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小说: 嗜血老公:错嫁豪门新娘 作者: 天琴 更新时间:2019-03-23 22:51:45 字数:2301 阅读进度:195/688

.



夜里,颜君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12点之后了,冷炎和一位美女早已经等候在他的卧房内。像每天晚上一样,冷炎将血水放在玻璃桌面上叮嘱颜君毅必须在血水凝固前喝下去。



直到颜君毅点头,才放心地领着美女走出他的卧房。



颜君毅也像每天晚上一样,端着那小半杯鲜血,倒入马桶后用大水冲走,连同杯子一起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内,然后用毛巾擦干净双手走出卫生间。



一个人的卧房有些冷清,不知道何时起他已经不习惯这种清静了,霸道的他想也不想地提起桌面上的电话,直接拔到雪宝所在的房间。



电话响了无数声也没有人接听,颜君毅心想着她肯定是睡着了,所以才听不到电话响的。放下电话后决定饶她这一晚,转身走进洗手间洗澡去了。



洗完澡后,环视了一眼空荡荡的大房子,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他一样。迈步往门口走去,穿过长长的回廊,径直往雪宝的卧房走去。



穿过回廊的时候遇到碧姐,后者恭敬地退到一旁边低头唤了一声:“大少爷。”



“嗯。”颜君毅淡淡地应了声,脚步依然快速,身后,碧姐的目光闪过一丝慌乱。



颜君毅走到雪宝的卧房门前,象征性地敲了几下后推门走了进去,一进门便看到雪宝正半趴着身子,斜躺在沙发上沉睡。身边散落着织了没多少的毛衣,还有毛线。



颜君毅微愣了一下,放轻脚步走过去,打量了她一阵后发觉她睡着了。如是轻手轻脚地将她抱起,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也就是回他自己的卧房!



将她放在床上,颜君毅并没有对她做什么,有时候,两个人躺在一起并不是非得做些什么。抱着她睡,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让他心里安定下来。



这一夜,躺在颜君毅的怀里,雪宝却仍然是恶梦连连,梦里,颜君毅和颜老爷合起来虐待她和宝宝。那残忍恶毒的样子,吓得她从恶梦中惊醒,流了一身的冷汗!



睁眼,已经是清晨了!可是昨晚的那一幕幕却急速地涌上她的心头,碧姐的话.......每一个字都像绣花针一样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头,痛彻心悱!



“你怎么了?”颜君毅被她惊醒,撑起身子打量着香汗淋漓的她疑惑地问道。



颜君毅突然发出的声音让雪宝倏地转过头,在看清他的面孔时本能地往床边滚去,嘴里一边发着刺耳的尖叫。因为滚得过头,身子直直地往地面上摔去。



颜君毅一怵,眼明手快地捞住她急欲往地上摔去的身子,险险地将她捞了上来。看到她惊恐的小脸更加疑惑了,再次问道:“你怎么了?干嘛像见到鬼一样?”



“颜君毅,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走开.......。”雪宝一边挣扎着,一边喃喃地开口道。他是个吸血鬼,他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她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不想见到我?”颜君毅被她搞懵了,飞快地回想了一遍,自己昨天好像并没有做什么惹她不高兴的事吧?



雪宝抬眸,瞪着他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陪玉儿过生日去了吗?不是不回来了吗?”碧姐说他不会回来的呀,可是她一觉醒来居然看到他睡在自己的身边了。



颜君毅一听到她这么说,终于知道她在发什么火了。搂着她轻吸口气,定定地望着她道:“昨天下午我确实是去看了玉儿,她过生日,我应该去看她的。”



“我知道.....,我没有说不让你去的。”雪宝一边推着他的身子一边脸色苍白地结巴道:“碧姐跟我说了.....你每年的这一天都不会回来住的,我知道。”



颜君颜被她反应过大的样子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还是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昨天下午我去看了玉儿后,陪客户吃饭到很晚,所以回来晚了。”



他用得着向她解释吗?颜君毅苦笑,没错,他每年都会陪玉儿过生日。昨天如果不是客户有急事找,他还会不会陪玉儿一夜呢?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



他对玉儿的爱是永远都不会变的,难道有了她之后就一定要收起自己对玉儿的爱吗?



“你不用跟我解释。”雪宝深深地注视着他,随即问道:“颜,你真的爱这个孩子吗?真的会用全身心地爱她,抚养她长大成人吗?”



颜君毅被她的问题问得一愣,打量着她不解地问道:“你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了?我当然会爱她,抚养她长大成人,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没有责任感的父亲吗?”



“可是,我怕你......。”雪宝一窒,没有再说下去,她真的可以相信他吗?他的表情是那么认真。碧姐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他也太会演戏了吧?



“你怕什么?你什么都不用怕。”颜君毅抱着她,大掌轻轻地抚上她的腹部,在她的耳边低声安抚道。这就是产前忧郁症吗?他不禁觉得好笑!



雪宝躺在他的怀里,突然感觉他的怀抱是那么得冰冷,那么得不可信服。她承认自己看不穿他,看不穿颜家的所有人!



之前颜老爷敢换她的血,就肯定敢拿她的女儿开刀,她知道颜老爷一定做得出来的!只是她不敢保证颜君毅是不是像碧姐说的,也参与了这件事的一份子,毕竟是给他自己治病!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