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17章:浪爷再杀人!真是牛逼啊!(2更)

小说: 史上最强赘婿 作者: 沉默的糕点 更新时间:2018-12-10 08:13:56 字数:8574 阅读进度:221/713

“沈公子,你说我给羌王陛下戴绿帽子,可有证据?”

“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就是羞辱羌王陛下,羞辱几位王妃的名誉。”

“你就要接受天刑,你就要被无数秃鹫你啄肉而死。”

道士左伯玉此时也失去了仙风道骨的姿态,变得咄咄逼人。

生死存亡的关头,也就不必装腔作势了。

是啊?

什么通过X光眼还能看到出轨?

这也太神奇了吧,关键这道士又不是女人,不能看到肚子里面有蝌蚪在游。

当然沈浪的X光也远没有那么牛逼,看不到小蝌蚪。

沈浪之所以这么断定,是因为道士左伯玉贴身穿着一件丝绸内衣,上面绣着金丝。

甚至这个也不能证明什么。

最关键的是丝绸内衣上还绣着一行诗: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落款是:雁!

而羌王有一个妃子,刚好名叫洛雁。

这里面没有奸情都有鬼了。

沈浪甚至可以断定,羌王在劫掠西域的时候,这个左伯玉就趁虚而入,搞上了羌王的妃子洛雁。

羌王虽然勇猛无比,但此人野兽一般,带给女人只有无边无尽的痛苦。

而这道士左伯玉仙风道骨,而且肯定温柔体贴。

所以两人恋奸情热,这女子就为他绣了一件丝绸内衣,而且逼着他穿上。

道士左伯玉觉得这衣衫是穿在内里的,隔着好几层衣衫,而且他有一个人独居,绝对不可能被发现,所以也就大胆地穿着。

但谁曾想到,沈浪会X光透视呢?

而且这个世界的豪门就要就喜欢用金线纺绣,所以在X光下看得尤为清楚。

“羌王陛下,沈浪拿不出证据,他玷污我的名声不要紧,但玷污您和众多王妃的名声,就罪无可赦了。”左伯玉寒声道。

羌王盯着沈浪,一字一句道:“沈浪,这件事情你若拿不出证据,就不要怪我不遵守雪隐神女的约定,我就只能天刑惩罚,会死得极度之惨。”

沈浪淡淡道:“羌王,您扒下这道士的衣衫就知道了。”

这话一出,道士左伯玉尽管心理素质超强也忍不住吓了一跳,脸色一变。

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沈浪真的发现了什么?

这绝对不可能。

洛雁送我的丝绸小衣我是贴身穿的,任何时候都没有脱下来。哪怕睡觉的时候,外面也罩着几层衣衫,而且从不换下。

没错,从不换下。

因为天气太冷了,羌国的许多人长年累月不洗澡,不换衣衫的。

就这卫生环境,能不爆发疫情吗?

整个羌国唯一能够天天沐浴的,也大概只有王族中人了。

“胡言乱语,成何体统。”道士左伯玉寒声道:“我乃修道之人,难道就任由你这样羞辱吗?让我解下衣衫,真是荒谬。”

然而,羌王是多疑的,他寒声道:“道长,请解下你的衣衫。”

左伯玉急道:“大王,这沈浪完全是在胡言乱语,您不要相信。”

羌王道:“解下衣衫。”

他亲自上前,按住左伯玉的肩膀,抓住领子,猛地往下一撕。

嘶啦!

左伯玉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衣衫被撕扯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丝绸小衣。

露出了熟悉的字迹。

羌王脸色剧变。

直接将左伯玉身上的丝绸小衣撕扯下来。

上面绣着一行诗: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落款是:雁。

尽管羌王没什么问话,但也看得出来这是一句情诗啊。

顿时,他的目光充满了绝对的杀气,一字一句道:“左伯玉,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沈浪心中又得意,又叹息。

你们还真是恋奸情热啊,在这种场合下还要穿着情人绣的小衣慰藉相思。

然而沈浪不知道的是,偷/情的人最喜欢这种调调,越是危险,越是刺激。

办公室危险不危险?

人来人往的。

而那些看起来精明强干的大人物,有些时候甚至就在办公室里面乱搞。

难道他们就不怕被发现吗?

怕!但是忍不住,因为太刺激了。

左伯玉脸色一阵变化。

然后,他颤抖跪了下来,哭泣道:“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大王了,我和洛雁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啊。之所以来大王身边服务,完全是因为她,我之所以呕心沥血救小王子,也是因为她,小王子是我的亲外甥啊。”

我日!

