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去救她

小说: 万界魔尊(玄剑) 作者: 玄剑 更新时间:2019-09-11 06:14:17 字数:2175 阅读进度:362/402

南宫夕回身后,轻动嘴唇,算是给了林越南宫狂羽一点希望吧,但是紧接着,她又转回了身,继续向湖泊内走去。

“救救我。”林越与南宫夕对视了几眼后,也从她刚刚的唇语中听到了这样的三给字。

“我去救她!”南宫狂羽脸色阴沉中说道。

“这可是天地神水,以你能力,进去你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神水的力量同化掉,身死其中。”千胜飞淡淡的说道,“我想,南宫大小姐之所以能进去,是因为这本源是产生了自我的意志,而南宫大小姐的身体恰好符合它的标准。”

“这天地神水,怕是想要拥有人的肉身,来摆脱被掌控使用的结局吧!”千胜飞叹息道,这对他们海族来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或许提前知道要用天地神水的话,他们海族的天神境老祖,就会来帮忙吧,将南宫夕拉回来还是不难的。

可现在,已经绝对性的晚了,

“我知道,但我知道又怎样?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保护她。”南宫狂羽望着远处在湖泊中走着,就快走到湖中央的南宫夕,喃喃说道。

南宫狂羽直接向湖泊中走去。

可他与南宫夕不同,南宫夕是被天地神水主动的吸收纳入的,而南宫狂羽则是想要自己进去。

结果是,南宫狂羽连游到没游起来,湖面好像是没有了浮力只有重力一样,他的身体直接就往湖里面掉。

南宫狂羽在即将掉下去的瞬间,感受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他伸手之间,拿出了一把长枪型武器,用上灵法狠狠的向水面攻击,然后利用冲击力,勉强的回到了陆地。

而在湖泊当中之前南宫狂羽施展灵法插下去的长枪,已经一段段的变成了银色,快速的消失融化进了湖泊中。

“可恶!”南宫狂羽骂道,他还是失败了。

“之前,明明我是可以飞到湖泊上空的……”林越思索的想道。

就在此时,林越三人,发现远处的南宫夕已经停了下来,转身后径直的坐下,坐在了湖面上。她没有神色,眼中也是诡异的白色。

而从湖水内,一些虚幻的力量慢慢的上升,似乎是打算融入南宫夕的体内。

而南宫夕的身体则是在这个过程发生时,极具的颤抖,同时她眼中的白色消退了一点,露出了挣扎之色。

“救救我。”南宫夕的声音,好似灵魂之音,隔着虚空就传递给了林越。

林越知道她的意思,他也想要救她,即便是不惜一切代价!

“前辈,将你本源力量借我一用,我要将南宫夕从那天地神水的手中夺回来。”林越说道。

他知道自己与天地神水这种神级本源的差距大到不可思议,可是他必须要救南宫夕。

“你的力量,与我的火之本源互相冲突吧。”南宫狂羽沉默的说道。

“我知道。”林越没有多废话,只有三个子字,轻轻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他不会妥协。

“好,只要能救回她。”南宫狂羽伸手一拍胸口,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一颗火红色的本源,从他的身体里脱离而出,落入手中。

“我的,本源。”南宫狂羽说道。

“前辈……这……”林越没想到,南宫狂羽会这样做,不惜损耗实力的代价,将本源全部交给自己。

“拿着,火之本源,在大海这样的是会消散的,更何况这里的水元素多到已经可以将其快速抹消了!”南宫狂羽将本源力量抛给林越。

此时,南宫狂羽手中的火之本源就已经被消耗了一大半之多,全是被周围环境中的水源素给害的。

“日升。”林越施展了刚刚领悟的功法,只见南宫狂羽的火之本源,一瞬间融入到了林越伸手画的圈当中,很快便形成了一个黑阳。

林越再伸手将黑阳捏散,只见其本源力量瞬间爆发,而同时刻,林越将雷之本源和杀之本源大量用出,三方互相叠加,一层防护形成,

林越直接便向湖泊走去。

在南宫狂羽只剩一丝希望的眼神当中走去。

而在不知不觉当中,南宫家和千家所有人也已经到来,他们默默的望着林越向前走去,此时他们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林越踏入湖泊当中,那层防护罩被快速的抵消磨损。

但林越由于有了南宫狂羽的本源作为支撑,所以这时能够坚持的时间已经大大延长。

他继续向前走去,他发现这湖泊真的不深,林越即便是直接走进去,也是能够露出头来的。

林越就这样向前走,只是他低谷了天地神水的力量,即便是此时它在夺舍一个人,神水的力量缩小到了极限,但也不是林越暂时凝聚的力量可以承受的。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力不从心了,所有的力量到在消失。

“我要死在这里了吗?”眼看距离南宫夕只有几步之遥了,可林越已经无法踏出最后几步了,本源防护已经全部消失,他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林越,我会帮你活下来,也会帮你救下你的小女友,但我要瓜分五分之一四的天地神水神源,这是报酬。”他的脑海中,突然间传来了白翼的声音。

“好……”林越眼神逐渐的模糊中,最后的意识仅仅只能回答这个问题。

“天赋,定格。”淡淡的女声回荡与林越的脑海,还有林越的四周。

林越的意识快速苏醒过来,他惊异的发现,自己虽然没有本源力量防护,但是还安然无恙,周身的银色水流也禁止不动了,眼前的南宫夕,被侵蚀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我的天赋消耗灵魂力量太大了!”白翼的声音在林越的脑海在此传出说道。

林越径直走到南宫夕的面前,林越只见南宫夕的周身旁,有一个虚幻的水银色水母一样东西,这东西没有真正的形体,但现在在侵蚀南宫夕。

而南宫夕一边是挣扎,一边是被操纵的神情。

“我要怎么做?”林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