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8章 我姓耳,耳朵的耳

小说: 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 江海湖 更新时间:2019-10-09 14:32:40 字数:2977 阅读进度:2267/2282

www.50zw.cc

第2268章 我姓耳,耳朵的耳

夏天本想趁势斩了君临,哪怕同归于尽也好,但是摇光终究出手了。

擦干嘴角血迹。

冷冷面对。

至于讥讽嘲笑的话,没必要说,那是只有弱者才会有的举动。

他也很清楚,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摇光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从一开始,他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他方才刚突破至虚第七阶,可是面对洞虚高手,根本无法抗衡。

“年轻人,你让我很吃惊。”

摇光一步步向着夏天走来,脸上依旧是温和的表情,“我本不想这么快杀你的,可你的潜力太大了,我是你的杀母仇人之一,没有人愿意看着危险成长,说不得,今日我也要扼杀天才了。”

“那你可以试试。”

夏天很平静,缓缓扬起手臂,蛇刀指向对方。

四周寂静无声,气氛凝重而压抑。

君临已经退到后方,虽然浑身是血,但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冷冷看着。

只是眼眸深处,偶尔会闪现一抹异样。

而善妙音亦是站在不远处,并未趁机逃走。

不是不想,而是很清楚,同样受伤的她,根本逃不掉。

况且还有一个君临在一旁虎视眈眈。

当然。

最重要的是,她原本就没想逃。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主动现身,与假冒柳河山一起围杀君临了。

她有自己的目的。

此刻看到夏天染血的身形,善妙音的眼眸亦是闪现异样,很快恢复平静。

“年轻人,临死之前,你有什么遗言吗?”

摇光饶有兴致的望着夏天,“当年我对你母亲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吗。”

不等夏天开口,他又道,“你母亲说,她舍不得死,求我放她一次。”

闻言。

夏天忽地淡淡一笑,声音更是云淡风轻,“我没见过我母亲,但我敢肯定,他不会和你这种虚伪的老贼求饶。”

顿了顿,他的眼中流露讥讽,“你曾说打了我母亲三掌,只怕也是偷袭的吧,你这种道貌岸然的老贼,我见多了,你是想让我也求你吗,呵呵呵,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手中蛇刀暴涨寒光,夏天的话语依旧平淡无比。

他将蛇刀指向了君临,又转向摇光,“你们师徒加起来没有二百岁也差不多了吧,就这点能耐吗?如果时光倒退二十年,我一只手就能横扫你们这些老东西,如果你们和我是同代人,哪个敢与我争锋!”

君临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甚至愤恨!

但是不得不承认,别说倒退二十年,哪怕是十年,五年,他也不见得是夏天的对手。

如今的夏天,已经表现出能够问鼎洞虚的潜力。

摇光脸上的温和之色也消失了,换而取之的是万载寒冰一般的阴寒。

他终于流露出了真实面目,眼中浮现狠辣,声音像是来自地狱一般幽冷。

“所以,你母亲要死,你父亲要死,就是你,也要死!”

话落之时,当即就要出手。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善妙音忽地传来声音,“摇光前辈,我答应带你去那个地方。”

顿了顿,她又道,“不过,我有个条件,放了夏天。”

嗯?

摇光一怔,缓缓转身,深深凝视善妙音,“你说什么?”

善妙音将额前的一缕乱发挽至而后,重复之前的话,“我答应带你到那个地方,但你要放过夏天。”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摇光先是轻笑,继而大笑起来,笑的肆无忌惮,笑的无比狂傲。

笑声如洪钟大吕,穿金裂石,似银珠滚荡,整个山谷传来了嗡嗡回音。

笑罢之后,他的脸上重新恢复了温和,声音轻淡,“小丫头,你还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难道我杀了他,你就不会带我去了吗,落在我手中,一切都由不得你。”

顿了顿,直视着夏天,“这个世界上,我摇光若要杀人,谁能阻挡……”

“她没有资格,那我呢。”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悠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谁!”

摇光瞳孔一缩,须发皆张,而后猛然盯着一个方向,“藏头露尾之辈,出来!”

“我没有藏头露尾,我只是刚到而已。”

伴随着声音,扑棱棱,右侧方向飞起一片惊鸟,一道身形在快速接近。

来人速度非常之快,如同浮光掠影,几乎刹那间便来到了山谷上方,而后一跃而下,站在了摇光对面。

这是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浑身上下冒着腾腾热气,一副汗流浃背的模样,看起来略有些狼狈,但他给人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尤其一双眼睛,深邃无比,又亮的刺人,非常矛盾。

“你又是谁?”

摇光上下打量对方,旋即笑着摇摇头,“你的实力还算不错,但也仅此而已,不管你是谁,你有什么身份,都不是我的对手,更没有资格与我讲情面。”

中年人擦去额头汗迹,咧嘴一笑,“我自然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相信摇光前辈会卖我一个面子的。”

“哦?”

摇光不可置否,倒也没有继续动手,似有些好奇,“如此说来,你的身份定然不简单,你倒是说说。”

“我姓耳,耳朵的耳,来自中原,鹿县。”

话不多。

摇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然后,沉默。

他的双眸凝视中年人,而中年人也没有丝毫忌惮,很坦然的与他对视着。

许久。

摇光道,“你真是耳家人?”

“是。”

中年再次咧嘴一笑,“祖上曾言过一事,摇光前辈在数十年前欠我们耳家一个人情,如今他们让我来,向摇光前辈讨要这个人情了。”

闻言。

摇光深深呼出一口气,身上的杀意收敛了。

他直视着对方,“为什么?你们耳家也想要至尊戒?”

“非也。”

中年人摇摇头,随即苦着一张脸道,“我们也很难做啊,因为在三十年前,我们耳家欠下了一个人情。”

他指着夏天,“就是这小子的母亲,大约三十一年吧,如今我们耳家的少族长在国外历练遇险,结果被他母亲救下来,后来我们少族长还追求过他母亲,可惜……”

“呵呵。”

摇光顿时轻笑起来,好奇问道,“好,既然耳家出面了,我无论如何也得还这个人情,这次我不杀他,不过我很好奇,是谁请你们出面的。”

“他母亲的弟弟,夏千云。”

中年人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给出了答案。

“原来如此。”

摇光面露恍然,说道,“如此说来,我还耳家这个人情,耳家则是还当年的人情,这样就两不相欠了,对吧。”

“对,只是互还人情,仅此而已。”

摇光脸上表情不变,心中则是松了一口气。

别人不知道耳家,但他却很清楚这个家族代表着什么。

哪怕他有强大的实力,面对耳家也要掂量一番。

更遑论还有当年的人情。

“那么下一次,我若要杀他,耳家不会出面了吧?”

摇光目光闪烁,问道。

“当然不会。”

中年没有丝毫犹豫应声,直接道,“摇光前辈,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请!”

摇光应了一声,而后深深看了一眼夏天,温和道,“年轻人,下一次我要杀你的时候,又有谁会来出面救你呢?我很好奇,也很期待。”

说罢之后,转身走向善妙音,“小丫头,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