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灵异论坛

小说: 深夜课堂 作者: 酸菜粉条 更新时间:2019-06-12 14:21:48 字数:2109 阅读进度:832/872

在张含的讲述过程中,我也逐渐理清一些头绪,开口分析道:“张含,你的意思是廖警官对其他的事情均保持着良好的记忆状况,但是唯独对深夜课堂和亡灵的事件记忆模糊,甚至可以说是记忆缺失?”

“没错!廖警官的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认为廖警官患有失忆,但究竟属于哪一种失忆症状,这个我暂时还无法确定,甚至有可能廖警官根本不是失忆那么简单,而是选择性的某些事情,以及更加荒唐的原因。”张含说到这里,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呼!”听到他的讲述,我也深呼了一口气,同时小声念道:“看来廖警官的身上确实隐藏着什么秘密。原本以为张含可能知道,如今看来他只知道其中的一部分,而并不能全跑窥探廖警官身上的秘密。”

稍微思索片刻,我冲着张含继续询问道:“张含,在你跟踪廖警官的那段时间,廖警官有过什么异常的举动吗?”

“额额”张含听后,想了想,道:“记得有一段时间,廖警官似乎去过私塾附近,不过只是远远的观望一眼,便悄然离开了。”

“好吧!如此看来,廖警官和深夜课堂之间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关联,这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罢了!”听到我的感慨后,张含出声道:“这其中隐藏的真相,恐怕就要由张轩兄弟,替我探知了!”

“好!”我自然明白张含为何会如此说,因为他虽然没有直接实施杀人,但是却利用心理暗示间接教唆他人杀人,而且属于情节严重,估计会判重刑、甚至死刑!

同张含对视几眼后,我带着沉重的表情离开监禁室。

走出监禁室后,并没有看到廖警官的身影,而是有一个颇为年轻的警员,靠在我身旁一侧的墙壁上。

此人,我也并不陌生,叫做李元生,记得在解决李子轩案子时,正是他在上阳村发现了偷偷潜回家中的徐伟强,为案子的真相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张大师,廖警官被上级领导叫去开会了,有什么事您就跟我说吧!”听到李元生的话,我笑了笑,表示自己再么没什么事需要做的。

随意交谈了几句后,我便打算离开警局,谁知道李元生突然伸手拉住了我,道:“那个张大师,听说在您私塾补课的好多学生,在短时间内全部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有一个外甥”

说到这里,李元生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神情,当然我也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乎轻声道:“好了!客气的话就不用多说了,给你外甥的父母打电话,让她们有空的时候来私塾,将相关的程序走一走,也可以过来补课。”

“的勒!我这就打电话。”说完,这家伙便一脸兴奋的拨通了电话,开始诉说这件事情,而我的是悄悄溜走,以免这家伙给我塞更多的人。

私塾的补习班一下子让十多位学生成绩上浮后,立马就在“民间”打响了招牌,几乎很多人都想将自己的孩子送到私塾补习,甚至其中不乏大人物的子女。

对此,我不由小声嘀咕一声:“看来,我也差不多要将私塾的招生条件稍微设置高一点,这样一来,就算我以后争取不到功德,在好好教育的情况下,也可以让诸多学生成绩显著的提高。”

既然想到了这里,我返回私塾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立刻撰写招生条件,将门槛稍微设置得高了一点,随后将招生条件用浆糊粘贴在了私塾的墙壁上,这样一来,定能为我身上不少的麻烦。

做完这件事情后,我便开始再次琢磨刘海龙在监禁室内嘟囔的诡异话语:“午夜的钟声响起,红白相间的长裙在医院中旋转,听说她在寻找自己的孩子”

这几句话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难道是在隐晦的告诉我,神秘医学研究组织的幕后组织者有可能隐藏在某间闹鬼的医院?而女鬼、孩子就是这间医院的特殊标签

想到这里,我立刻拿出手机,然后打开灵异贴吧,输入“医院”、“女鬼”、“孩子”等关键字,对贴吧内的所有贴子进行筛选。

结果还真的让我找到了一个符合所有关键字的灵异帖子,于是乎我便点开帖子,进行浏览、查看。

发布这个灵异帖子的人,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帖子内容如下: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对于灵异论坛上的帖子,我从来都是当做饭后看点,随手一阅。可是,最近我真的遇到了鬼!

干出租车这一行的人,拥有诸多的忌讳,其中的一条便是:到深夜时分,切莫拉客。

我一开始听人说过但没往心理去。直到昨天夜里,我真遇到了一个身穿红白裙子的女人,她伸手拦车,说要去儿童心理矫正所(由于长期跑车的缘故,我知道,女人所指的儿童心理矫正所,是一家心理医院,不过口碑并不是很好,似乎有传言院长早就卷着前跑路,留下了一大堆心理有问题的儿童。)

鉴于女人上车前说话很平和,也挺有礼貌的,看起来不像是疯子,我年轻胆大就没听朋友劝让她上车了。

结果等车子开起来以后,我才发现不对劲,这女人坐在后排两个位置正中间的地方,她双腿并的很紧,就好像膝盖上坐着什么东西一样。

而且这个女人开始流露出极为不正常的一面,在乘车期间,她时不时就冲着空气说话,甚至不停左顾右盼,有时抬头仰望车顶,有时低头发出惊讶的叫声,感觉就像是疯了一样。

我甚至有些后悔,没有听我朋友的劝阻,让这个疯女人上车,不过好在儿童心理矫正所很快就到了,我心里盼望着这个疯女人赶快下车。

可是,下车付钱时,她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冲我猛的问道:“你你看到我的儿子了吗?我怎么感觉,他在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