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白京!沈浪木兰团聚!涅变!(求月票)

小说: 史上最强赘婿 作者: 沉默的糕点 更新时间:2019-07-02 09:07:34 字数:8560 阅读进度:638/713

(谢谢那年追着你跑盟主的千元打赏,谢谢您)

沈浪骑着巨龙,不断北上,一路所过之处,所有西仑贵族和平民全部纷纷跪在地上,战栗发抖,乞求天上这条巨龙能够大发慈悲,不要大开杀戒。

也就是现在了,巨龙得到了龙魂之珠,拥有了远古的能量记忆,能够对自己的能量收发自如,所以浑身的龙鳞是冰凉的,并没有能量外泄。否则就算是飞在千米的高空,也会灼烧地面,生灵涂炭。

不过它的体形实在是太大了,飞行速度又太快,所以从天空飞过的时候,刮起飓风不说,几乎方圆几十里内的空气都在颤抖战栗。

超声波飞行兽最高速度,每小时能够超过五六百公里。而这条巨龙轻而易举超音速,每小时一千公里已经算是他非常缓慢的速度了。

也幸好沈浪有上古王戒,否则这种高速飞行的冲击力真的完全承受不了。

这一路往北飞行,沈浪再一次领略了这个世界的美丽风景,上天对于西仑帝国还是得天独厚的。

虽然它只有八百多年历史,而且文明程度不如东方世界。但是大自然环境是真的不错,广阔无垠,大开大合,高山平原,山川河流,因为两边都靠海,水汽丰盛,并没有多少贫瘠的土地。

短短三个多小时后,沈浪就飞出了西仑帝国境内。

地面上的白雪越来越多。很快,来到了旧大陆和新大陆的中间分界,冰封之海。

这片海域其实并不宽,最窄的地方不到一万里,最快的地方也只有一万五千里。

但是八百多年前,西仑一世带着百万西仑人南迁,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都死在了这片海域上,可见是何等的凶险,简直是死亡之海。

沈浪曾经在很多西方书籍中看到了西仑一世率领族人南渡的壮举,还有无数的图画,真是画得险恶万分。

在这些文字和图画中,这片海域甚至掀起了几百米高的海浪,出现了几百米大的海怪,还有几万米的漩涡忽然出现,无处不在的浓雾,无处不在的可怕礁石。

尽管文字和图片上都有夸张之处,但是西仑一世带领百万人口南渡,最终只存活了百分之几这是事实。

不过现在这片死亡之海已经完全看不到它的凶险性了,反而显得非常安宁寂静,因为全部都冰封了,平面如镜,几乎没有一点起伏,可见这个冰封是缓慢性的,而不是突然凝固。

而且这景致也非常乏味单调,入目的一切都是冰天雪地,蓝色的永冻海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雪,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飞到中途的时候,巨龙忽然降落了下来。

“砰……”一声巨响,整个海面都在剧烈地颤抖,冰面上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但依旧没有海水涌上来,可见几乎都要凝固到底了,这里的温度已经下降到令下一百摄氏度左右。

巨龙仿佛看这里不顺眼,两只眼睛一瞪。

“轰……”瞬间,它巨大的身体猛地变得通红,释放出了惊人的温度。

刹那间,就仿佛烧红的铁块直接扔到冰面一般。方圆几千米内的海洋开始融化,甚至沸腾。

滋啦啦!整个海面都在咆哮,无数的水蒸气冒起。

短短片刻后,这片海域全部融化了,恢复了碧绿的海水。

而且还有温泉的感觉,几千米内的水温达到了六七十摄氏度。

巨龙畅快地在里面游弋,沈浪在边缘游,因为中心温度实在太高了,这哪里是温泉啊,这简直就是退猪毛了。

在温暖的海水中浸泡了半个小时后,巨龙展翅高飞,离开了这片海域。

然后这几千米的海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冰封起来。

沈浪惊愕,巨龙你这是爱干净,所以想要洗澡?还是纯粹看这寒冰海面不舒服啊?

很快沈浪就有了答案。

巨龙怒了,我刚刚融化的海水,你敢这么快冰封起来?甚至还没有等我离开,你就敢凝固了?

当我不存在?

