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天下三分!改变世界历史!(求月票)

小说: 史上最强赘婿 作者: 沉默的糕点 更新时间:2019-05-07 08:11:41 字数:8374 阅读进度:536/713

这个王宫的禁地依旧空无一人,事实上无数人都很难理解,要说太子闭关还情有可原,因为太子和姬璇公主都是天下顶尖之高手,但皇帝陛下仿佛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武功啊,他有什么好闭关的?而且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闭关?

但这位至高无上皇帝的权威太重了,根本无人敢质疑半句,他的年龄比姜离还要大一些,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做了差不多近五十年的皇帝,他所有的敌人全部都死光了,而且全部都败在他手中。

帝国在皇宫的禁地是一座高塔,超过百米之塔,在这个塔顶可以俯瞰整个炎京。

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这座禁忌之塔顶百步之内,一旦靠近,不管是谁都会遭到无情射杀,哪怕武功再高也不例外。

所以帝国太子在距离禁忌之塔还有一百步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跪下叩首道:“父皇。”

禁忌之塔内没有任何回应。

帝国太子道:“晋国太子率领的西路军全军覆灭,定远城遭遇了毁灭性攻击,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全部被毁,相当于几十支龙之悔的威力。”

片刻后,里面传来的皇帝的声音道:“赢广走了?”

皇帝没有关心所谓的几十支龙之悔,更没有关心几十万西路军的全军覆灭,而是问赢广走了。

帝国太子道:“对,走了,刚刚走了不到半个时辰。”

这话意思也非常清楚,这个时候想要留,或许还来得及了。

皇帝道:“行了,知道了,走就走了。”

帝国太子欲言又止。

皇帝笑道:“真不愧是小姜离啊,人家要走,莫非你还想要强留不成?有人要成为棋手了!”

赢广和赢无冥表现得无比忠诚,只要皇帝一道旨意下,他们立刻会赶来炎京。但父子两人永远只来一人,永远不可能两个人都在炎京之内。

帝国太子道:“那包围吴楚越三国的百万大军呢?”

皇帝道:“散了吧,散了吧。”

帝国太子叩首道:“儿臣遵旨。”

皇帝依旧没有出关,哪怕出了这么天大的事情,他都依旧选择闭关。

………………………………

接下来,帝国太子走向了大殿。

“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满朝的大臣整整齐齐叩首跪下,内心错愕,都到这个时候皇帝陛下还没有出现,依旧在闭关吗?这是为什么了?难道这个时候还不关键吗?但依旧没有人敢质疑,之前的惯例告诉他们,所有敢质疑皇帝的人都死了,哪怕姜离也不例外。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龙静可沉于九渊之下,动可腾飞九天之上。这个世界的人根本看不到龙,要么只能听到它的咆哮,要么只能看到只鳞片爪,正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而这句话也可以形容在皇帝身上,因为他永远都是神秘的,你永远不知道他怎么想,你也永远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所有臣子叩首之后,依旧跪在地上,直起上身望着太子,等待着皇帝的意志。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沈浪又再一次上演神迹了,这一次更加疯狂,一次性发射了几十支龙之悔,把几十万西路军都彻底抹去了,甚至现在整个定远城几百里上空依旧灰尘笼罩,暗无天日。

包围吴楚越三国的百万大军应该怎么办?

帝国太子道:“父皇有旨,退兵!”

这话一出,所有人一愕,就这么简单,旨意就这两个字?就没有别的什么圣旨呢?

但是依旧无人敢旨意,稍稍惊愕之后,内阁几位宰相跪下叩首道:“臣等遵旨。”

之后帝国内阁拟旨,太子用印,所有大军全面撤退。

“嗖嗖嗖嗖……”

十几名骑雕者从王宫飞出,把皇帝的旨意传遍四方,传给楚国北线边境的帝国军队,艳州战场,吴国边境战场,越国西部战场。

退兵,退兵!超过百万大军,全部撤退,这一场世界大战还没有爆发,就尘埃落定。

………………………………

楚王大营内!

昏迷了几天几夜的楚王终于醒了过来,而且他的清醒非常有意思,不是缓缓睁开眼睛,而是猛地一激灵,然后瞬间坐起,顿时身上缝合的伤口还迸裂了几处。

“陛下,您醒了,您醒了?”

