了一口腌菜团子,见王静给自己夹了一个鹌鹑蛋,顿时感动得想哭。

果然,他麻麻还是爱他的。

韩攸信吃下了那颗爱的鹌鹑蛋。

他真的哭了。

“呜...呜...我不想吃腌菜团子。”韩攸信留下了伤心的泪水,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了一些。

韩贵山:???

王静:???

其余人:???

沈尧只能在心里默默感叹,豪门之间的事情果然不是他们这么平头小民能想象的,韩攸信看似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天之骄子没想到居然在背地里遭受了这样非人的对待,亿万富豪之子居然惨到只能吃腌菜团子。

腌菜团子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

哎呀,他忘了他现在是摄影师助理不是文字编辑了。

“你自己在家里做腌菜团子了?”许成也被韩攸信哭懵了。

“没啊,健康炒菜馆关门以后我家这小子就没吃过腌菜团子了,他现在也不像原来那么胖了昨天他妈还带他去吃刺身了,我这也没虐待他呀。”韩贵山也有些无法理解。

“可能是在闹脾气。”王静给自己夹了一筷子鹌鹑蛋,又给韩贵山夹了一筷子鱿鱼,“吃菜吧,别管他,过会儿他就直接好了。”

“秀秀,我来给你夹菜。”沈尧很是殷勤。

“江主编,吃猪肚,这李鸿章杂烩我原来吃过,猪肚最入味了。”

“许总,吃猪肚,这猪肚最入味了。”

“你们也吃,叶教授,其它菜马上就上了,你先尝尝这道。”许成笑道。

王静一口包下鹌鹑蛋。

韩贵山咬了一口鱿鱼。

江主编夹起一片的猪肚。

陈秀秀夹起刚刚沈尧夹给她的玉兰片送入嘴中。

沈尧同样尝了一口玉兰片。

许成将筷子伸向海参。

王副主编……

……

包厢里哭声一片。

陈秀秀一脸懵逼地看着大家。

怎么突然一下都哭了?

许成哭得比较克制,他其实是不想哭的,但他只要一想起古力的稿子还得重写,这里还有三篇即将要写的稿子就想哭。

其中江主编哭得最伤心,等大家的哭声都止住,江主编还在默默流泪。

服务员们端着菜进来的时候人都懵了。

“您…您好,剁椒鱼头请慢用。”

“菜包鸡请慢用。”

“菊花鱼请慢用。”

“法式迷迭香烤羊排请慢用。”

王静拿餐巾纸擦了擦眼泪,笑道:“这菜可真奇怪,吃了就想起了一些烦心事,哭完之后反倒好受多了。”

“是啊。”王副主编附和,“倒也是怪了,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居然还有这种功效。”

“我很多年前在杭城那边的一个面摊上吃过一位老婆婆做的面,吃完之后就会想到自己的亲人,很多客人都是如此。我听说是那位老婆婆女儿走丢了,她女儿最喜欢吃面,所以那位婆婆就在她女儿走丢的地方支了一个面摊,希望她女儿能找回来。”叶适道。

“好的厨师能把自己的感情倾注进菜里让食客吃出来,只是这种让人哭的感情我倒是第一次吃到。”许成无奈地道,“真是让人消受不起。”

陈秀秀听着他们的聊天有些迷茫。

我们吃的真的是同一道菜?

我怎么一点都不想哭?

陈秀秀又夹了一筷子玉兰片。

入口。

盐,料酒,姜丝,绍酒。

绍酒加多了。

江枫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