于是,它张开大嘴,猛地一阵喷射。

一团惊人的龙焰猛地疾射而出,瞬间射穿到海底。

“轰轰轰轰……”然后猛地爆炸,瞬间几千米之内的所有一切,全部被龙焰吞噬。

靠,沈浪终于第一次看到巨龙的攻击了,完全和电影电视不一样。电影电视中的巨龙,就只是喷火焚烧而已。

而这条巨龙,它喷出的龙焰是一个球形,速度可快可慢,最慢的也有十倍音速左右。

这个龙焰球撞击目标后猛地爆炸,真的就如同龙之悔一般,凶猛炸开。

顿时间,刚才冰封的几千米海面,这次被撕裂,那里面的海水不是融化,而是直接沸腾了变成水蒸气,直接消失不见了。

方圆几千米之内的冰面,也被强大的冲击波瞬间撕碎。

整个海面,天翻地覆。

然后,巨龙满意地飞走了。对自己造成的杀伤效果表示非常满意。

当然了,当巨龙飞走之后,被沸腾的水蒸气很快就会凝固成冰雪落下,这片海域很快就会再一次被冰封凝固,变得和之前一样,但起码巨龙看不见了对吗?

此时沈浪算是发现了,这条巨龙还是一个小孩子,之前它表现得那么高冷傲慢,但随着和沈浪的深入接触,它的性格也渐渐显露出来。

………………………………………………

整整五个小时后,终于飞过了这片死亡海域,来到了北方大陆。

这里就属于极北大陆的范围了,温度也已经下降到零下一百二十摄氏度左右。尽管是陆地,但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文明存在的痕迹了。

所有的山川河流,城池,村落,都已经被厚厚的积雪和寒冰掩盖,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里的积雪有多厚?三十米?五十米?或者更厚?

为了这一片大陆的积雪,周围海域的海平面应该都下降了一些把?因为它的水汽,完全只进不出。

沈浪知道,整个北方大陆曾经是这个世界最优秀的文明之一,这里曾经拥有一个强大的旧西仑帝国,人口最繁荣的时候,超过了大几千万,甚至更多。

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城市,都是乡村,繁荣无比,而现在这里任何人类生存的痕迹都完全消失了,就仿佛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一般。

说来人类文明还真是脆弱啊。

巨龙很不喜欢这里,越北上,它的敌意越来越浓,仿佛有一个敌人在最北边一般。

而巨龙一旦不爽,就开始发威。

“砰……”

它又猛地射出了一个龙焰球,砸入冰天雪地之内,砸入地下几百米深。

“轰轰轰轰……”

再一次猛烈的爆炸,爆出了比太阳更亮硕的光芒,如同龙之悔的爆炸。

无边无际的冰雪被疯狂撕开,露出了原来的城池模样。密密麻麻都是城堡,城墙,房子。

但是仅仅存在了瞬间,立刻又被龙焰焚毁,灰飞烟灭。

这巨龙还真是暴脾气,真的没有大超那么乖巧听话。

接下来,巨龙的发飙还远远不止如此,它又开始了新的套路。

猛地飞到几千米的高空,然后瞬间俯冲而下,猛地撞在地面上。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地面疯狂撕裂震撼。

接着飞到几万米的高空,再用几倍的音速,俯冲而下,猛地撞击!

“轰轰轰……”

这个破坏力,实在是惊人了。

几千平方公里的地面,都在猛烈地颤抖,撕裂。它撞击的瞬间,整个地面活生生被装出一个几千米深,几千米宽的大坑。

然后,它又开始狂喷龙焰。

“轰轰轰轰轰……”

这一幕,真的仿佛无数龙之悔在爆炸一般,真真地毯式地轰炸。

视野内的一切,全部被龙焰吞噬。

无数得到冰雪,全部灰飞烟灭,它用自己的能量,活生生将几百里内所有覆盖的冰雪全部剥离了,露出了里面原有的城池。

然后,又用龙焰把这埋藏在冰下的城池,全部融化,烧得通红。

这样它才满意了,觉得这才是属于它的世界。

至少现在沈浪视野内的一切,已经从白色地狱,变成了黑色地狱,因为全部被焚烧,变成了黑红色的岩浆。

沈浪再一次感觉到了龙的定义。

毁灭!它们仿佛天生就充满了毁灭欲,天生就是一种灭世大杀器一般。

真不知道上古人类是如何驾驭这些巨龙的,作为龙主,起码要能安抚自己的巨龙,不能让它随时随地发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它一发飙,轻而易举就摧毁了整个城市,这怎么得了?

但现在又有一个疑惑了,上古东方帝国这么牛逼的话,怎么还会被西方失落帝国打得节节败退?

沈浪无法想象,一旦巨龙飞临失落帝国上空,该如何抵御?