楚王疑惑地看着周围道:“这是哪里?我怎么还没死?我……楚国亡了吗?千万不要说你们带着我逃跑了,千万不要说我在怒潮城。”

“陛下,这是定远城东边一百里。我们楚国没有亡,沈浪陛下来了,发射了几十支龙之悔把晋国太子的几十万大军彻底从世界上抹去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在场几十个大将再一次大声狂吼,这个消息他们说一百遍都不腻。

楚王呆了,足足好一会儿,整个面孔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个时候应该有一句电影台词出现。

什么叫惊喜?你给我翻译一下,什么他妈的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

眼下这就是惊喜了,天那么大的惊喜,以至于楚王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足足好一会儿后,楚王说了四个字:“陛下,牛逼!”

简直无法想象之牛逼啊,别说炎京那边猜测沈浪只有一支龙之悔,就连楚王也猜测沈浪只有一支龙之悔,所以他已经准备好一死了,甚至准备好楚国灭亡,只要沈浪陛下能够保住怒潮城,那就还有机会,未来楚国也还能涅磐重生。

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等奇迹?简直是惊天之喜。

“陛下呢?陛下呢?”楚王猛地就要下床。

“沈浪陛下不在,他说让您好好休息,君子之交在于心,而不在于礼。”楚国枢密使道:“而且他说楚国军队血性壮烈,让他叹为观止,接下来希望楚王陛下能够承担起大乾王朝的重担,怒潮城会想办法在最短时间内装备楚国大军。”

楚王没有说话,而是跪在床上,朝着东边怒潮城的方向叩首:“臣,遵旨。”

楚国枢密使不好意思道:“沈浪陛下,可能在……在西边?”

楚王一愕,然后又转了一个方向,朝着西边跪下,叩首道:“臣,遵旨。”

…………………………

定远城东部!

“我们赢了吗?”多拉公主问道。

沈浪道:“从哪一方面看?”

多拉公主道:“当然从眼睛看。”

沈浪道:“从眼睛看,我们当然是赢了,大获全胜,大炎皇帝或许很快就会下旨退兵了,吴楚越三国再无战事了,世界大战没有爆发。”

多拉公主道:“那从别的地方看呢?”

沈浪道:“从什么地方看,从后面的眼睛吗?我倒是想要看呀……”

多拉公主朝着仇妖儿道:“女王陛下,你不管管吗?”

仇妖儿道:“习惯就好了,而且你要庆幸,他对你仅仅只是开玩笑。”

听到这话之后,多拉公主顿时完全惊呆了,她盯着仇妖儿很久,想要确定她是不是在讲笑话,然后便有一种偶像破灭的感觉,这话信息量好大。

然后沈浪面孔变得严肃起来,道:“这个世界曾经有过巅峰对决,二十几年前姜离对皇帝,结果姜离陛下输了。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又有一些人变成了棋手,但永远不要忘记了,大炎皇帝是那个强的棋手,他就仿佛隐藏在九天云外一般。他经历得太多太多了,所以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在他眼中,或许是微不足道的。”

这话一说出来,周围人都听不大懂。

沈浪道:“我脑子里面有一本书,叫作三国演义。人站的高度不同,视野不同,所以看到的东西也不同。就如同左辞阁主,他的目光完全在万里大荒漠,对于东方世界的输赢已经看得比较淡了,那你们觉得此时大炎皇帝陛下在想什么?赢广在想什么?”

雪隐道:“赢广在想,一旦大炎皇帝陛下灭掉了我们,下一个会轮到谁?是晋国,还是新乾?而大炎皇帝陛下的意志更加清晰,统一天下,成为东方世界的唯一至尊。不管是谁挡在面前都不行,沈浪陛下也罢,赢广也好,浮屠山也不例外。”

沈浪道:“从浮屠山开发南部海域那个巨大上古遗迹起,天下的局面就已经变了。六大超脱势力中,有一个白玉京就够了,相信皇帝陛下也不愿意出现第二个白玉京的。在我的眼中,大炎皇帝是我最大的敌人,但是在皇帝眼中,我……大概还不够格,他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我。”

“浮屠山一直在放风,接下来超脱势力议会中,浮屠山长不会去,可能会派赢无冥作为代表。”沈浪道:“这证明了什么?新乾王国要和浮屠山公开结合在一起了,世俗王权和超脱势力结合,这是想要脱离皇帝陛下的掌控秩序。”

沈浪笑道:“新的三国演义来了,这个世界很奇怪的,当你绝望的时候,可能孕育着无限的希望,胜利近在咫尺。而当你大获全胜,喜出望外的时候,反而可能孕育着可怕的黑洞。”

“皇帝,赢广,浮屠山长等人都是这个天下的顶尖棋手,就算我们的实力远远不如,但想要生存发展下去,就必须和他们站在同一高度思考问题。”

“大获全胜,大获全胜。”沈浪笑道:“是啊,我们大获全胜了,但真正的巅峰对决,才刚刚开始而已。”

所有人听着沈浪的话,静静无声,因为听不大懂,蕴含了太多的信息量。

前面有一栋全新的房子,刚刚建造没有几天,沈浪道:“我进去撒个尿,多拉要一起来吗?”