沈浪惊愕,你还有这一手?

不过,你以为羌王会信?这个荒谬的解释,亏得你想出来?

把我们都当成三岁小儿吗?

羌王果然不信,直接寒声道:“让洛雁过来。”

片刻后,一个妩媚柔美的女子款款走了进来。

此女,就是羌王的妃子洛雁,果然长得很美,只不过这么娇弱的身体,是如何扛得住羌王的蹂躏的?只怕是痛不欲生吧。

她见到跪在地上的左伯玉,还有羌王手中的丝绸小衣后,顿时俏脸一变。

“哥哥,我们的事情被大王知道了吗?”

沈浪头皮发麻,又来了一个演技派高手啊。

你俩是兄妹?

说给鬼听啊。

但沈浪仔细看了一下。

真是见鬼了,这两人还真有些像啊,面孔不是很像,但脸骨很像啊。

肯定是表兄妹,或者堂兄妹。

隐元会在天下四处布局,将女子嫁给羌王为妃,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沈浪得到的资料,这个洛雁是羌王劫掠楚国的时候,抢到了一个美人儿。

那很可能就是隐元会做的局。

如今再让左伯玉过来,就是收这个局。

羌王也发现了,平时没怎么发现,但是让洛雁和左伯玉在一起的时候,确实发现轮廓有些相似啊。

羌王妃子洛雁凄凄切切哭道:“几年之前,奴家被大王看中,就来到了羌国。我家父母和兄长到处寻我,找了好几年,终于找到了我。但是又不敢相认,因为当时我到大王身边的时候,说自己已经没有家人了。兄长为了保护我,也仰慕大王威严,所以就留在您的身边呕心沥血,然而圣明不过大王,没有想到您还是发现了。”

“奴家不敢和兄长相认,但是就给他绣一件衣衫,这难道也有错吗?”

牛逼,好演技。

沈浪顿时叹为观止,这演技起码给九十分。

若不是他心中有定论,只怕也信了。

沈浪道:“面骨轮廓相似,也有可能是表兄妹,也有可能是堂兄妹的。况且这是一首情诗。”

羌王妃子洛雁目光朝沈浪望来,闪过一丝恶毒道:“谁说这是情诗了?这明明是我思念家人的诗句,我明明有家人,但是却不能相认,也不能回到父母身边,因为我已经有了新家,有了所爱的人,有了孩子。只能死了之后,再和父母相聚。”

厉害!

这个解释,也完全是说得通的。只能说汉字太博大精深了,一首诗怎么解释都可以。

可以说是男女之情,也可以说是亲人之情。

接着,羌王妃子洛雁目光含泪,无比耻辱道:“大王,臣妾还有一个办法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然后这个女人猛地掀开自己的裙子,褪下自己的绸裤。

好恶毒的女人啊!

她就凭着这一个动作,想要害死沈浪。

因为沈浪和羌王站在一边,左伯玉跪在地上。

这个女人当着沈浪的面,露出自己的大腿和屁股。

羌王是一个非常霸道的男人,拥有很强的独占欲。他的女人如果被别的男人看到屁股那还得了,这也相当于半顶绿帽啊。

但沈浪反应更快,还没有等到她掀开裙子,他就直接背过身去了,什么都没有看到。

所以,这个女人的歹毒没有得逞。

羌王不需要看,他知道洛雁大腿内侧有胎记,三颗红痣,他爱不释嘴。

“这是臣妾的独有胎记,我兄长腿上也有,只不过在左边。”洛雁道。

然后,道士左伯玉充满屈辱和悲叹地解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右边大腿内侧的三颗痣,形状和洛雁几乎一模一样,也是红色的。

沈浪直接断定,这是做出来的,绝对是假的。

那三颗根本就不是痣,这种小血瘤轻而易举可以做出来。

但是,羌王不懂啊,他觉得这就是天生的。

他觉得两个人有一模一样的胎记,那肯定是亲兄妹无疑了。

当然,羌国人的私生活超级乱。

所以就算是亲兄妹,也不能证明是清白的。

但至少,左伯玉穿着洛雁绣的丝绸小衣是比较正常的,不能证明两人有奸/情。

但是,羌王心中还是无法释怀。

他已经有心结了。

现在局面陷入了两难,不能证明洛雁和左伯玉有奸情,也不能彻底证明二人就是清白的。

忽然,洛雁寒声道:“沈浪公子,我兄长穿着我绣的丝绸小衣,你是如何知道的?”

