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选择跟谁走

小说: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作者: 贺兰情 更新时间:2019-01-01 20:56:43 字数:2384 阅读进度:140/1093

被拉住了手臂,风熠宸一窒,目光再度落在了她的手上。

斑斑血迹的小手。

她犹豫了下,还是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袖,不想他走。

她害怕。

她现在快要撑不住了。

看到她犹豫了下又坚定的动作,他眸光温柔地对上她红红的都是泪水的眼睛,那眼泪和脸上红肿的样子瞬间刺伤了他坚硬的心。

叹了口气,他低下头去来,柔声的开口道:“我带你走,不会丢下你。”

她一愣,眸光里多了一抹迟疑,咬着唇瓣,有点不确定,是不是可以信任他,他是真的要带着自己走。

风熠宸静静地望着她,眼底一片深邃,锁住了她的眼睛,看到她咬着唇,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都在怀疑他的信誉。

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唇瓣,阻止她继续肆虐自己。

“你不松开我,我怎么开车?”他要开车带着她走,可她还抓着他,怎么走?

顾好立刻收回手,可血液里的温度升起来,让她瞬间很难受,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借以缓解自己内心的惶恐。

不能抓住他,只能抓住披在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了。

手紧紧地抓住披在她身上的外套,很用力,纤细的骨节泛白,她抿紧了唇。

风熠宸弯腰,钻进了给她系上安全带。

他俯下身来,靠近她,彼此的呼吸都萦绕在一起。

她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只想要靠近他,呼吸他的气息。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舒服一些,缓解一些。

吧嗒一声,安全带扣上了,他退了回来,抬眼看向她。

顾好的脸更红了,呼吸急促了起来。

风熠宸眉头一紧,看她这样子,完全就是处在了那种被药物催出来的体验里。

该死的陈立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看上的女人也敢碰。

“风熠宸——”顾好忽然低低的喊了一声,那声音很是沙哑。

她有点受不了了,想要怎样她自己都说不出来。

只能这样可怜巴巴的喊他的名字。

“乖!”他怜惜地伸手轻轻地触碰了下她的脸蛋。

她一下子脸更红了,喘息了一声,呼吸都是热热的气息:“别,我受不了。”

只要他一碰,她就气喘吁吁的觉得完全刹不住。

“我会救你。”风熠宸收回手,沉声道:“跟我走。”

看她这样子,他觉得时间可能来不及了。

再不走,就真的要出事了。

风熠宸快速的回到了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准备要走。

里面迟靖西跑出来,一下挡在了车子的前面。

风熠宸猛地刹车,阴鸷的眼睛看向车子前面站着的迟靖西。

迟靖西快速的走到车门边,敲车窗。

“宸,我看最好送她去医院吧,万一——”

“没有万一。”风熠宸沉声道。

“可是,她可能跟我曾经发生过关系。”迟靖西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

“那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风熠宸沉声道:“过去的就是过去了。”

迟靖西张了张嘴,看向他,再看向另一侧的顾好,眼中的震惊难以形容。

风熠宸瞥了他一眼,“你可能不会死心,你问顾好吧。”

他决定给他一个机会儿,也给顾好一个机会儿。

“问什么?”迟靖西呆呆的问道。

“问她跟谁走。”风熠宸沉声道。

迟靖西一愣,隔着风熠宸竟然直接就问了:“顾好,你看清楚了,我和宸,你跟谁走?”

顾好听到有人喊自己,睁大眼睛,转向声源处。

“顾好,我是迟靖西。”

顾好迷蒙的双眼里闪过一抹疑惑,随即皱眉,清冷着声音道:“迟警官,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迟靖西苦涩一笑:“我知道警察不如宸有钱,我做警察的就是穷光蛋,宸才可以给女人至高无上的繁华生活,你们女人都是为了这个。”

顾好听得皱眉,她撑着自己仅存的理智,道:“我才不是为了这个,你才是攀附权贵的势利眼。”

迟靖西和风熠宸都是一愣。

“我跟风熠宸走。”顾好斩钉截铁的喊道。

因为他是孩子的爸爸,她曾经睡过的唯一的男人。

她跟他走,合情合理。

跟迟靖西走算什么事?

可这些话,她无法说出来,只能憋着。

迟靖西还是不死心的辩驳:“要是我就是你以前那个一晚上的男人呢?”

顾好满头黑线,她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了。

难受的要死,迟靖西还在浪费时间。

她儿子的基因比对结果都出来了,压根没有迟靖西什么事,他还在这里哔哔,简直罗里吧嗦的。

顾好吸了口气,没吱声,她怕自己一出声会嗓子哑了。

“你看,你犹豫了。”迟靖西道:“你自己也是弄不清楚的。”

“你大爷的。”顾好吼了一声:“迟靖西,你自以为是,我才没有跟你怎样,我敢肯定,没有就是没有。”

迟靖西深吸了口气:“那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你很烦。”顾好再度吼道:“你妄想症。”

迟靖西一呆,下意识的看向了风熠宸:“她这么火爆?恼羞成怒了吧?”

“你确实很烦。”风熠宸的声音清冽,不疾不徐的,难掩他嗓音里特有的一丝丝磁性。

迟靖西呆了呆,对风熠宸道:“我就不该问你。”

风熠宸耸耸肩,很不以为然。

“迟靖西,我再说一遍,我跟你没有关系,没有,绝对没有。”顾好实在忍不住了,火爆的又吼了几句。

风熠宸也是看着她,眼中多了一抹怜惜,这急得汗水都出来了。

他转头扫了一眼迟靖西,沉声道:“死了心吧。”

迟靖西一哂:“行吧,你不计较就好。”

眉头一皱,这话多刺耳。

风熠宸踩了油门,车子滑出去。

迟靖西呆呆的看着车子远去的样子,眼中多了一抹彷徨。

万一要是呢?

他睡过的那个女人,到底在哪儿呢?

“啊——”迟靖西受不了的伸手耙了下自己的头发,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心里很不甘心:“不够义气,兄弟的女人也要,风熠宸,你重色轻友。”

“迟警官,您快来。”忽然警员喊了一声。

迟靖西只好悻悻地看着风熠宸离开的车子,转头看了眼里面,没好气的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