“滚。”多拉公主道。

沈浪道:“那我进去了哦,千万千万别来偷看哦。”

然后,沈浪走进了这栋全新的房子之内,足足好一会儿都没有出来。

“要这么久?”多拉公主问道。

又过了片刻之后,沈浪走了出来了,朝着众人道:“走吧,大撞击地点那边的毒气差不多已经散尽了,应该已经勉强能够生存了,我们去挖掘宝藏吧。”

火神教的雪莱大祭师等这一句话已经很久了。

因为之前火龙彗星和这个星球擦肩而过的时候,都有小型的撞击,都带来了宝贵的物质,甚至直接导致了火神教的诞生,让火神教变得强大。

可以这么说,火神教拥有的战略级物资,大部分都是从火龙彗星上得到的。

而这一次,火龙彗星彻底解体,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撞击,那肯定会带来更惊人的宝藏,更多的战略级物质。

随着一声令下,几百人朝着大撞击地点冲去,准备挖掘宝藏。

………………………………

一个时辰后,沈浪等人来到了定远城西部的戈壁滩上。

其实真正的大撞击距离定远城足足有几千米,但依旧把整个定远城的摧毁了,撞击引发的地震将整座城市都变成了废墟。

这里遍地都是尸体,不计其数,堆积如山。直接被陨石砸死的还算幸福,因为瞬间灰飞烟灭了,也感觉不到痛苦。但是后面那些人死得就痛苦了,要么被高温炙烤而死,要么被毒气毒死,要么窒息而已。

所以这里完全成为了地狱,遍地都是扭曲的尸体。

哪怕已经过去一天时间,这个地方依旧非常危险,无数粉尘笼罩,空气依旧稀薄,而且到处都是被烧焦的烟雾,还有没有散去的毒气。尤其是撞击地点周围的高温,到现在都没有褪去。

总共有几十个陨石撞击地面,砸出了几十个大坑,这些坑大的超过几千米,小的也有几百米直径,最深超过了千米,最浅的也有几百米。

这些陨石虽然没有直接砸中天然气矿,但是后面的地震还是撕裂了大地,几十上百处天然气不断往外冒,不断熊熊燃烧。

当然这是好事,幸好这些天然气在燃烧,这样还不会有毁灭性的的爆炸。如果仅仅只是泄漏而不燃烧,然后又被这些尘土笼罩的话,那一旦发生大爆炸就恐怖了。

“陛下,这里太危险呢,我们不能停留太久,需要多次进出。”雪莱大祭师道。

沈浪下令道:“分开探索,所有的战略物资和宝藏,应该都在撞击出来的大坑底下。”

“是!”

接下来,沈浪的几百人分成了几支队伍,深入撞击天坑深处探索。

这里面就更加危险了,依旧有惊人的高温,而且空气含量几乎没有,到处弥漫着燃烧后的毒气。

这一次大撞击的能量太可怕了,这些大坑之内再也不是泥土,而是一种晶莹剔透的岩石,坚硬无比,撞击瞬间的高温让它们发生了强烈的变化。

沈浪穿着上古铠甲,戴着两层防毒面罩,背着大大的原始氧气罐,所以他是几乎无法行走的,仇妖儿将他夹在腰下,朝着一个陨石坑不断跳跃下去。

这个陨石坑真的是超级超级深,一直深入两三千米了,都还没有到达尽头,而且这里面已经完全没有氧气了,如果不是沈浪准备充分,这地方根本就下不来。

仇妖儿带着沈浪,沿着天坑的洞壁不断跳跃,跳跃!

大坑之内,已经一片黑暗,完全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只能凭着本能不断掉下去,甚至有一种深入十八层地狱的感觉,因为大坑内到处都是尘土和浓烟,越往下温度越高。

下坠,下坠,下坠,伸手不见五指。就在沈浪觉得要不断在黑暗中穿梭,而且下面再也没有底的时候。

忽然……穿过了一层浓烟之后,就到达了这个巨大天坑的底部,眼前的这一幕几乎要亮瞎沈浪的眼睛。

我,我日?这是什么东西?

