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四章理不清的思路

小说: 神话禁区(苗棋淼) 作者: 苗棋淼 更新时间:2019-06-02 08:48:18 字数:3148 阅读进度:523/549

叶寻从高台跳落之间,第一反应就冲向了黑狐卫走进密室的那道暗门,叶寻人还没到门前,双掌已经排空而起轰向大门。

叶寻早就做到真气外放,距离先天境界只不过是一步之遥。而今化气成罡就代表着他已经在化狐池里步入了先天,此时真气爆发自然狂暴如龙,侵略如火,远隔着几米之外就将密室大门炸得粉碎。

叶寻不等被他炸碎的门板掉落在地,就冲进了密室背后的大厅,双掌并举打向了,还没在震惊当中反应过来的黑狐卫。

首当其冲两只黑狐卫在叶寻铁掌之下血肉横飞,其余黑狐不但没有出手反击,反而瑟瑟发抖的跪在了地上。

踏血而进的叶寻双掌轮换拍落,仅仅是眨眼之间就连毙四人,可是数量过百的黑狐不但没有人出手反击,也一样没人磕头祈命,全都直挺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要等着叶寻出手将他们击杀。

这下连叶寻自己都愣住了,全身戒备的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谁会说话?站出来!”

叶寻连问了三声,才有一头看上去有些年纪老狐艰难开口道:“无!”

他的意思大概是,没有人会说话。

叶寻沉声道:“你们为什么不出手反抗!”

“王!”又是那头老狐用一个音节回答了叶寻。

叶寻想了好半天都没弄明白对方意思,只好说道:“给我那一套衣服!”

那头老狐很快就从密室衣架最高的地方取下一只箱子,郑重其事的捧到了叶寻面前,小心翼翼抖开里面成套的金丝长衫。

叶寻本来不想让那头老狐接近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金丝长衫之后,竟然会对老狐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信任。任由对方给自己穿戴整齐,才从兵器架拿过一把长刀挂在了身上:“带我去找一个能说话的人来!”

那头老狐诚惶诚恐的将叶寻引向了秘境深处时,九尾神殿下面的机关也已经完全爆发,大批假人也随着铁情涌进了地下神殿。

而我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仍旧在跟墙上那个窟窿较劲。

狐族陷阱开启,狐殿机关发动,密道封死,铁情不知所踪,叶寻情况不明……

一连串的事情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在我眼前不断轮换,几乎让我应接不暇,我就算再怎么冷静,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事情面前,八风不动的沉着应对。

我站在通道入口前面抓着捶着自己脑袋叫道:“怎么会这样?这里肯定还有咱们没找到的东西,找,赶紧找!挖地三尺也得找出来。”

夏轻盈焦急道:“欢子,你先冷静一下……”

“我没事儿!”我急躁道:“现在找到线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赶紧找!”

“王欢!”苏子墨伸手按向了我胳膊:“王欢,你冷静点,现在……”

我那时心里已经焦躁到了极点,对夏轻盈还能有几分好脾气,对苏子墨哪还有那么多忍耐可言?见到她手臂伸来,立刻反手一掌向外格挡了过去。苏子墨没想到我会忽然出手,伸过来的手掌立刻跟我撞在了一起,人也跟着往后的连退了两步:“你疯了吧?”

“我……”我本能的想要反驳几句,话到嘴边又想起来是自己理亏,只能硬是把话给咽了回去:“抱歉了!”

苏子墨揉着被我震疼的手腕道:“王欢,我虽然很佩服你的本事,但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真正的探神手,不仅能找到线索,也能制造线索。你以前不一直善于打乱对手的节奏,这回怎么自己先失了方寸?”

我苦笑道:“以前,我能看见对手!这一次,我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我说话之间忽然一愣:我不是不知道对手是谁,只不过,我没弄清对手的意图。

九尾狐想干什么?

我点起一根烟来狠狠吸了两口,把我自己进入星宿海之后的事情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夏轻盈,你在遇上蛇葵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开那口棺材?”

夏轻盈摇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那口棺材就觉得莫名的难过,就好像是那口棺材里,躺着的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一个对我至关重要的人。”

“我不敢去看她,我怕看到她之后,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也不想去打扰她的安宁,我总觉得,她需要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不再去理会这世上的一切。”

“棺材?”我忍不住看向了夏轻盈道:“如果,非要看看棺材里是什么,你会怎么做?”