沈浪道:“当然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啊,你以为你们之间的丑事就没有人发现吗?”

洛雁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再问你,苏难派信使传书,说我羌国时辰焚烧越国神庙导致被杀,都是你的阴谋,是真是假?”

这个女人要反咬沈浪了,想要将他置于死地了。

沈浪道:“对,是真的。”

洛雁道:“大王,此人已经认了!他竟敢谋害我羌国使臣,请大王将他碎尸万段。”

羌王脑子依旧充满了恼怒,却又无处发泄,此时听到洛雁的话后,立刻勾起了之前的疑问。

一开始他就是问沈浪这个问题,沈浪回答一切都是他的阴谋,羌国使臣是他害死的。

所以,羌王暴怒要杀沈浪的属下沈十三和黄凤。

结果被沈浪送重礼挽回了。

毕竟,羌王贪婪。

现在,这个话题再一次被勾起来。

羌王冷道:“沈浪,你谋害我羌国使臣?找死吗?为什么?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解释,那就不要想要活着走出去了。”

沈浪心中破口大骂。

这个羌王真是善变啊,完全没有底线的。

刚刚说过的话,立刻就会反口,翻脸比狗还快。

所以有人说收下羌王岂不是更好?

不可能的,这种反复无常的恶狼是无法收服的。

弄死他,才是唯一的选择。

沈浪道:“大王,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要弄死苏氏家族,然后取而代之!垄断羌国和越国的所有外交。”

羌王目光一缩,这个理由他能够接受。

不过,我和苏氏合作得这么愉快,为何要换?

沈浪道:“大王,苏氏每年能给您的,我金氏也能给!不仅如此,我金氏家族还能给得更多,每年十万金币,够不够?”

这话一处,羌王目光一亮。

苏氏家族和羌国每年的贸易让利,也就是四五万金币。只有需要求羌王办事的时候,才会一下子给很多,比如这次要借羌王之手弄死沈浪。

而沈浪直接说愿意给十万金币,每年十万金币。

沈浪道:“不仅如此,一旦需要羌王帮忙的话,我们出手只会比苏氏更大方!”

羌王冷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金氏家族我了解的不多,但是比苏氏家族穷多了。”

沈浪道:“大傻,抬进来!”

大傻又抬进来一只箱子。

沈浪打开箱子,而且对着窗户的太阳光方向打开。

顿时,一阵明晃晃的光芒,几乎亮瞎人眼。

一面巨大的镜子,足足三米高,一米宽。

沈浪道:“大王,您应该知道这新镜子吧。”

当然知道,这新的玻璃镜已经风靡整个东方了。

西域诸国为了得到这些镜子,无数的商人纷涌而至,请求和天道会合作。

天道会一下子就夺回了部分东西贸易的战略主动权。

只不过现在每一面镜子都在拍卖会出售,完全是天价。

而且至今为止,拍卖的最大镜子,也没有超过六尺。

眼前这面镜子,比拍卖会上最大的那一面镜子还要大。

羌王妃子洛雁尽管对沈浪充满了怨毒,但也是女人,见到这么一面巨大的镜子,也不由得一颤。

沈浪道:“大王,现在您相信我们有取代苏氏家族的能力了吧。”

羌王望着镜子,露出一丝贪婪目光。

直接下令道:“将镜子收下,将沈浪扣押下来,逼迫金氏家族每年进贡一千面镜子给我。”

这就是羌王的面目。

极度自私,极度贪婪,只有自己是人,别人统统都是猪狗不如。

这样的人,一定要想办法害死。

但起码沈浪陷害羌国使臣焚烧圣庙一事,就算是过去了。

洛雁心中惋惜。

可惜啊,又让沈浪躲了过去,没能杀掉他。

紧接着羌王的目光再一次落在左伯玉身上。

他有些相信左伯玉和洛雁是兄妹,但却不完全相信这两人的清白。

是将这个道士赶走?

还是杀了?

还是不要杀了,毕竟他的医术非常高明,万一以后他某个地方再得了难言之隐的疾病,也可以让他出手救治。

还是赶走吧,不要让他在洛雁的身边出现。

左伯玉很显然看出了羌王的意思,立刻跪下来颤抖道:“大王,您赶走我不要紧,但万一王族之中再有人得了天花该怎么办啊?到时候谁来救治他们啊?”

这道士很奸猾,口口声声王族得了天花该怎么办?

羌国的百姓,他是不会去救治的,因为他知道治不好。

王族的血脉比较强悍,免疫力也强,卫生条件也好,扛过天花发作不死的概率要高一些。

沈浪道:“我来治!”

