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天大事件!洞房花烛!见证灭亡(1更)

小说: 史上最强赘婿 作者: 沉默的糕点 更新时间:2018-11-21 08:52:26 字数:8598 阅读进度:157/713

“小姐,怎么了?”

外面的女侍卫赶紧问道,而且拔剑出鞘随时就要闯进来。

薛黎赶紧捂住嘴巴道:“没,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

她闭上双眼,真的希望这是一个噩梦啊。

但是再一次睁开眼睛,那毒疹和水泡仍旧在。

那仿佛蚂蚁在骨头里面爬的奇痒越来越严重。

她虽然跋扈,但并不无知。

她知道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她明明是纯洁无瑕的,但肯定会被人传是得了脏病,这样她和种郎的未来就完了。

天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天爷为何要这样惩罚我?

我明明是最洁身自好的啊,我明明是最爱干净的啊。

为何会染上这么可怕的恶疾啊。

接下来!

薛黎一夜没睡,无比的痛苦和煎熬。

次日!

她直接变了命令,不回国都,而是南下前往武安城。

她要回家。

这个时候只有家族才是可以信任的,只有家族的女医才可以为她看病。

而且,她不敢骑马了,那样会死人的。

但就算坐马车,也完全痛不欲生。

仿佛每一段路程都是煎熬。

白天和晚上都根本睡不着。

短短几日之后,整个人变得憔悴不堪,足足瘦了十几斤。

整个人就仿佛身处地狱一般。

真正的痛不欲生。

………………

沈浪再一次见到金木聪的时候,感觉这个肥宅仿佛成熟了许多。

“喏,送给你的。”沈浪将一条亵裤递了过去。

“谢谢姐夫……”肥宅本能接过一看,惊愕了一下道:“不过,我已经戒了。”

沈浪道:“你戒了多久了?”

金木聪道:“十七个时辰。”

竟然精确到时辰,你显然戒不了的。

别说是你了,就连你姐夫我意志这么坚定的人还戒不了呢。

沈浪道:“这是薛黎的。”

金木聪一惊,赶紧捡了起来,仔仔细细地看道:“真的?”

沈浪道:“当然。”

金木聪道:“姐夫,你……你该不是绿了我吧。”

妈蛋,沈浪顿时想要打死这个肥宅。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金木聪讪讪笑道,然后一把揣进兜里。

沈浪一下子也不知道这个礼物是治愈了他,还是害了他。

不过,这肥宅看起来身体挺敦实的,营养应该很足吧。

接着,肥宅又一次奋笔疾书。

沈浪道:“胖子,你干嘛呢?”

肥宅道:“抄书啊。”

沈浪道:“抄什么啊?”

肥宅道:“就是你教我的那十九篇策论,一百五十首诗啊。”

沈浪道:“金山岛之争已经过去了啊,这玩意没用了啊。”

人家高考之后还知道烧书呢,你现在竟然还在抄,你果然有瘾啊。

金木聪道:“姐夫,我要再不努力的话,以后就取不到媳妇了。”

沈浪道:“所以呢?”

金木聪道:“所以,我打算考科举,我要像唐允一样中进士。”

沈浪道:“胖子你别吓我啊,你以后是要继承伯爵府的,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又何必跟这些苦逼读书人一起争过这条独木桥呢?”

金木聪道:“我一旦考上科举,中了进士,人家女孩一看我有才,就会喜欢我了。”

人家考科举是为了当官,你是为了妹子?

金木聪道:“所以姐夫,你赶紧多弄一些文章给我啊。最好弄个七八百篇策论,几千首诗。这一科不行我就去考下一科,我就不信我撞不上一次。”

沈浪顿时被胖子的毅力惊呆了。

“胖子,你有这样的毅力,为什么不自己好好做文章呢?”

金木聪道:“姐夫,你这样的聪明人怎么也说胡话呢?我这么蠢的人怎么做得出来文章呢?”

沈浪惊诧,看来肥宅是真的成熟了。

……

次日!

晋海伯世子唐仑亲自前来玄武伯爵府。

“玄武伯,我家已经按照契约,正式将金山岛移交给金氏家族,请玄武伯前往接收!”

