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农家乐?(一)

小说: 天神笔记 作者: 陆长风 更新时间:2019-09-11 10:53:54 字数:3254 阅读进度:259/309

可许茹芸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之人,没过多久便强自忍住眼泪以手绢擦干,嘴角上扬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道,“你是他用命救下的人,我若是再责罚你岂不是在往那人伤口上撒盐?”

申辰浑身一颤,竟为许茹芸的回答所折服。

一手虚托,许茹芸运起一股浑厚真元将申辰身体托起重新按回沙发,同时平静的说,“而且你刚才所言,楚昂还有复活的可能,也并不算全无希望。我若是此时责罚于你惹你怒火,那我才是终生都没有见到那人的可能了。”

“前辈言重了。”申辰拱手,不敢直视许茹芸的眼睛。

“凡人活在世上都有难言的辛酸苦楚,也大有理所不能及之事,地脉中你已然尽力,楚昂命该如此也没有任何办法。我既已等百年,那再多等千年也不是什么问题,反正以我修为等的起,只望到时候他不嫌弃我苍老容颜就好。”许茹芸说着一手抚上脸颊,竟有一丝娇羞。

修真者寿元虽长,但也会苍老。如今的许茹芸不过千岁,而且驻颜有术表面上看起来和二十七八的女子并没有太大差别,甚至风姿神韵皆有胜出,比起那些胭脂俗粉不知道好了多少。可修真者并不是长生不老之人,寿元再长也终究会有老去的一天,虽然可以通过变化改头换面,但内里的苍老是改不了的。若是再等千年,说不定那时候的许茹芸也会变的和宋霞没什么两样,脱下用真元做的伪装后不过是一个丑陋的中年妇女。

“相信两位前辈定然不会等那么久。”申辰无语,也只能如此回答,心中却没有一点底子。

许茹芸一笑,彻底擦干眼泪后说,“不说这件事情,如今九味村出现异宝你打算怎么办?”

“晚辈自然回去夺一夺。”申辰握紧拳头,战意汹涌。

他自然要去夺,虽然如今还不确定这件异宝到底是何物,但说不定与九味之密有关。毕竟天地万物皆有因果关联,这件异宝很有可能是感应到他闯入九味神庙的异位面,唤醒了墨君长所以才在此时出世,其背后很可能与九味之密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若是能够得到这件异宝就能够进入九味村的异位面也说不定。

而且这么多修士齐聚九味村,难保他们其中不会有人发现九味之密,他也要小心防着。人间情感汇聚而化的九味,其作用可不止唤回古听雪魂魄那么简单,若是落到奸人手中只怕有更多难以想象的阴险用法。

“原来如此,那可要王轶伦来帮忙?”许茹芸问。

申辰点点头,这也是他来此处的目的之一,如今临安城中唯一能够不讲任何利益没有任何二心帮助他的人,恐怕也只有王轶伦一人。

而且虽说天衡派不参与修真界斗争,可王轶伦修炼的并非天衡派功法,对外也可以说他只是天衡派的记名弟子,不会为天衡派引来祸事。

“好,那我现在就将他叫出来。”许茹芸说着站起身,重新回到天衡派内境之中,没过多久内境的门就被再一次打开一个精干人影从中冲了出来。

听到申辰归来的消息,王轶伦冲的比许茹芸都快,赶在她前面一步冲到申辰旁边。两兄弟一年多未见依旧极为熟络,一直说了好多话才停下。而说话间申辰也大概知道,这一年时间全天衡派的人都以为申辰已经死了,所以王轶伦连内境的门都没有出过,只想着要努力提高实力为申辰报仇。所以短短一年,他竟也有了元婴初期修为。

“大哥,你这一年都跑在哪里,我快想死你了。”王轶伦心直口快,一说起话根本停不下来。

申辰也只是模棱两可的回答道,“我这一年所经历的,只怕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废话,当了一年乞丐,当然不是别人能够想象的。只不过这样的事情申辰绝对不会说出口,要是让王轶伦知道了,他这个当大哥的颜面何存。

“你们两兄弟见面,我倒是显的有些多余了。”许茹芸受了冷落,在一旁冷嘲热讽一句。

申辰自觉失礼,急忙道歉。许茹芸也并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提醒道,“这一次异宝出世可不一定会是年轻一辈间的争夺,很有可能一些老不死也会忍不住异宝诱惑从中作梗出手抢夺,到时候你一定量力而行,若是事不可为便尽早收手。”

