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达米安

小说: 世界最强的魔法师是个可爱少年 作者: 小叁3 更新时间:2019-10-10 00:56:14 字数:4438 阅读进度:237/237

“......这个,能杀死龙吗?”

不断舞动地火焰在赤色的火炉中燃烧,深褐色的地板上遍布灰烬,宽敞的石墙上挂满了各种形态的武器。

夸张到单手根本拿不动的大剑,中规中矩的单手剑,锋利到寒刃发光的匕首。和需要两只手一起拿,几乎快赶上成年人身子的大盾,亦或者是单手就能拿起的轻盾,以及经过无数精密零件打造而成的弓弩。

无论哪一件都是可以轻易夺走生命的利器,它们就静静地摆放在房间里的石墙上,等待着某一天能被人真正地派上用场。

然而少年真正所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过于沉重的大剑追不上龙迅捷的身影,一般地单手剑砍不断龙的鳞片,投掷出的匕首会被它的咆哮吹飞,在坚硬的盾牌也无法持续抵挡口中喷出的烈焰,弓弩的箭矢甚至连闭上的眼皮都射不穿。

就算这些武器都是经历过千锤百炼所锻造出来的,但它们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凡物,是只能用来跟对等的生物厮杀的工具。但面对其在本质上,就要比它们更高一阶的怪物时,这些武器显得是如此的脆弱无力。

但在这些凡物之中......还是有那么一件看似与众不同的武器。纯白色剑身的双刃短剑,握把的前后都有着同样锋利的剑刃,锋利的尖端无瑕的像面镜子,甚至能从中看清火焰的倒影。但两侧的剑柄处却都各自留着一个空洞,自从它出炉以来还没有镶嵌过新的魔核,也同样的还没有任何名字。

“瓦雷利亚钢......”

红发的少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墙上的短剑,空洞虚无的眼睛正酝酿着什么想法。如果是这个武器的话......大概可以杀得死龙。毕竟是用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制成的,就连龙鳞的强度也无法和它媲美。

无论是谁都梦想拥有这样的一把武器,不仅有着世界第一强度的同时,其重量也要比想象中的所轻得多。与魔法的适应程度也是最好的,无论镶嵌什么样属性的魔核都一定会成功。但瓦雷利亚钢的产量稀少到简直可以说是凄惨,这也让无数人只能在梦中想想而已。

“少年,我说这位少年你有在听吗?”

“!”

耳边突然传来的吹气声吓了红发少年一跳,他满脸惊恐的快步后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黑发的女性,穿着一身轻便的游侠服装,身后还背着一把长弓。她刚在呆泄的少年身旁蹲下,恶作剧般地在其耳边吹了口气。

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是冒险者,但脖子上却带着一枚昂贵的鲜红色宝石项链。无论谁都知道那是贵族的东西,明显和她衣装的外表形象不符。

“哦呀,原来你还活着,你不动的话我还以为这是座雕像呢。不过也是呢......就算矮人们的手艺再怎么高超,也不可能造出这样逼真的少年吧~”

“......”

女人指着吃惊的少年发出了嬉笑的声音,看上去20岁左右的她笑声却宛如个孩子。但在她身后那位浑身披着斗篷的人,对比起来就显得成熟多了,不要说笑声少年就连她的脚步都听不到。

“......你,你们是谁啊?二楼是禁止进入的,要买武器的话就去一楼。”

“嗯?可是一楼没有人呀,我可是在下面叫了很久,但是一直都没人来。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店主外出不在,所以少年你就在偷懒,噗噗......”

“呃。”

被女人完全说中让少年无法反驳,她就像掌握了什么惊天的秘密,捂住嘴坏笑的样子不怀好意。

“这个......是把好剑。”

披着斗篷的女人望着火炉上方的石墙,她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把手伸向了石墙上那把双刃的短剑。

“发现什么好货了吗,贝蒂?”