沈浪大喜道:“晋海伯真乃信人也。”

然后,玄武伯兴致冲冲,率领两千私军,二百冶炼工匠,八百矿工,搭乘几十艘大船,浩浩荡荡前去接收金山岛。

晋海伯爵府世子唐允亲自陪同前往。

一路上沈浪对唐允世子非常热情,完全是推心置腹。

“唐允世子,我真是没有想到,令尊竟然如此果断英明,看来我之前真是小觑了天下英雄啊。”

“一百多年前,我们金氏家族和唐氏家族时代交好,之后确实出现了一些误会,但这个误会现在已经解开了,我们两家也应该冰释前嫌了。”

听到沈浪的话,唐允心中不屑冷笑,脸上却点头称是。

沈浪道:“如今新政如火如荼,我们两家都是老牌贵族,更应该携手前行,团结一心。从今往后,我们两家人再次交好,结成兄弟家族如何?”

唐允道:“沈兄说得有理。”

沈浪道:“我听闻唐兄有一个妹妹,年方十六,知书达理,美丽大方。而我家世子金木聪正好没有婚配,不如我们两家在此缔结良缘,延续一百多年前的友谊,岂不妙哉?”

唐允道:“金木聪不是有婚约吗?”

沈浪道:“已经解除了。”

唐允心中更加得意,武安伯爵府终于解除了和你玄武伯爵府的婚约啊。

你金氏家族这已经不是墙倒众人推,而是人倒众人踩了。

“这件事情太大,我不能做主,但是我会回去禀报父亲的。”唐允道:“不过我相信父亲一定会郑重考虑的。”

沈浪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期待着有朝一日,我们两家能够再次联姻。”

而就在此时,外面的金晦道:“姑爷,金山岛已经到了。”

前面就是金山岛的码头了,平常时候都是用来运输铁矿的。

玄武伯爵府的船队开始列队,准备登陆金山岛。

“所有工匠,所有矿工准备登陆,正式接收金山岛矿场和冶炼工场。”伯爵大人下令道。

然后,几艘大船率先靠上了码头。

几百名武士率先登岛建立简易的防御阵地。

然后几百名旷工,一百名工匠开始登岛,准备先接收码头附近的冶炼工场。

晋海伯爵府唐允也借机先登上金山岛。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鼓声猛地响起。

从金山岛的冶炼工场中涌出了无数的海盗武士。

整整几千人!

短短时间,将玄武伯爵府登岛的几百名武士,几百名矿工,一百多名工匠全部包围。

然后为首的一员大将起码冲了出来。

只见到他赤袒着上身,雄壮如山,手中握着一把大刀,猛地冲到玄武伯爵府的武士军阵面前,一刀斩下。

瞬间,两名武士全部被一刀两断。

哪怕这些武士其实是几个月前雇佣来的,但玄武伯还是面孔一抽。

这杀人者,便是海盗王仇天危的义子,怒潮城的第四号人物,仇嚎。

船上的沈浪和玄武伯仿佛完全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唐允兄这是为何啊?”沈浪惊声道:“你们家不是将金山岛完整转交给我玄武伯爵府吗?为何会有怒潮城的海盗?”

已经登岛的唐允无辜道:“我也不知道啊,为了配合交岛,我们三天之前就全部从金山岛撤出了啊。我也没有想到,海盗王仇天危竟然如此卑鄙,趁机偷袭占领了岛屿。”

接着,唐允世子大声道:“怒潮城的海盗,你们给我听着,这座岛屿我唐氏家族已经移交给金氏家族了,如今已是金氏家族的基业,你们速速离去。”

“哈哈哈哈哈……”海盗王义子仇嚎迈大笑道:“真是可笑啊,落入我们仇氏家族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吐出来过!”

玄武伯金卓颤抖道:“让仇天危出来说话。”

仇嚎道:“玄武伯爵,二十几年前你父亲金宇伯爵就是我义父的手下败将,所以你根本没有资格让他来和你说话,有我与你谈已经是抬举你们这群废物。”

沈浪道:“大胆,我岳父乃百年贵族之后,越国的玄武伯。”

“呸!”海盗王义子仇嚎放声大笑道:“二十年前,你们金氏家族就让我们打得全军覆灭,这样的无能废物,还想要得到我们的尊重?你叫沈浪对吗?”

沈浪道:“是又如何?”

仇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大笑道:“你玄武伯爵府已经死路一条了,沈浪你长得如此白嫩漂亮,现在从我胯间钻过去,未来我给你一条活路,让你成为我的小相公,如何啊?”

沈浪装着色厉内荏道:“仇嚎,你们可是海盗,你们堂而皇之夺取金山岛,你这是和越国作对,你们就不怕国君震怒吗?”