他本来就是要来拯救羌国,成为羌国救世主,彻底消灭天花疫情的。

只要这样,他才能借机谋杀羌王。

道士左伯玉寒声道:“整个天下,就只有我能治愈天花?凭什么让大王相信你嫩能治?大王啊,为了王族的安危,为了您的安危,请您留下我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响起了一阵惊恐的声音。

“大王,不好了,三王子阿鲁罕出痘,感染天花了。”

紧接着,又一个人跪在外面喊道:“大王,不好了,公主也发痘,得天花了。”

这话一出。

羌王阿鲁冈面色剧变。

他的两个小儿子得了天花刚刚治愈,如今又有两个感染上了。

第三子阿鲁罕,长得最像他,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啊。

公主阿鲁娜娜就不用说了,完全是他的掌上明珠。

如果失去了第三子和女儿,那对羌王完全是锥心之痛啊。

左伯玉道:“大王,这沈浪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能够治愈天花吗?那就让他证明给您看!三王子阿鲁罕交给我来治,公主殿下由沈浪来治。我有神药,能够让三王子的天花一夜之间痊愈,但这神药仅仅只剩下一副了。”

好深的套路啊!

顿时沈浪懂了。

这左伯玉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卑鄙。

本来他还猜测,所谓治好羌国小王子只是给他喂下麻醉药物,让他昏睡过去,然后靠自己体质扛过天花而自愈。

没有想到,这小王子的天花索性就是假的。

完全是他和洛雁合谋伪造出来的水痘。

仅仅只是皮肤之毒,精心制造出天花的症状而已。

所以,左伯玉才能药到病除,变成神医了。

而且他已经说了,这神药难得,只能救王族,至于平民就管不了了。

这么深的套路,羌王当然上当了,留着左伯玉,就好像多了一条命啊。

如今天花肆虐,除了太子阿鲁太之外,谁都有感染危险啊。

因为太子阿鲁太小时候得过天花痊愈了,所以现在脸上有麻子。

现在左伯玉和洛雁的阴谋已经非常明白了。

所谓羌国三王子阿鲁罕得天花是假的,也是左伯玉伪造出来的皮肤之毒,只是症状看上去和天花一模一样而已。

但……公主阿鲁娜娜的天花,却是真的。

有人处心积虑让她感染上,很显然她的归来,挡住了某些人的路。

现在左伯玉让沈浪去治阿鲁娜娜公主,他自己去治三王子阿鲁罕。

结果当然很明了。

明日三王子阿鲁罕就会“痊愈”,而阿鲁娜娜起码要等很久,才能渡过这一劫难。

此时大傻在后面忽然道:“二傻,快救我媳妇,快救我媳妇。”

然后,他猛地转身跑了出去。

………………

王宫之外,已经建成了隔离房,是用木头刚刚建成的。

彻底封闭的隔离间,每一块木板都几乎严丝合缝,连窗户都没有。

因为病人不能见风。

羌国三王子阿鲁罕,躺在左边的隔离房内,阿鲁娜娜公主躺在右边的隔离间,中间只有一堵墙。

阿鲁娜娜的脸上,果然已经有天花的痘群了。

就是这几个小时内冒出来的,沈浪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天花。

她被人陷害了。

“快出去,快出去……”

阿鲁娜娜见到大傻,立刻大声吼道。

相亲时她看不上大傻,但是心中还是亲近的,这毕竟是她的师弟。

而且,这大傻一点都不讨厌,不像某些小白脸。

大傻直接冲到阿鲁娜娜面前,抓住她的手道:“媳妇你不要怕,你不要怕,二傻很厉害的,一定能救你的。”

“你疯了?”阿鲁娜娜真是呆了。

她被发现感染了天花之后,所有人都避之如同蛇蝎,包括她的母亲和父亲。

而大傻非但不害怕,反而还握住她的手。

这天花传染性可是很强啊,唾沫和呼吸都能传染,更别说直接身体接触了。

“媳妇,你别怕,你别怕……”大傻一边哭,一边道。

顿时间,阿鲁娜娜的内心真是有点颤抖了,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她非常要强,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根本就不需要男人。

看看师傅,她需要男人吗?不需要。

那我鲁鲁也不需要。

但是当她发现自己得了天花的时候,真是充满了惶恐。

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勇敢。

她也怕死,而且当所有人都远离她的时候,她更是感觉到孤独无助。

此时,大傻出现在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她顿时觉得大傻好高大。

自己瞬间安全了下来。

实际上,大傻是不会被传染的,因为沈浪早就给他种过牛痘了。

…………

隔离间之外。

道士左伯玉道:“沈浪,我治三王子阿鲁罕,你治公主阿鲁娜娜。”