但至少现在整个魔鬼大三角内,仿佛没有被龙焰摧毁融化的痕迹。

沈浪努力地进行龙之感悟,寻找到里面独特的精神气息,抚摸着龙鳞,不断地安抚它。

或许是因为沈浪的安抚,或许是因为它发泄够了,这条巨龙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然后,继续驮着身上朝着北边飞行。

又整整飞了上几千里。

一切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东西都被冰雪覆盖了,也最多是有起伏而已,因为有很多的山川。

整个天地间,都只有一样的颜色。

这里的温度已经越来越低了,但起码还没有让空气凝固成冰落雪的地步。

白京在哪里?这里已经是极北大陆了,却依旧没有见到白京的任何特征建筑。

但是没有过多久,沈浪看到了。

不是白京,而是一个穹顶,无比巨大的穹顶!

如果是人建的,那绝对是整个世界的建筑奇迹。

沈浪都无法估计他的直径,两千公里?或者更大?

穹顶高上万米,简直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盖子,直接笼罩在整个星球的最北边。

索伦曾经来过西仑帝国的旧京,拿回了西仑一世的皇帝之剑,那西仑旧京也在穹顶之内?

越接近这个穹顶,沈浪完全被它震撼到了。

太恢宏,太壮观了,简直是一个无以伦比的奇迹。

完全不知道它是什么构成的。

沈浪之前也知道这个穹顶的存在,从索伦口中得知的,但他一直以为是天然冰霜凝聚而成的。

但没有想到不是,而是人工建成的。

沈浪本以为这个穹顶会很冷,没有想到是非常中性的,谈不上什么温度可言。

这个穹顶存在多久了?几百年?

它的目的是什么?

按照已知的信息,一千年前火龙彗星第一次出现,撞击了这个世界,然后极北大陆开始变冷,变得越来越冷,完全不适合人类的生存,所以旧西仑帝国南迁,最后冰雪覆盖了整个北方大陆。

那么这个穹顶是用来保护外面的世界的?让可怕的冰寒能量不再外泄。

按照索伦的说法,整个极北大陆冰冷到极致,所有的空气都凝固成雪落下,变成了真空。

那样一来,整个星球的所有空气都会不断涌来,试图填补这处真空,然后不断被凝固成雪落下。

这样会有什么结果?

一,整个星球的气候骤降,但是达到一个新的平衡,至少把极北大陆的温度提升到零下一百多度左右,让空气不再凝固。

第二种结果,整个世界的空气都被抽尽,越来越稀薄,越来越稀薄。

而这个巨大的穹顶,将极北大陆和外面世界彻底隔绝开来,所以里面已经是彻底的真空,外面的空气,依旧保存着,并没有凝固成雪。

那这个穹顶是白玉京的杰作?如果是的话?那白玉京也未免太……强大了,完全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力之外。

那么如果将这个穹顶摧毁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完全是灾难性的!对整个世界的气候都会毁灭性打击。

所以,沈浪不敢靠近了,因为他担心巨龙发飙,直接将这个穹顶喷开一个巨大的裂口。

沈浪高呼道:“白京的人在否?我来了,请现身一见。”

这次他并没有等多久,一个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个白得如冰如雪的女子,一看上去就知道是白京的人。

“沈浪陛下!”对方朝着沈浪微微行了半礼,这是前所未有的。

之前的白京何等傲慢,见到沈浪如同无物一般。

“沈浪陛下,别来无恙。”白京的这个女人问道。

沈浪道:“我来找我的妻子,金木兰,还有螺祖师,她们在这里吗?”

“在的,沈浪陛下。”白京女子道。

沈浪道:“那请你们让她出来,我要带她回家。”

白京女子道:“沈浪陛下,您确定吗?”

“什么意思?”沈浪问道。

白京女子道:“好吧,您来也好,也正好能够让金木兰女士做出决定。”

沈浪道:“决定,什么决定?”

白京女子道:“沈浪陛下,其实您此时和她不见面为好,一旦真的见面了,对未来反而是一种变量。”

变量?你说的什么啊?啥子意思啊?

白京女子道:“沈浪陛下,请您稍等片刻,您的妻子金木兰很快就会来!”

然后,她的目光望向了那条巨龙,非常复杂。

………………………………

片刻后,木兰宝贝来了!

她身影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直接冲入沈浪的怀里。

两个人二话不说,直接就滚在雪地里面。

半个时辰结束后,两人静静无言。

仿佛有千言万语,但是却又说不出口,然后又吻在一起。

如同火星撞击地球,什么话都不需要说,

就这样,整整半天之后!