“哈哈哈哈……”仇嚎道:“你们的国君巴不得你们去死啊。”

接着,他放声大笑道:“玄武伯,想要金山岛?可以啊,率兵来打啊,打赢了我们,金山岛就是你金氏家族的了。”

玄武伯和沈浪看到岛上密密麻麻的海盗敌军,整整五千多人,是自己一方的两三倍。

而且,还已经布好了防御。

玄武伯嘶声道:“仇嚎,我今日暂不和你一般见识。你立刻将我家的几百名武士,几百名矿工,一百名工匠换回来。”

“哈哈哈哈哈……”仇嚎道:“白日做梦,你金氏家族的这几百名武士,几百名矿工,一百名工匠我就笑纳了啊,多谢玄武伯。”

玄武伯指着他,颤抖道:“你,你无耻!”

而就在此时!

海面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鼓声。

一支舰队在海面上出现了。

整整上百艘战船,朝着玄武伯爵府的船队气势汹汹而来。

沈浪惊呼道:“是海盗舰队,这是一个埋伏,这是一个陷阱。”

“快跑,快跑……”

然后,玄武伯爵府的船队逃之夭夭。

可是速度还是不够快,海盗舰队很快就要追上了。

沈浪大呼道:“把没用的东西全部扔到海里。”

顿时,无数的粮食,无数的物资,无数的铁器纷纷被扔到大海之中。

如此,玄武伯爵府的船队在加快速度,逃脱了怒潮城海盗的围杀。

玄武伯站在码头上,指着金山岛怒声吼道:“我好恨,我好恨啊!仇天危给你我等着,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上奏国君,让他派大军前来讨伐你……”

而此时,金山岛上玄武伯爵府的几百名武士,几百名旷工,一百名铁匠全部被缴械,蹲在地上成为了俘虏。

“我们旷工和铁匠正好不足,多谢玄武伯给我们送来宝贵的人力啊。”仇嚎大笑。

玄武伯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后仰倒下,彻底昏厥过去。

从头到尾,海盗王仇天危都没有出现。

他的义子仇嚎走进岛上最华丽的房子,立刻便有几名漂亮男人上前侍候。

然后一个美丽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张春华。

仇嚎道:“张小姐如何?这玄武伯爵府完全不堪一击啊!”

……………………………

船舱之内!

玄武伯正在漱口。

为了上演吐血的好戏,他刚才可真是咬破了牙床,而不是用什么猪血鸭血代替的。

沈浪道:“岳父大人好演技。”

玄武伯无奈摇头,他最不喜欢就是演戏了。

“浪儿,我们这演戏的成本是不是有些大了啊,整整三百名武士,七百名矿工,一百名工匠啊,现在全部成为了怒潮城的俘虏了。”

沈浪道:“为了引狼上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再说我们金氏家族若不够惨,又怎么显得逼真,接下来的战略还怎么进行下去呢?为了怒潮城,这点代价算得了什么?”

而且这些人只是被俘虏而已,大不了被押去做苦力一个多月,不会有性命之危的。

沈浪道:“岳父大人,您毕竟是吐血了,接下来还要继续装病的,不断上书国君,请他出兵讨伐怒潮城海盗啊。”

金卓伯爵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我们真的连伯爵府的心腹将领也不告诉吗?”

沈浪道:“当然不行,事关重大,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泄密的危险。”

沈浪第二步战略,大功告成。

将海盗王仇天危四分之一兵力,牵制到金山岛。

最重要的是,直接推动了下面的棋局。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海盗王仇天危出兵金山岛,将玄武伯爵府私军打得丢盔弃甲,俘虏上千。

玄武伯金卓当众吐血。

这些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短短几日之内,就传遍了越国。

无数人扼腕。

无数人弹冠相庆。

金氏家族才得意几天啊?

金山岛之争才赢了不到一个月,这就彻底丢了。

真是乐极生悲啊。

现在不但丢了金山岛,而且还被俘虏一千人。

真是伤筋动骨了。

这金氏家族不但没有吃到肉,反而还被搅碎了几颗牙齿,真是让人痛快,痛快啊!