夏轻盈的瞬时间一阵惨白:“我……我不知道……你……能不去碰那口棺材么?我觉得那口棺材真的不一样……”

夏轻盈拼命的想要向我表达那可口棺材的特殊之处,却怎么也不出其中的关键。

我沉声道:“就是因为那口棺材让你觉得不一样,我才应该打开棺材,去看看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不等夏轻盈说话就抢先道:“夏轻盈,你一直让我相信你,现在请你相信我一次。哪怕你觉得我仅仅是在推测,也请你相信我一次。”

夏轻盈沉默了半晌才勉强点头道:“好吧!可是……”

我沉声道:“相信我,说不定那口棺材当中有更大秘密在等着我们!”

我快步向大厅走回时,苏子墨紧紧跟在我身后道:“你想动棺材,就得先弄死毒爪蛇葵。现在……”

苏子墨的意思很简单,我第一次引出火油的时候,或许还有机会烧死蛇葵,现在又往水池里注入了清水,恐怕没有机会再去把蛇葵如何了。

“试试再说吧!”我远远看见大厅的情形不由得松了口气,大厅里的事情跟我预想的一样。

毒爪蛇葵并没完全堵住浴池里的排水口,被我放出来的清水已经从水道渗走了大半,被水流浮起来的黑油却全都沉浸在蛇葵身上,远远看去那一丛蛇葵就像是被泡在油里海带,虽然还在拼命的挣扎,沾在她身上的黑油却越来越多,几乎跟它融为了一体。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烈酒,撕开备用绷带塞进了瓶口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在十多米之外扔向了浴池中蛇葵。

***刚刚飞入天空,我就拔出枪来,对准空中的瓶子连开两枪,璀璨火花凌空飞舞之间,无尽烈火冲天怒燃,拔地而起的火苗仅仅瞬间就破空两米,火焰的覆盖范围几乎超过了浴池的边缘。

“往后!”我用一只手护在自己眼前,遮挡着灼人热浪,另外一只手拉着夏轻盈急速后退。我们仅仅撤到岩洞边缘,山洞中的烈焰就已经达到了顶峰,整座山洞都被烈火完全覆盖,除了耀眼的红光再也看不到其她什么东西。

“快走……快走……”我在不断的催促夏轻盈之间,火海中心忽然暴起一株犹如珊瑚般枝杈满布的黑影,那才是蛇葵的主干。

蛇葵的触角大概已经被烈火完全焚尽,可它坚如钢铁的枝干却在一瞬间挺身而起,针刺膨张又形同利箭般扎向了大厅四周石壁。

蛇葵早就追到石壁当中能放出清水?否则,它也不会在火焰炽烈之时,想出这样的办法自救。

这个念头刚刚从我脑袋中划过,大厅四周就接连发出一阵爆炸声响,成团的烈焰从四面八方向浴池当中暴烈冲出,原本已经红光遮天的大厅好似烧透了火窑,除了熊熊烈焰已经再看不见其它什么东西。

蛇葵失算了!

不对,应该说蛇葵上当了,更为贴切。

那些藏在墙里的管道肯定还有机关,那里面只有储存了一半的清水,等到清水流尽,冒出来还是黑油。蛇葵想要破开机关放水,却没想到,直接戳漏了藏油的地方。不仅没能灭火,反而加剧了火势。

仅仅瞬息之后,狂暴至极火焰就挣脱了大厅的束缚,顺着敞开的甬道,向我们身前疯狂压进。

“走!”到了这时,我再不敢去看大厅里的情况,拉起夏轻盈撒腿就往外跑,疯狂冲进的烈火却在我们身后穷追不舍,扭动的火蛇几乎在贴在我们背后,寸步不离的持续追进。

短短片刻之后,我们三个就已经逃无可逃,我情急之下用力一拉夏轻盈,把她推向了我们躲避鱼人时藏身的岩石裂缝,我自己让开从后面追过来的苏子墨,才拔出长刀在地上疯狂掘土,在裂缝的边缘挖出了一座土坑。

我知道遇上大火的时候,可以挖隔离带阻挡火势。可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挖坑到底有没有用,只是拼着试一下的想法在发疯似的掘土。

外面火势越来越近,我挖土的速度也就开始越来越快,可我没有想到的是,蔑天的刀锋竟然在插入土中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金属撞击似的脆响。

我赶紧用手拨开浮土,一枚被刀锋撞击过铁环也出现在了我眼前。

机关?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机关,可我却不明白,这里我为什么会出现机关,难道这里不是一座天然形成的石缝,而是有人在刻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