两个人都精疲力尽,木兰躺在沈浪的怀里。

整整七年多时间不见了。

见面之后,真的没空说话,嘴巴是用来亲吻的,而不是说话的。

想要说出自己的思念,想要说出自己的担心,说出自己的无尽的爱意。

但依旧仿佛什么都不用说,就只需要静静地相拥。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这仿佛是对两个人状态的最好形容,那种无边无际的幸福感,无边无际的甜蜜,笼罩在两个人身边,此时拥抱着木兰,真的有一种拥抱了全世界的感觉。

那种第一次恋爱的甜蜜感,那种亲人离别重聚的温暖,无数感觉涌上心头。

太美好了!

我的娘子又变了。

真好!

原本宁寒蜕变之后,美丽程度又超过了木兰。

现在木兰又超回去了,不管是美貌,气质,还是身材,都全部超回去了。

不想描述,不想形容。

但总之木兰现在的美丽,已经不是人类都能达到的了。

“夫君,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的话吗?”木兰呢喃道。

沈浪道:“记得,我要让你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然后我吃软饭,天天躲在你的羽翼之下,谁敢欺负我,就弄死他。”

木兰现在确实变得很强很强,究竟有多强?沈浪不知道。

沈浪道:“宝贝,你现在打得过宁寒公主吗?”

木兰点头道:“打得过,我还能打过仇妖儿,哪怕她最厉害的时候,我都能打赢她。”

呃?!宝贝你还真是记仇啊,仇妖儿现在是自己人,自己银。

因为事出意外,沈浪的清白毁在了仇妖儿手中,木兰一直耿耿于怀,这就是她曾经变强的最大动力。

沈浪道:“那你打得过姬璇公主吗?她也在白玉京培训过好几年。”

培训?!

木兰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沈浪惊诧,我木兰宝贝现在那么牛逼了吗?连姬璇都打得过?

木兰想了一会儿道:“我连索伦都能打过。”

沈浪睁大眼睛,不敢置信,这……这么牛逼?这也太强了吧。

七年不见,木兰宝贝完全碾压了大傻,碾压了仇妖儿?

可是,你血脉天赋一般啊,就算进行血脉蜕变后,也不如仇妖儿的黄金血脉啊。

有一个好老师螺祖,就这么可怕吗?

“宝贝,那我们回家吧。”沈浪道:“你既然这么强,那就跟着夫君去揍人,把姬璇揍死。”

“好。”木兰宝贝痴恋道:“我做梦都想着跟你回家,做梦都想着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夫君。”

“咳……”外面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咳嗽声。

沈浪惊讶地发现,咦?身边啥时候多了一个帐篷了?

刚才我明明是和木兰宝贝在冰天雪地亲热的啊,我有上古王戒,木兰竟然也不怕冷。

而且她的肌肤,真的是比雪还要白,还要无暇。

“浪儿……”螺祖喊道。

沈浪道:“我……我是该喊您姨,还是老师呢?”

螺祖道:“你和喊我老师吧。”

沈浪道:“好。”

螺祖道:“首先我要向你道歉,为了让木兰在最短时间内变得强大起来,我对她做了许多非常透支的事情。一个多月之前,我们一直都在追踪巨龙,眼看着它就要飞走了,所以我们追得急切了一些,结果……巨龙对我们一阵喷息。”

顿时沈浪浑身毛骨悚然,朝着巨龙的方向望去?

巨龙呢?在哪里?

它此时非常傲慢地远离了人群,它不屑见到任何人,除了沈浪和鬼午之外。

而且它讨厌冰雪,所以又把自己变成了一团火焰,融化了几十里冰雪,变成了温泉湖,然后把整个身体都藏在了里面。

巨龙竟然对木兰和螺祖发动了攻击?

沈浪道:“老师,您见过这条龙吗?在它小时候?”

“我见过的。”螺祖道:“甚至还抚摸过它,还喂过它几天,所以它一路上才容忍我,但是它太傲慢了,耐心非常有限,那一次我们追得太急了,冒犯到了它,所以它直接喷息龙焰。当然它当时并没有想要杀我们,只是警告我们,但它喷出的龙焰边缘还是席卷了我们全身。若非有上古令戒的保护,我们都已经死了。”

尽管看到现在木兰完好无损,但沈浪还是惊心动魄,这巨龙还真是六亲不认啊。

螺祖道:“木兰当时情形有些危险,但她完全不肯离开,说不能追丢了巨龙,说要等你来。是我强行将她带到北边治疗,带到白京治疗的。”

呃?!这,这就尴尬了!

