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不一定是凶手

小说: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作者: 贺兰情 更新时间:2019-07-01 09:10:53 字数:2324 阅读进度:936/1082

风谨言被打的跌落在地上,血迹瞬间沾染到了身上,他更加狼狈,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血人了。

俞庭宣还是无法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很懊悔,没有在第一时间跑来阻止。

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了。

顾好之前阻止他,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俞先生,不能再破坏现场了,再破坏下去,恐怕没办法搜集证据了。”

梁晨不得不出声制止。

俞庭宣一怔,收回了怒气,他克制的望着摊在地上的风谨言,眼底明灭不定,晦涩的一片复杂。

风谨言一句话不说,他竟然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

“你说话啊。”

俞庭宣没有再动手,而是看着风谨言厉声喊道“为什么要杀她?”

风谨言不开口,也不管俞庭宣说什么,更不管自己到底怎样,他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陆云紧跟着出去,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不能走,警察立刻就来。”

风谨言看了一眼陆云,也不言语,就在外面的台阶上坐下来,摆明了,自己不怕。

陆云稍微平复了下,立在旁边,随时等候警戒,别让风谨言给跑了。

风谨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兜。

陆云立刻就紧张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风谨言。

风谨言一怔,抿了抿唇,还是从兜里掏出来一盒香烟和打火机。

他只是想要抽一支烟而已。

陆云也松了口气。

只是风谨言拿着打火机,手一阵哆嗦,竟然点不着火。

陆云看他那样子,掏出自己的打火机,打开,帮他点燃了香烟。

风谨言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看向陆云,微微的扯了扯唇给了一个笑容。

只是,陆云被这笑容给惊着了。

他后脊梁一阵发麻,望着风谨言,道“老先生,您不该走这一步啊。”

风谨言没有吱声,看来任何人都在怀疑是自己杀了林成云了。

他是有这个本意,是动了杀意,可他没想到林成云会自己动手结束她自己。

他感到措手不及。

“林成云本来没有几天活头了,可你为了逞一时愤怒发泄之快,就这样动手做了人家,搭上自己后面的自由,实在不值得。”

陆云是真的感到了惋惜。

“而且你看,你杀了总裁的岳母,让总裁和夫人可怎么办?

又让尚林小少爷怎么办?”

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怎么风谨言就看不清楚呢?

风谨言张了张嘴,试着说话,可就是说不出来。

他的声音发不出来,他也是呆在了那里,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屋子里面。

顾好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那是母亲的血迹,血腥味很重,弥漫在整个房间里,让人的心里都跟着窒息了。

风熠宸也被压抑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到底是自己的父亲杀了岳母,而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顾好也不言语,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一直等着警察来。

俞庭宣安静下来了,可看着满地的鲜血和已经闭上眼睛的林成云,她的身体没有了血色,死灰一片,看起来是真正的死了。

他再看看门外,坐在台阶上的风谨言,却走不出去。

二十多分钟以后。

迟靖西和警察一起到来,法医进屋取证。

迟靖西看到了这样的岳母,心里也是讶异的的不行。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风谨言杀了林成云。”

俞庭宣见风熠宸不开口,自己只能开口,如实道“我听到他很不理智的说要杀了林成云,我以为他说生气,气愤脸很有感情欺骗了他的感情,可我后来仔细听,没动静了,我就听不到了,再后来就听到风谨言大喊一声,再然后我们闯入进来,就看到了林成云死了,血喷了出来,是刀割的动脉,血喷的到处都是,风谨言的手里有一把bǐ shǒu,就在那里,我们怕他继续伤人,就给夺了下来。”

迟靖西和其他的警察都听到了初步情况,他们一脸的凝重,看着大家道“你们先出去,我们要取证。”

风熠宸伸手扶着顾好,一起往外走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警察和法医。

迟靖西在屋里待了一会,戴上手套,检查林成云的状况和整个屋里的细节证据问题。

房间里也被拉上了警戒线,不允许外人随意进门。

而作为地上的那把bǐ shǒu,就在地上的角落里躺着,寒光闪闪。

迟靖西走了过去,蹲在地上看了一会,叫法医把刀子捡起来,装在特定的袋子里,他起身,去了床边,检查林成云的伤口。

脖子处是被很锋利的刀割开的,那样子,更像是手术刀的刀划开的,肉都在翻开了,里面的血管露出来,血液已经黑了,黏黏的在血肉处,很是恐怖。

迟靖西眉头皱了皱,视线从林成云的身上游走,忽然,他看到了林成云的手里,握着一个发卡。

迟靖西一动,拿了起来,只见那个发卡上,一个薄薄的刀片在里面镶嵌着,像是特殊的设计,专门设计进去的。

而那薄薄的刀片上,有血迹。

迟靖西一看,便明白了什么。

他喊了一声法医“把这个东西收起来,致命伤是这个刀片划出来的,你们回去化验上面的血迹,另外解剖尸体,看看是自杀还是他杀,这个伤口的样子,我断定更像是自杀。”

法医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成云尸体“是的,头儿,这个尸体的伤口,像是死者自己划的,如果是从对面刺来的刀子,可能比这还要深,位置好要往外。”

“但,也不能排除,是不是人从后面抱住她,划出来的伤口,这些需要你们检验,确定。”

迟靖西道。

“是!”

很快,他就走了出去。

外面,风谨言抽完了两支烟,就坐在地上,两个警察站在那里,等着带他走。

风谨言一句话不说。

迟靖西一走出来,他的下属立刻道“头儿,我们把风谨言先带走吧。”

“是需要带走。”

迟靖西看着风谨言,道“不过他不一定是凶手。”

迟靖西这话一出口,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

风谨言更是一僵,看向迟靖西,微微皱了皱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