终于到底了,沈浪甚至有一种进入了龙王宝库的感觉一般,周围密密麻麻都是各种晶体,金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红色的,透明的完全不计其数。

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真的非常熟悉,噩梦石!准确说是噩梦石晶体。

这些全部都是噩梦石的原材料,在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中沈浪找到了几千个噩梦石装置,都觉得发大财了。

而眼前有多少噩梦石晶体?完全不计其数,几万颗都不止,小的如同指甲片,大的如同拳头。关键有很多珍稀的噩梦石。

沈浪如今对噩梦石也相当有研究了,红色,蓝色,灰色等噩梦石是最普通的,但是有几种噩梦石比较稀罕,紫色的就很少,金色的更少,透明无色的就极度稀有了。

为何有些上古装备需要能量控制中心,而有些则不需要,这是因为噩梦石等级不同,紫色以上噩梦石自带能量环境,甚至自带能量,能够独立成为一套装置。左辞的上古装备就不需要能量控制中心的,阿道夫自制的装备也不需要。

上古文明几乎完全是建造在噩梦石的基础上的,所以这方面的知识简直无比深奥,甚至沈浪也不是相关方面的专家,但他知道有一个人是,姜离在西方世界的徒弟阿道夫。

沈浪望着这不计其数的噩梦石晶体,这……这该能制造出多少噩梦石装置啊?这能制造出多少上古装备啊,如果是某个上古文明,得到这些晶体之后,整个工业实力都能上升一个台阶吧。

而且这个大坑内拥有的不仅仅是噩梦石,还有各式各样的秘密金属,沈浪智脑之内从未有过的金属。比如特种武士用的上古战刀,蓝色秘金,就有一大块放在沈浪面前,超过了几百斤之多。

当然,沈浪知道这些秘金最重要的不是用来制造武器,而依旧是用来制造噩梦石装置的。他研究过无数噩梦石装置,里面除了各式各样的晶体之外,就是各种秘金,没有一样是正常金属。

“陛下,这是什么?”忽然,多拉公主问道,递过来一个晶体。

沈浪小心翼翼接了过来,这个晶体看上去像是一种琥珀一般,里面封着某种古怪的虫子,沈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虫子。

但是沈浪想起了火神教的地狱虫,比蚊子小十倍都不止,但完全无孔不入,一旦钻入人体之内,瞬间就把整个人熊熊燃烧。

但眼前这虫子不是地狱火虫,它大概一厘米左右,同样非常小,但是却长着诡异的面孔,有眼睛、鼻子、嘴巴,獠牙,甚至还有角,四条腿,两只手。

这……这根本不像是虫子,太诡异了。这颗彗星里面究竟蕴藏着多少东西啊?甚至连诡异的生物都有?

“陛下,你来看,这……这是什么?”

沈浪走了过去,也不由得完全惊呆了,因为眼前引起惊呼的东西是一种液体,而且颜色不断变幻的液体,从这个角度上看是绿色的,从那个角度上看又是红色的。

这种环境下怎么可能会有液体?撞击瞬间的温度何等惊人,不管什么液体都直接灰飞烟灭了,瞬间挥发了,而眼前这一滩液体显得尤其刺眼诡异。

沈浪用X光眼扫描,完全看不出什么,再用智脑分析,得不到任何数据,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物质。

忽然,仇妖儿道:“我感觉它的能量气息非常熟悉,像……龙之悔。”

沈浪不由得一愕,龙之悔?

因为他是从现代地球来的,所以对龙之悔只有一个印象,核弹。当然龙之悔爆炸之后没有任何核辐射,但在沈浪脑子里面,这龙之悔里面一定是某种非常特殊物质的裂变。但眼前这种液体,一点点都不像铀、钚等核弹材料啊。

但是仇妖儿的直觉是不会错的,她轻易不会开口,一旦她开口说的话基本上都是对的。

当然了,就算这玩意是龙之悔的材料也没用,因为数量仿佛非常少,而且沈浪也根本造不出来,只能作为研究之用。

“将这个天坑里面的所有物资全部带走。”沈浪一声令下。

“是!”上百名亚马逊战士道,然后拿出箱子,把这个巨坑里面的噩梦石晶体、秘金、特殊生物化石等等都装入箱子里面。

忽然海拉公主道:“弟弟,是不是每一个天坑里面都有宝物?”

沈浪道:“应该是的。”

海拉道:“那是不是太便宜火神教了?”