女人闻言不经好奇地回过了头,贝蒂则将短剑从石墙上拿下握在手心,过轻的重量让她感到惊异。但当贝蒂端量出这把剑的材料时,一向冷漠沉稳的她都不经皱起了眉头。

“这把短剑!是用瓦雷利亚钢造的?”

黑发的女人闻言瞬间来到了贝蒂的身边,感受到了贝蒂的惊讶,让她不经也吃惊了起来,尽管她并不知道瓦雷利亚钢是什么。

“哦?!真的吗!用瓦雷利亚钢造的......那是什么?”

“......”

懒得理会黑发女人的愚蠢,贝蒂习惯了地无视她,默默审视着这柄还没附魔的短剑。一旁的红发的少年见状则开始变得慌乱,那可是这家铁匠铺的至宝,一般是不可能会拿出来给外人观看的。更何况......少年还在上面寄托了一些他个人的信念。

“等等!那把剑是非卖品,请放回去!”

贝蒂闻言瞥了少年一样,隐藏在斗篷下的银灰色冰冷瞳孔,不经让少年愣在了原地。但贝蒂还是按照少年的意愿把短剑放了回去,但心中也不由得产生了疑问。

“大贵族才会被赋予的瓦雷利亚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怎么样得到它的?”

突然的被质问让少年不知所措,但心中更多的是对突然闯进两人的烦躁。

“......和你没关系吧。”

少年不甘示弱地回怼了贝蒂一句,贝蒂闻言也不在继续追问,直接转过身准备离去。

“啊,说的也是。”

一步步地走下二楼的阶梯,贝蒂头也不回的只留下了两人。

“接下来......既然少年你不是雕像,而是某种活着的生物。那么就来和我们做生意吧,因为之前的爆炸我们的装备都坏了,现在需要修复。”

女人说着伸出手,拍了拍矮自己半个身子的脑袋。少年则不快地挥手甩开了她,被做这种当成孩子一样的举动,会让他回想起过去的事情,

“别用那么奇怪的称呼叫我,我的名字叫达米安。”

“那么达米安,我的名字叫马琪。虽然你可能觉得这是威胁,但如果你不给我们打个折扣的话,我就把你偷懒的事告诉店主。”

“呃,这不就是威胁吗!”

面对达米安的抗议马琪只是傻笑,两人结伴走下楼梯来到一楼,披着斗篷的贝蒂正在审视着法杖一栏。

一楼的装修风格跟二楼也没什么差别,复古老旧的风格就跟普通的铁匠铺一样。各种齐全的武器摆放在墙壁上,敞开的大门照射进来温暖的阳光,外面街道过往的人群和喧嚣声,也一并传达了进来。就算在这里也还是能听到,别的铁匠铺所传来打造武器的叮当声。

“然后,你们想修复什么装备?因为爷爷现在不在,所以你们恐怕得明天再来取。”

达米安一边说着走进了柜台,像店员一样迎接着到来的客人。

“啊,关于这个不用担心,反正我也不觉得你们能在一天内修好这些。”

马琪说着,将放在脚边的包裹尽全力搬了起来。咣当的厚重一声,就砸在了达米安面前的柜台上。

“那个......盔甲……还有弓和长枪,跟长剑。嗯,反正就是各种东西啦!”

记不清楚包裹里具体有些什么,马琪表情随意地笑了笑。达米安望着眼前跟自己体型差不多大的包裹,惊讶马琪居然能将它搬上来。

“好多……你们不是冒险者吗?”

“不,不是呦。别看这样我们可是王室的护卫,了不起吧!”

“喂!”

直接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贝蒂闻言瞬间回头不快地怒视着马琪。然而马琪本人却毫无察觉,还自满地向达米安炫耀着自己的身份。谁让她在不久之前还是个奴隶,尽管现在也还带着致命的项链,但好歹人生也算是升华了。

“王室的护卫……你们就是在街上被打的很惨的那群人吗?”

“......”