沈浪当时看到那些字迹后,还以为木兰是被白京的人强行抓了呢。

当时他还很疑惑,螺祖那么强大,就算白京的人也很难轻而易举抓住她们吧,而且现场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所以,这次沈浪是气势汹汹来兴师问罪的,而且还打算,白京若不放人的话,就大开杀戒呢。

结果,是螺祖带着木兰来白京求救,偏偏还是巨龙的喷息伤了木兰。

“那木兰现在好了吗?”沈浪紧张问道。

然后,他赶紧用X光扫描木兰的全身,想要看她有没有内伤。

结果发现她血液里面,确实有一股非常特殊的能量,龙之悔的气息。

她的手指上,也有一支上古令戒,心口的位置上镶嵌着一颗美丽的宝石。

“龙焰的能量是非常可怕的,尽管龙无心杀我们,但我们身体完全被龙焰吞噬包围。而且这股能量几乎超过了上古令戒的保护极限,当时情形也非常危急,我别无选择,只能带着木兰北上白京。”螺祖道:“你看到木兰心口上的那个宝石了吗?”

沈浪道:“看到了。”

螺祖道:“这就是白京的特殊龙之心,来到白京之后,她们将这宝物镶嵌在木兰的心脏上,它镇住了她体内的龙焰能量,这才彻底救了木兰。而它一旦脱离,这股能量还是会疯狂肆虐,摧毁木兰的生命。”

沈浪在这颗宝石上亲吻了一口,沙哑道:“谢谢白京,这个人情我会永远记住的,永远永远记住的。”

螺祖道:“你不要责怪巨龙,在它眼中除了你之外,其他人类都是蝼蚁。而且当时它还没有见到你,所以无主状态,现在它就不会伤害木兰了,因为它已经知道木兰是你的妻子。”

沈浪静寂无声,巨龙果然和超声波飞行兽完全不一样,它非常高傲,完全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路上它就发飙了很多次,几乎无法控制。而每一次发飙,都是毁天灭地。

螺祖道:“它年纪还小,还很难控制住自己,所以需要你和它一起成长。你的龙之感悟,也会渐渐让它成熟起来。”

龙之感悟,关键还是龙之感悟。

因为巨龙就在边上,螺祖不敢把话说得太透,现在巨龙和沈浪还是一种契约关系。

沈浪很难彻底控制驾驭这条龙,因为它自己都很难控制自己,所以需要沈浪不断提升龙之感悟的级别,才能完全控制这条巨龙,真正成为它的主人。

现在的沈浪只是继承姜离的龙之契约,就像是一个超级富二代继承了几千亿级别的企业,成为了董事长,但想要彻底掌控这个超级巨无霸企业,还需要自己的努力。

“当然,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螺祖道:“这次龙焰席卷了木兰,固然给她带来了危险,但是也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如果能够将体内的龙焰能量吸收,化为己有,那她的武功将得到巨大的提升。而且这对血脉,是一个最华丽的涅槃蜕变。”

“不,我不要。”木兰高呼道:“我不要蜕变,我也不要涅槃,我要跟夫君回家,我受不了了,我要每天和夫君在一起,我要和家人在一起。”

变强的木兰,反而如同小孩子一样,更加依恋沈浪,缠着沈浪的脖子不放开。

“夫君,我要跟你回家,我不练武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木兰腻声道:“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和家人在一起,我想爹娘,我想沈宓宝宝,我想沈力宝宝,我想胖子了。接下来,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和你分开。”

接着,外面传来白京女子的声音。

“沈浪陛下,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木兰皇后留在我们这边,才能得到最大的提升和蜕变。”白京道:“我们真的很想把她变成天下最强之人,也非常迫切需要这样。”

沈浪道:“为何?因为她血脉非常特殊吗?”

白京女子道:“不,她的血脉并不特殊,因为她是您的妻子,所以我们需要把她培养成为天下最强。”

这,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理由?

沈浪道:“一定要在这里吗?”

白京女子道:“对,这里的严寒,这里的特殊环境,最适合镇住木兰皇后体内的龙焰能量,最适合进行吞噬化解。”

木兰眼泪顿时下来了,无暇绝美的大眼睛望着沈浪,哭泣道:“夫君,不要把我留在这里,我不要变强,我要跟你回家!”

螺祖道:“浪儿,有些话我还不能说得太透,但木兰确实留在这里最合适,我们需要她变得最强。”

“不,我想要跟夫君回家。”木兰痴缠道。

沈浪捧着她绝美的面孔,猛地一咬牙道:“好,我们回家!”

………………………………

注:距离前十,还有三百多票,诸位恩公,再推我一把可好?向您致敬!

谢谢怒向苍穹,可无肉不可无书,macuy等人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