沈浪一愕道:“这些是战略物质不假,但是需要漫长的研究才能变为成果,不要在这个时候吃独食。”

海拉扁扁嘴道:“好吧。”

接下来,几百名武士把这些物质运送出了这片地狱区域,送到秘密营地中,接下来会用最快速度运回怒潮城。

在外面休整片刻,换上新的防毒面罩,戴上特制的原始版氧气罐(高锰酸钾或者氯化钾制氧装置),再一次进入大撞击区域挖掘宝藏。

中途,沈浪和仇妖儿说了几句话。

仇妖儿道:“你确定?”

沈浪道:“我确定。”

仇妖儿道:“好。”

然后,她只身一人冲入了大撞击区域。

……………………

几乎所有的撞击天坑都被探索过了,还剩下最后一个。

这个陨石撞击天坑是最最特殊的,首先它很小,直径只有十几米而已,但是却深不见底,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天坑的深度。这是极度不正常的,任何陨石坑都是越大越深,越小就越浅。

而这个陨石坑如此之小,却如此之深,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这个撞击体很小,但是能量却极度惊人,所以撞入地下几千上万米都不止。

任何陨石在撞击的过程中都会炸裂,分解,燃烧,而这个天坑的撞击物显然没有任何分解燃烧,它始终保持完整,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宝物,极度珍惜的宝物。

沈浪的队伍和火神教雪莱大祭师的队伍都围着这个巨大的深坑,双方都知道这万米深坑之下肯定有战略级宝物,而且应该只有一件,这件宝物的价值可能超过其他几十个天坑之合。

那么这个深坑的宝物应该归谁?

火神教的雪莱大祭师目光无比狂热,无比迷恋地望着这个深坑之底。她脑子里面浮现出了很多话,这颗火龙彗星是火神教发现的,甚至命名为火神之眼。

甚至火神教就是因为这可彗星而诞生的,几乎每隔一百来年,火神教都会追逐这颗彗星的轨迹,火神教的强大完全是因为这颗彗星。

所以这颗火龙彗星尽管撞击在东方世界,但火神教应该得到它的拥有权,况且沈浪在这次大撞击中收获已经无比巨大了。

雪莱大祭师脑子里面想了无数种理由,火神教占有这最后宝物的理由。

但是最终雪莱大祭师躬身道:“它属于您了,我的陛下。”

沈浪躬身道:“谢谢你,雪莱女士。”

雪莱道:“但是我觉得我的大方,火神教的大方应该得到奖赏。”

沈浪道:“请说,已经挖掘到的那些宝物中,你尽可挑选。”

雪莱大祭师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种东西,您的种子,因为我见过了狄波丝公爵的孩子,也见过埃达女王的孩子。作为唯一的条件,我希望我在离开怒潮城的时候,您能给我一个种子。”

难怪你在沈浪和面前始终不穿衣服,还以为你天生喜欢如此呢。

沈浪苦笑咧嘴道:“成交了,雪莱女士。”

雪莱大祭师道:“那我们便先告辞了,再会。”

雪莱大祭师带着几百名火神教武士走了,这是一种表态,绝对不会用任何武力和阴谋争夺这最后的宝物。

………………

望着这最后的深坑,沈浪、仇妖儿、海拉,多拉公主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完全无法想象这最后深坑中会有什么宝物,会珍贵到何等程度?

“不知道为何,我有一种要见证历史的感觉。”海拉公主道:“你们说这深坑之下,会是什么东西?”

多拉公主道:“上古文明完全是建造在噩梦石装置上的,而这颗火龙彗星完全带来了整个文明基础,那这最后的深坑地下,或许……是整个上古文明之核心?”

海拉公主道:“弟弟,这个坑非常狭窄,下面只能容得下两个人,要不然我和仇妖儿两个人下去,你在上面等着?”

沈浪摇头道:“不用了,我和仇妖儿下去。”

海拉道:“亲爱的弟弟,难道不相信我吗?”

沈浪道:“因为你是我姐姐,你是我家人啊。妖儿姐,我们下去吧。”

海拉一愕,沈浪这话什么意思?

仇妖儿和沈浪两人都穿着上古铠甲,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朝着这个深不见底的最后天坑跳了下去。

海拉道:“多拉,你说这最后天坑底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能够改变这个世界吗?”

最后天坑仿佛要贯穿到地心一般,真正的十八层地狱,坠落仿佛没有尽头。

不断坠落,坠落,坠落……

忽然仇妖儿道:“底下这个宝物,真能够改变世界吗?”

沈浪道:“这个世界,这个历史,已经正在改变了。”

………………

注:这几章剧情很关键也很难写。我去吃饭,然写第二更。兄弟们有月票千万记得给我,给大家鞠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