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2章 绯红之死

小说: 升维之旅 作者: 求知求真 更新时间:2019-12-03 08:46:58 字数:2720 阅读进度:663/665

在莫名加强的时间停止能力作用下,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白金之星欧拉至死,对于自认时间线支配者的绯红之王而言,算得上是相当憋屈的事情。

虽然说,之前只要墓志铭加时删精密配合失误一次,也同样会被未加强版白金之星欧拉至死...但这次毫无预兆的崩盘,肯定有银色战车·镇魂曲从中作梗。

不过,掌控中所有时间线灵魂载体的崩溃,与顺势而下的时间震荡,对绯红之王固然是极大的伤害,但他在载体死亡时间点下游未来的力量,却不会立即全数湮灭,在其他敌人反应过来之前抓紧一点,还可以废物利用一下。

“...联盟居然敢去动这个世界本来就很显得异常的白金之星,有意思,你们是想直接把这里变成战场前线?让我看看你们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

未来数月的所有力量倒卷至现在,绯红之王的意志借助时光上游尚存的载体重新降临,他试图将这些未来的力量全部燃烧、将另一条时间线扯入真实——在那里,他于更早的时间点、在银色战车·镇魂曲意识完全隐没之前、在承太郎抵达之前就发动了攻击。

将那一条时间线的自己,连同自己攻击所产生的结果,一同剪辑到自己被杀死的时间线中,绯红之王想绕过与白金之星的正面对抗、通过改变历史的方法强行制造出杀死波鲁纳雷夫的真实。

这是一段时间内每一个时间点同时发生的扭曲改变,没有世界之内的运动与过程,就算是时停能力逆天的白金之星,理论上也无法发现、无法阻止。

但是,面对跨越时间线而来的另一个绯红之王,面对即将被扭曲改变的现实,波鲁纳雷夫并不像承太郎那样毫无所觉——与银色战车·镇魂曲深入连接的他,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奇妙了。

卷土重来的绯红之王显然低估漆黑元帅昙花一现的意识拥有着什么样的力量,他不知道自己的试探会引发什么后果,不知道一个影响力横跨无数世界、由诸多替身构成的联盟对其认真动手后会发生什么...

意大利某个小镇之中,一个坐在理发店里一边看着关于诡异空城的新闻,一边让理发师给自己莫名由黑转金的头发的前额处弄出三个发卷的十二三岁少年,忽然怔了怔。

一个普通人无法目视的纤细黄色虚影在少年身侧浮现,随后又飞速消散在空气中,金发少年在一阵莫名其妙的悸动中猛然转头看向了北方。

德国的研究基地之中,红白替身之躯突兀出现、发动全部力量扭曲时间线妄图改变真实的绯红之王,突然发现前方的银色战车·镇魂曲,其黝黑如同镜面的体表上,映照出了一个熟悉的金黄色轮廓。

刹那之间,漆黑的替身如同分割了虚实的镜子,让一个有着金色甲壳质地外表的纤细人形替身从幻影中走了出来。

“怎么可能?!”绯红之王眼睁睁的看着漆黑的替身变化成另一个模样,他的动作都因震惊而停了下来,“连不同的灵魂与时间都可以...这就是漆黑元帅灵魂能力的真正用法?但是...

“黄金之王...黄金体验·镇魂曲...你怎么来的这么快?你的力量怎么可能以这种方式降临?你...加入了联盟?”

在金色替身出现的瞬间,绯红之王对时间线的干涉就出现了巨大的混乱,另一股庞大的力量从未来迪亚波罗本应死亡的时间点,一路追逐着绯红之王力量衰退的步伐抵达了现在。

黄金的替身显然拥有与绯红之王同一层面的能力,他在无声无息之间,将一条条时间线的末端强行扭曲成了自我封闭的死循环,将绯红之王当前重构的载体封印其中、彻底切断了其向过去未来延续的可能性。

金色的替身悬浮着靠近了绯红之王,在时间线闭合的节点伸手掐住了绯红之王的脖颈,发出了年轻男子的温和音调:“我对你说过很多次——只要我存在一天,你就永远都别想抵达更遥远的未来...

“不只是这个世界,绯红之王...战火早已燃起,我们这样的独行者,只有加入联盟或被‘他’吞噬两条路可走,替身的世界里没有第三方生存的空隙,我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你...也在死亡的牢笼之中,做出最后的抉择吧!”

所有末端封闭的时间线重新聚拢归一,恢复正常的世界中却已经没有了绯红之王与黄金替身的身影,绯红之王的卷土重来,只在时间轴上留下了一帧的残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场中只剩下了相互对视一脸愣神的承太郎和波鲁纳雷夫,以及从外表从金黄恢复漆黑镜面模样的、沉默不语的银色战车·镇魂曲。

而这场争端的主角、意识与本体深入连接的绯红之王,在时间的循环中,被无穷的死亡景象所淹没——构成他本体的无数零件、无数个世界中的迪亚波罗,战死、淹死、中毒死、被刀捅死、被车撞死、莫名其妙的死...

意识在死亡的循环中被摧残,目睹各个世界的历史轨迹开始改变、载体死亡时间点不断向过去前进的绯红之王,在无比的痛苦中明白了——

他的那些“老朋友”已经加入了联盟,而且联盟已经开始对他全面动手、用大量替身共通编织的命运毁灭他分布在不同世界线上的根基了。

无数的世界中,红白的替身通过各种各样的仪式完成觉醒、发出咆哮:“可恶...你们别想得逞!我可是绯红之王!!!”

......

“最近这段时间,真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啊...乱的和什么一样...”

皱着眉打量了一下周围后,承太郎摇了摇头,走向了站在那出神的波鲁纳雷夫。

前行途中,承太郎目光偏向沉默的漆黑替身,在其更随自己步伐变幻方向的影子上扫了一眼,又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空气,随后他摇了摇头,没去管这源自银色战车·镇魂曲的异象——

反正白金之星的基础素质与特殊能力,在这异象中都强化了不止一层,波鲁纳雷夫不可能对他怀有恶意,没必要想太多。

随后走到波鲁纳雷夫身边的他,拍了拍这位战友的肩膀。

“你这替身...感觉怎么样?迪亚波罗那家伙算是死了吗?”

以白金之星的可怕观察力,承太郎自然是没有漏掉那短短瞬间漆黑替身与绯红之王的突兀交互的。

猛然回神的波鲁纳雷夫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眼身旁的替身,摸着后脑勺尬笑了一声:“绯红之王那家伙,这个...应该是死了吧,起码我们‘以后’不会再看到他了。”

熟知朋友脾性的承太郎打量了一下波鲁纳雷夫那副明显有问题表情,但也没有深究的意思:“那就好...你也算是亲手复仇了吧。”

掏出通讯器,和混乱平息的基地内其他人交流了一下,确认眼前问题得到解决、自家亲人都没事的承太郎舒了口气。

随后承太郎意念一动,白金之星瞬间抬手轻轻弹了弹他领口那枚血色圆环:“接下来,我们就得处理一下关于你的问题了,这次事件里你可是...”

话说到一半,承太郎忽然愣住了——那枚质地不明的血色圆环,如同失去了内在的黏合剂一般,在白金之星的轻弹中粉碎成渣,飘散在了空气中。

“咳,”波鲁纳雷夫假咳了一声,在承太郎看过来的时候,他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说道,“程斌那个家伙,如果我感觉没错的话——

“...他应该是在不久前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