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是老对手

小说: 贪财萌宝俏娘亲 作者: 佛前一水莲 更新时间:2019-08-13 20:55:27 字数:3862 阅读进度:325/332

自己主子都驾车逃走了,刺客们哪还有心思留下来,有两个胆子大一点的,赶紧脚底抹油开溜,胆子小一点的,吓得瘫软在地,大小便失禁,臭气熏天,胆子更小的,已经彻底晕过去了。

冷山月见差不多了,收了咒语,大手一挥,鬼兵消失。

“周喜兄弟,走了,玖儿饿了。”冷山月记着周玖饿了的事。

“好嘞。”周喜扯下蒙眼的发带,重新把头发绑上。

听到动静的周玖,伸出头看了看,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黑衣刺客,便对冷山月道,“父亲,问问他们的背后主子是谁。”

“哦,我问问去。”

冷山月跳下了车辕,走到没有昏迷的黑衣刺客面前,拿脚踢了踢。

“说,指使你们的人是谁?不说,让你和鬼兵做伴去。”话一出口,地上躺着的人觉得自己又有了尿意。

可怜这群不怕苦,不怕累,不怕伤,不怕痛,甚至是不怕死的刺客们,却怕鬼,实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

“不……不知道!”地上的人哆嗦着。

“呵呵……还挺硬气的!”趴在车窗上看戏的周玖轻笑出声,“师父,再把那些个吓人的东西请出来,让他们看看,看他们还能硬气不?!”

周玖这一说,地上的人白眼一翻,学同伴晕了过去,甚至是,好几个咬破了牙齿内的毒药,头一歪,死了!

他们宁愿死了做鬼吓人,也不要做人被鬼吓啊!

周玖:“……”

冷山月:“……”

最后,十几个刺客,除了逃掉的两个,余下的,吓的吓死了,自杀的自杀死了,也没人透漏一点背后的主子是谁。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招了,现在是留了命,但等回去了,主子知道他们背叛了他,一样也不会留他们一条命,甚至是会因为他们的背叛,家人一起遭了殃。

“玖儿……你看,全死了!”

“唉……还都挺有骨气的,死了就死了吧。咦,不对,那里还有一只。”周玖发现不远处,还有只活物,那活物就是楚夏的车夫,被秦秋白一脚踢下来的。

“师父,你把这些……处理一下吧,我去那审问审问。”周玖指了指地上黑衣人的尸体,她知道父亲有法子清理一点痕迹都没有,说完后,就往那只“活物”走了过去。

“玖儿你小心点。”

“知道了。”

楚夏的车夫不是护卫,也不是暗卫,更不是死士,只是他元王府里一名普通的车夫罢了,被秦秋白踢下车后,吓得尿裤子的他,就闭着眼躺在地上装死,想等事情过去了,人鬼都走了,再偷偷的溜回去。

但万万没想到,装死的自己被对方发现了,周玖走近前时,地上的人闭着眼,浑身在颤抖着,从他身上还发出一股异样的异味……

周玖捂住鼻子,拿脚踢了踢他,“睁眼回话,别装死!”

地上的人一听,装不住了,鬼已经没了,眼前是人,也没那么害怕了,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再向周玖跪下,“小姐饶命,小姐饶命,我只是个赶车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周玖冷哼一声,后退了三步,“要我饶你命可以,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不得撒谎。”

“是,是,小姐。”

“你是谁的人?”

“回小姐,我是元亲王府的车夫。真的,我就只是车夫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元亲王府的车夫?那你们的主子呢?你又为何在这里?”

“主子和秦大公子见鬼兵出现,吓得逃了,把我扔在这儿了。”

“那就是说今天的刺杀和他们俩有关系咯?”

“是,是的,我听到他们的谈话,是他们二人安排的,准备来瞧好戏,结果好戏没瞧着,鬼兵一出现,我吓得没法动,秦公子他不管我的死活,一脚把我踢到地上,然后他赶车逃走了。”

“呵……”

周玖冷笑,也就那么点儿狗胆啊,竟然被鬼兵吓得逃走了!

“你是元亲王府的下人,跟我说了这么多,不怕回去被你家主子杀了?”周玖一时生起了戏弄之心,逗地上的车夫。

“啊……不,不是,我虽然赶车,但不是下人,是替人赶的,只要小姐你放过我,我现在立即逃出京城,再也不回王府,不回京城。还请大小姐您高抬贵手,看在我没参加刺杀,不是元王府下人的份上,放我一马。”

哦?

周玖惊诧,竟然不是王府下人啊。

“没撒谎?”

“没撒谎,没撒谎,小的不敢撒谎!事情是这样的,小的堂哥在王府赶马车,今天他生病了,就让我替他一天班,他与王府管家关系好,管家就答应了让我来。”

周玖点点头,“想来你也不敢撒谎。看在你说出背后主使者的份上,又和他们没关系,我就放了你。滚吧!”