马琪闻言呆愣在了原地,表情不由得显得尴尬。王室的队伍在进城时遭遇了袭击,这已经几乎是多恩全城都知晓了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人死去,财产也没有任何的损失,除了贝蒂所乘坐的那辆被炸毁的马车。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警告,亦或者是某种挑战。但不管来者的意图是什么,王室的面子都算是丢了个干净。但市民们也都知道做出这种事的人是谁,只不过是没有人敢去言语,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

“才没有很惨,那只是因为太过突然,还没来得及反应而已。”

倔强的马琪试图狡辩,然而达米安毫不留情。

“那不还是一样……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就算你想跟我证明自己有多了不起,但你主动在我面前炫耀的这件事本身,就已经看上去很傻了。”

“啰,啰嗦!快点做你的事,笨小鬼。”

马琪咬牙切齿地望着达米安,但他和一旁的贝蒂都懒得理会马琪。来到柜台的面前,贝蒂低头望着默默拿出包裹里工具的达米安。

“你是叫达米安?”

“......干嘛?”

抬起头望着贝蒂隐藏起来的面容,银灰色的瞳孔让人心中发寒。达米安每次看她的眼睛都会感觉不安,就像是遇到了什么令自己恐怖的事物......有关龙的人。

“关于无面者,你都知道多少?”

“?”

不理解贝蒂的意思,达米安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贝蒂察觉到了这点。

“你是这座城市的人吧?会不知道和无面者有关的传闻吗。什么都行,告诉我一些和他们有关的事情。”

“不......不知道。我并不是在这里长大的,来到这里也才没过多久而已。”

达米安说着表情逐渐变得暗淡,原本就没什么精神的眼睛,这一下变得更加的空虚。贝蒂和马琪见状感觉像是踩到了地雷,马琪收起耍宝的态度发声询问。

“发生什么了?”

“......村子被龙给毁了,是婆婆带我逃到了这里。”

有些迟疑的回答,达米安并不是很想与人谈起这件事情,但总憋在心里又感觉很不舒服。贝蒂与马琪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然而贝蒂只是默默转过了身,继续去审视那些墙壁上的武器。她不擅长应付达米安这样的少年,尤其是这种身世悲惨的家伙。

“是这样......你肯定会辛苦吧。被魔兽袭击真是倒霉,姐姐我可以给你一个安慰的抱抱哦?”

哭丧着一张脸,马琪张开手臂怀抱达米安,却被他快速弯腰给躲了过去。

“啧,别这样!你的安慰我才不需要,而且......会被龙袭击也根本不是运气不好,是魔族的那帮家伙干的。”

“!”

店铺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马琪和贝蒂闻言都僵持在了原地。一滴汗水莫名从马琪的额头流下,她转过头默默看向了贝蒂。

“这个......被魔族......”

“怎么了?”

达米安不经疑惑地看着僵持的两人,他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想到。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的两位客人,其中一位就是他所憎恨的魔族。

“……毁灭你村子的龙,具体是什么样的?”

贝蒂语气平淡地向达米安询问,好像她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马琪却在一旁不知所措,不知道这时候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她知道贝蒂其实是魔族的身份,毕竟在奴隶之塔的时候,她们两人被关的是同一间牢房。但就算如此马琪也接受了贝蒂的身份,但村子被毁的达米安或许不会这么轻易释怀。

“什么样的……我就见过那一次的龙,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回想起村子里曾经发生的那幅场景,达米安的眼神逐渐开始变得惊恐。血红色的火焰燃烧着一切,而最开始的自己却对它们视若无睹。一直沉寂在过去的幻想之中,直到有人带着自己从中脱离。

“那我就问的直接一点,袭击你村子的龙吃人吗?你有没有见到过人被吃的场景,数量又有多少?如果是群体行动的话,那么或许并不是野生的。”

“贝蒂!你说这些干什么?”。

连爱开玩笑的马琪都觉得这太过份了,她上前试图制止贝蒂继续说下去,没人希望达米安回想起那种事情。但贝蒂还是必须说下去,这或许和她并非毫无关系。

“我想……我大概知道袭击你村子的那些龙,究竟是谁所指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