“大王,我愿意立下军令状!若明日一早,我能治好三王子阿鲁罕,请您让我留下来,保护王族。”左伯玉道:“若明日我不能治好三王子阿鲁罕,您就将我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羌王道:“你确定要这样。”

左伯玉道:“我愿立军令状。”

然后他咬破手指,写下了军令状。

然后,左伯玉又道:“若我明日治好了阿鲁罕王子,那就证明沈浪没有必要留下了,请大王将他除之!”

说罢,道士左伯玉一脸慷慨,勇敢地步入了三王子阿鲁罕的房间内。

所有人露出了敬佩的目光。

但沈浪却没有进阿鲁娜娜公主的隔离间。

羌王道:“沈浪,你不是说会治天花吗?为何还不去为娜娜治疗?”

沈浪道:“天色已经晚了,不是良辰吉日,明日再治。”

这话一出,左伯玉放声大笑道:“大王您听,这沈浪根本就不会治疗天花,他连公主的房间都不敢进去。您等着吧,明日一早我就为您治好三王子阿鲁罕,到时候请您杀了沈浪此贼。”

羌王指着沈浪道:“我给过你机会了,若左伯玉一夜之间治好了阿鲁罕,明天我就杀你!”

然后,羌王离去。

他的妃子洛雁望着沈浪低声道:“沈浪,明日你死定了!”

沈浪没有说话,只是吩咐道:“黄凤,你是女人比较方便,进入阿鲁娜娜公主房间照料。”

黄凤一愕道:“是!”

沈浪又低声道:“夜里冷,记得升火盆!”

然后,他无声无息说了一段话,完全是口型,只有黄凤一人看到而已。

黄凤低声道:“是!”

…………

三王子阿鲁罕的隔离房内,房门紧闭。

他已经被麻醉散药倒了,整个人会昏睡到明日,什么都不会知道。

道士左伯玉拿出了自己的所谓神药,其实就是药膏,涂抹在三王子的痘群上。

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天花。

而是精心伪造出来的皮疹而已,用的是一种植物和毒虫的混合汁液。

如今整个羌国都在闹天花,而且这皮疹痘子和天花症状几乎一模一样。

所有人看到了,都以为是天花。

这就是左伯玉神医的秘密啊。

果然,他准备的药膏抹在三王子的水痘群上。

仅仅两个时辰后!

阿鲁罕脸上,身上的水痘群就渐渐消了下去。

明日一早就会全部消失。

到时候,他左伯玉就会上演一夜之间治愈天花的神迹了。

到那个时候,羌王就算有心结,也只能把他留在身边,因为能够保王族之命啊。

至于阿鲁娜娜公主那边的真天花,就用神药就剩下一副,需要时间来配做推脱好了。

“哈哈,沈浪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明日一早,三王子阿鲁罕痊愈,我创造奇迹,沈浪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个隔离间真是憋闷难受啊。

但左伯玉是不准备离开的,一直守到天亮,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一个女子声音响起,是洛雁的心腹侍女。

“左爷,沈浪忽然连夜求见大王,怕是有什么阴谋,您赶紧过去看看。”

左伯玉道:“洛雁为何不去?”

那个女子道:“大王刚刚宠幸过主人,她……她动弹不得!”

左伯玉心中愤怒,看了一眼三王子,此时他脸上水痘群已经差不多全部褪了。

应该无事了。

然后,他离开了隔离间,朝着外面守护的几个武士道:“你们守住三王子,任何人不得靠近这个隔离间十尺之内。”

“是!”

几十名武士道,拔出刀剑,把守隔离房周围。

毫不懈怠。

道士左伯玉,匆匆朝着王宫走去。

沈浪,你又想要用什么招式害我?

没用的,你不要再挣扎了。

明日一早,三王子阿鲁罕就会痊愈,我就成为了治疗天花的神人,而你沈浪就死定了。

然而,左伯玉刚刚离去不久。

从隔壁房间探过来一个非常细小的管子,里面源源不断冒出了一氧化碳。

于是!

这个三王子阿鲁罕在昏睡中,不知不觉死去!

………………

注:第二更送上,因为要将剧情字数太多了,所以那么晚发布,抱歉啊!我接着熬夜写第三更,大概又要通宵了,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呜呜!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真真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