“是,是,谢谢大小姐高抬贵手,谢谢大小姐。”

地上的车夫向周玖响响的磕了三个头,起身就要离开,不过刚站起身来,脚下一软,又摔个大八趴,挣扎着站了起来,又摔子,就这样摔了三次,才真正的站稳脚,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看他这副模样,周玖差点儿笑出声,不过倒是真的信了他的话,胆小如鼠,怎么会是王府的人,罢了,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而已。

“等等。”

才走了几步的车夫一听,身子又是一抖,膝盖一软,回身呯的一声又朝周玖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磕头,“小姐,小姐,说好的,不和小的计较的呢?小姐,你行行好,高抬贵手,放过小的吧。”

周玖:“……”

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十两的银锭子,丢在他面前的地上,“你要想逃,就赶紧逃吧,那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主,要知道你出卖了他们,定会把你抓回去剥皮抽筋的。”

地上的人听了身子抖如筛糠,倒没忘记道谢,“谢谢恩人提醒,谢谢恩人赏银子,我这就立马离开,连夜逃出京城去。”

“恩,快走吧,银子拿好。”

“是,是。”

车夫抓起地上的银锭子,起身就小跑离开了,周玖看着他一路摔一路跑的身影,微不可听的叹了口气,古代的人命真是不值钱。

周玖回到马车旁,冷山月已经把地上所有的尸体处理干净,没留一点儿痕迹,连血腥味都闻不到一丝,小巷内,又恢复了宁静,仿佛前面发生的这一场刺杀只不是众人的幻觉。

“玖儿,问好了?”

“恩,是老对手,暂时没功夫搭理他们。”周玖点头,“走了,回去了。”

“好!”

……

楚夏和秦秋白逃回去后,觉得今天是出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从来从来没有这样落荒而逃过,二人坐在那,脸色都不怎么好,下人们也小心翼翼侍候着。

“王爷,我们的五十万两黄金就这么白白的送给她了?”秦秋白心疼啊,那是五十万两,不是五十两,五百两啊!

楚夏淡然的脸色瞬间变得阴冷,“怎么可能?总要她连本带利的吐出来的!今天失败了,是因为她师父在,但她师父不至于丢下冷族的事务不管,日日跟在她身边,总有一天要走的,我们暂时忍一忍。”

“要是她也会召唤鬼兵呢?”秦秋白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楚夏一噎,半晌才气道,“你能不能动动脑子?什么都问我,到底你是王爷,还是我是王爷?”

秦秋白:“……”

看着好友的脸色,不敢再多了话。

周玖一行回到相府时,令柔儿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晚饭,只等他们回来就开饭了。

晚上,是冬至值夜,冬至来了后,发现没有看到重阳,感觉有些奇怪,就问周玖,周玖便把今日的事简单的与他说了,冬至听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即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周玖:“是王爷写来的!”

楚璃写来的?

周玖挑了挑眉,接过信,并没立即拆开,而是放在了桌上。

从柜子里拿出几只木盒子,有长的,方的,放在包袱里包好,给了冬至,“今晚送到多宝阁去,记得易容,别让第五凌发现了是你。”

以前第五凌不认识冬至,现在不同了,经过在哈齐城的相处,冬至不好好易容一番,被他认出来了,周玖无法解释。

这不是第一次送东西,冬至不知道木盒子里是什么,但周玖不说,他不会问,接了木盒子,“好,属下这就送去。”

冬至回了外院的房间,从头到脚改装一番后,这才敢去多宝阁,把木盒子给了第五凌,立马就离开了,他怕第五凌认出他。

不过,第五凌的注意力全在周玖给他的木盒子上,并没有注意到易过容的冬至,倒是坐在那无聊的着喝酒的花妖皱了眉,但对方是神秘公子派来的人,他不能追着问,只丢了一粒花生到在嘴里,就是酒,喝了一口,把心中的感觉丢开了。

打开木盒,里面有两季的东西,第一季,他不在京城,没有拍卖,对方也没送东西来,就像二人之间很有默契一般。

现在已经是夏日了,这一场拍卖,他和周公子二人又得赚不少银钱呢,第五凌高兴的把木盒子收了起来,浑身的细胞都充满了干劲。

次日,周玖起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昨天的事一点也没影响到她的好心情,虽然对方派人刺杀她,但是她坑了人家五十万两黄金呐,她不和他们计较!

“小姐,徐伯在前厅等你。”墨菊过来禀报。

“徐伯?哦,知道了,该是来向我禀报庄子上的事。走吧,去见他。”周玖立即带着人出了清雅阁,去了相府待客厅。

京城的庄子和田地上的事,周玖全权委托给了徐伯,由他管理,正月里,徐伯来过一趟,向她禀报春种的安排。

现在,夏天了,该要准备夏收和秋收上的事。

去了前厅,徐伯笑着向她问了好,二人坐下来,徐伯详细的与她说了几个庄子上田地,果树,疏菜收割,以及收割后的安排。

徐伯细致,也有能力,安排甚是妥当,周玖听了,也没有什么毛病可挑,都按他的计划和安排一一应下了。

徐伯临走时,又和他说了庄子上刘家一家的事,说他家的女儿刘大妹,寻了一门亲事,在年前定了亲,今年秋季会成亲什么什么的。

周玖因大妹捡到原主的簪子,并未昧下,还给了她,曾许诺在她出嫁时给她五十两压箱底的银子,被徐伯这一提起,她才想起来。

“徐伯,这是二百两银票。其中一百两你替我给了刘家大妹,告诉她是我答应她的出嫁时压箱底的银子,恭喜她出嫁!但我事情多,就不亲自去庄子上恭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