“这是自然,我留着这条命还有大用。”申辰笑着回答,似乎并不感到紧张。

知道多说无益,许茹芸也只能送二人出门,临走前还拿出许多丹药送给申辰,生怕他在危急时刻没有丹药护身,申辰对此也是万般感谢。

从天衡派出来后二人马上驱车赶回九味村,如今天已大亮,生怕离开这么一点时间九味村就出了变故。只不过通过后视镜,申辰看着不断远去的破旧小楼心生感慨。若是没人说,任谁都想不到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天衡派所在,许茹芸当年选择这里作为隐藏可算是英明之举,完美的避开了如今修真界中的纷争。

如今是凡人时代,修真者再强也终究只是异端,若是没有在凡人中隐藏自己的本事,那么注定走不远。

在回九味村的路上,申辰又绕了趟远路去了次天帝宝库,从中取出几粒锁元丹并且和王轶伦共同服下。锁元丹,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闭锁真元的丹药,只不过这丹药对申辰也同样有用,一旦服下丹药后就可以完美隐藏修为,除非主动动手,在一般修士眼中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除非修为达到渡劫期,不然根本发现不了。

申辰一直是个低调之人,这次也一样不想要引人注目,而是要躲藏在人群中观察事态发展,等到时机成熟再动手。

锁元丹的功效可以保持三天,三天时间应该都申辰蛰伏的。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多取了两粒作为备用。毕竟锁元丹贵为地级上品丹药,就连天帝宝库中储量也不过七八枚,这回他一次就拿出了一半。

当时钟的指针指向九点方向的时候,申辰终于能够看到九味村,不过也仅仅是看到而已,因为此时的他滞留在前往九味村的山路上根本动弹不得。

这里竟然,堵!车!了!

虽然前几年九味村就已经全面铺好公路,不过山路毕竟崎岖,只是一条双向单车道的小道,平日里来九味村的人极少,这条公路显的极为宽阔,可现在这条公路上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被堵了个水泄不通。

一直等了半个小时,车龙也没有一点移动的迹象。哀叹一声,申辰知道这条车龙恐怕是再也动弹不得了,因为九味村一共就那么点地方,估计此时村中所有的空地都已经停满车子,而此时这条山路上的车子又全部是朝向一个方向,就连掉头都做不到。许多人已经被迫着下车满眼焦急的看向九味村方向。

来客急,申辰心中更急,他也忍不住下车远眺九味村。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边霞光已经尽数消失,就连山上的观音庙都恢复如常看不到一丝动静,变的和往常一样普普通通,不过他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埋在观音庙下的异宝正在积蓄力量准备一举出世。

而此时的九味村中倒是一片锣鼓喧天的景象,看起来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这也让他放心不少。

眼看着许多人弃车步行,申辰也干脆将车子丢下就要与王轶伦步行去九味村。可还没有跨出一步他们二人就被一个有些妖娆的声音叫住,“二位小哥,你们慢走,奴家有事想问你们。”

听到这个声音,无论是申辰还是王轶伦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身子,腹中燃起一股热火。尤其是王轶伦,长这么大他连女人的身子都没摸过,如今背后传来的声音妖娆勾人,好像狐狸精似的缠住二人魂魄,他又怎么受得了。

修真界中的女子再丑又能丑到哪里去,放在凡间再怎么说也有八分往上,再加之背后人的声音明显就是常年修炼媚术抑或合欢术,怎么听都是只小妖精。

莫不成,今天还有艳遇?

二人这么想着,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对着身后人讪笑。但下一刻他们便当场石化,别说欲火,就连怒火都生不起半分,只觉得腹中汹涌差一点就呕吐不止。

站在他们背后的哪里是个女人,分明是个精瘦的男人。那男人也不知道几岁,看起来没有四十也有三十,可偏偏脸上没有一丝皱纹,一头长发被烫成波浪卷,涂着紫色的眼影配上大红色口红,嘴角一颗偌大的痣上面还长着一根黑毛,耳垂上挂着的巨大圆形耳环闪瞎人眼。一身衣服花花绿绿脚上一双露趾高跟鞋,手上脖子上都带着大量饰品,指甲更是留的又长又尖,看人的时候眼神妩媚还不断嘟嘴,要不是申辰感觉到他身上涌动的真元,只怕会把他当成那个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