玄武伯金卓回家之后,直接病倒了。

在病榻上,他连写了几份奏折给国君。

一份比一份凄凉,一份比一份可悲。

每一份奏折都如同杜鹃泣血,请求国君出兵剿灭海盗,夺回金山岛。

国君震怒,下旨叱责海盗王仇天危,命令他立刻退出金山岛,否则后果自负。

但是仇天危对国君的旨意置之不理。

国君多次下旨慰问玄武伯金卓,并且派来御医和无数补品,这等嘘寒问暖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关于出兵剿灭海盗仇天危一事,国君表示南殴国大战正在进行之中,国库无力支撑同时开启两个战场。

但请玄武伯放心,等到南殴国的战事一结束,他就立刻出兵攻打仇天危,夺回金山岛。

玄武伯又连着上了几道奏折,最后上了血书,请求国君出兵。

但,国君再也没有回应了。

于是,玄武伯爵府成为了整个越国最最凄凉的贵族。

完全风雨飘摇,如同风中的蜡烛一般,随时都可能熄灭。

在所有人眼中,金氏家族的灭亡就在眼前。

金山岛之争的胜利非但没有赢得生机,反而加速了金氏的灭亡。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隐元会使者舒亭玉前来拜访玄武伯爵府。

他正式索取二十年前的那笔天文数字债务。

原本债务一百万金币,加上二十年的利息,总共一百七十万金币。

但是这二十年时间,金卓伯爵陆陆续续还掉了一百万金币,如今还剩下七十万。

金卓伯爵已经彻底缠绵于病榻,几乎奄奄一息了。

如今玄武伯爵府主事的是金木兰和沈浪。

木兰悲声道:“舒使者,过去二十年我们还了一百万金币,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如今我全家上下加起来的金币,不超过两万,这七十万金币无论如何也是拿不出来了。”

这话是真的,现在玄武伯爵府掏空所有的仓库,也凑不出两万金币了,甚至一万也凑不出来了。

因为大部分金币,都被沈浪花掉了。

沈浪道:“隐元会和我家百年交好,就不能看在过往的情分上宽限一段时日吗?哪怕一年呢?”

沈浪躬身拜下道:“舒使者,请隐元会宽限我家一年,我沈浪多谢你的大恩大德,求求你,求求你了啊!”

舒亭玉道:“非常抱歉,对于贵府的遭遇,我也非常同情,但是爱莫能助啊。”

金木兰悲声道:“舒亭玉,你难道要活活逼死我们吗?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我金氏全族全部上吊吗?”

舒亭玉面无表情道:“一个月内,按照契约还掉七十万金币。否则我们隐元会就只能按照契约,收回你们抵押的望崖岛了。”

金木兰怒道:“我们已经丢掉了金山岛,现在你又要拿走我们望崖岛,我宁可死也不会交出望崖岛,除非你们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舒亭玉道:“当年的契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一个月后,若还不出七十万金币,我只能向国君申述,请国君主持公道,将你们家的望崖岛收走。”

然后,舒亭玉道:“沈浪姑爷,你的本事一直都很大,不如就去筹钱吧,一个月内或许能够筹集到七十万金币也说不定。”

七十万金币是多少呢?

玄武伯爵府所有的收入加起来,包括税收,盐铁,丝绸收入,一年只有七万不到。

想要凑齐七十万金币,玄武伯爵不吃不喝,需要整整十年左右。

徐光允富甲一方,但是他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仅仅只有二十几万金币而已。

这是一笔天文数字。

整个天南行省一年的赋税也不到七十万金币。

想要在一个月内筹集到这么多金币,完全是痴人说梦。

所以在所有人眼中,玄武伯爵府失去望崖岛已经成为定局。

一旦失去望崖岛,金氏家族就彻底失去了七成的财源,那只有裁撤私军。

而没有了私军,又靠什么保护家族封地?

所以失去望崖岛之后,金氏家族就算是灭亡了。

舒亭玉走了之后,木兰长长呼了一口气。

她明明不会演戏的,但夫君偏偏逼迫他演戏。

刚才演的每一秒钟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啊。

沈浪忍不住亲了她一口道:“娘子,演得真好!”

木兰道:“夫君,虽然我们实在演戏,但他们的一切都是真的。一个月内赚到七十万金币,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啊,真的能够做到吗?”

沈浪道:“娘子,难道你不相信我的本事吗?”

木兰道:“我当然相信,但是……这太匪夷所思了,天下间能够一下子拿出七十万金币的都没有几家。整个天南行省的赋税加起来都没有七十万金币,这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沈浪道:“娘子,我们赌一个约如何?”

木兰道:“你说。”

沈浪道:“若一个月内,我能够赚到七十万以上金币,你就……主动……睡了我!”

……

金晦满脸悲色,回到自己的院子。

他救来的那个豪门傲娇女,已经在玄武伯爵府住了一个多月了。

她几乎亲眼看到了一个家族的消亡过程,并且感同身受。

这一个多月内,金晦对她无比爱慕,却又敬如女神。

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但从来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地望着她。

传说中只要看到你,我就幸福了,就是金晦的写照。

一个舔狗所能够做到的极致,他都做了。

正是在金晦兄妹的照顾下,这个先天性心脏疾的傲娇女渐渐抚平了内心的创伤。

她觉得在这个小院子里面很幸福。

然而现在这种幸福仿佛要结束了,金氏家族马上就要灭亡了。

金晦上前道:“红线小姐,我……我送你回家。”

豪门傲娇女惊道:“什么?送我回家?”

金晦道:“姑爷说了,金氏家族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我们不能拖累你。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你是一个无辜者,没有理由跟着我们一起陪葬。”

豪门傲娇女眼圈顿时红了。

她怔怔望着金晦,忽然道:“金晦,你喜欢我吗?”

金晦顿时面红耳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傲娇女又道:“你嫌弃我被人糟蹋过吗?”

金晦拼命地摇头道:“不,不,那只会让我更加敬重你,觉得你更加纯洁无暇。”

傲娇女道:“那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媳妇了,这个房间就是我们的洞房。”

金晦仿佛瞬间被巨大的幸福击懵了,然后赶紧摇头道:“我,我配不上你,姑爷说你出身豪门,我配不上……”

金晦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这个傲娇女封上了。

然后,这个傲娇女直接将金晦扑倒在床上,将他睡了!

金晦牛逼,竟然比沈浪提前洞房花烛了。

…………

木兰跑了,留下沈浪一人在书房。

不过在跑的时候,她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沈浪心脏狂跳,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接着,他望向东边方向。

棋局一旦运转起来,真是飞快啊。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现在计划内唯一不确定的一环,就在怒潮城徐芊芊了。

关键,她的角色非常重要啊,甚至是成败关键。

她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不知道她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成为了仇妖儿的心腹。

难不成还真要我浪爷亲自出马?

我真的怕被那个女魔头一腿夹死,不,是踢死啊。

这个仇妖儿听说可是极度敌视男人的,尤其是美男子。

就在此时,金忠冲了进来,急声道:“姑爷,有人上门讨债。”

沈浪愕然道:“隐元会舒亭玉不是刚走吗?”

金忠道:“是锦绣阁的林默,说您欠了他一千金币,如今几个月过去了,连本带息一共一千三百金币,请您立刻归还。”

沈浪真是呆了。

之前他害死林灼的时候,林默当天晚上就逃了。

这么一个小人物,沈浪也没有专门去找。

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个小人物,如今刚上门打脸了?

他疯了吗?

墙倒众人推也不至于这样啊?

沈浪又什么时候欠过他一千金币了?

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可是现在玄武伯爵府还没彻底灭亡呢,你一个小商人竟然敢欺上门来,这不是找死吗?

最先的几个仇人中,田横,徐光允,祝兰亭子爵都比林默牛逼。

现在他们都死了,你林默非但没有死,反而还能跳出来。

小强啊!

牛逼,牛逼!

就冲着你这幅韧劲,我一定给你一个超级别致的死法。

……

在会客厅内!

沈浪再一次见到了林默。

这个锦绣阁的老板,这个最早出卖过他的人。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官员,看上去官职不小。

见到沈浪,林默丝毫不掩饰内心的仇恨,他的儿子林灼就是沈浪害死的。

“沈浪,当初你卖金黄色的染料配方给我,收了我一千金币。但这配方却是你从徐家偷的,如今这一千金币该还我了吧,不要以为你是玄武伯爵府的赘婿,就可以赖债!”

什么?连你这样的小人物都能玩指鹿为马啊。

我什么时候拿你那一千金币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

另外一个仇人祝文华冲了进来,身后跟着柳无岩城主,还有两位陌生的官员。

“沈浪,你的事情发了,你涉嫌谋杀我父亲祝兰亭子爵,跟着我们去太守府走一趟吧!”

沈浪心中一笑!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场戏,竟然精彩如斯啊!

…………

注:第一更送上,整整七千多字,写到了早上八点钟,我去睡几个小时,起床后继续狂码字。

兄弟们,急需你们的火力支援,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