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杜墨在行动

小说: 我来自缪星(边城浪子) 作者: 边城浪子 更新时间:2019-06-12 14:20:24 字数:3434 阅读进度:240/482

长长的金属通道中央,站着一个长相俊朗的年轻人,他穿着一套简约的黑色条纹运动装,这身衣服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但穿着衣服的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就太不正常。

毛峦定了定神,居然露出了一丝礼貌的笑容:“杜先生想参观咱们柏古星我可以当向导,只是这地方并不是景点。”

杜墨显得异常平静,他点点头:“我知道。”

毛峦皱起眉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那么杜先生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这地方是机要重地,一般人根本进不来,就算杜墨不是一般人,他进来的目的也绝不单纯。

杜墨道:“没别的意思,我来这里主要是因为毛队长你在。”

“呵呵,杜先生找我直接腕仪联系就可以了,何必亲自下来呢?”毛峦悄悄运转源能,他还不能确定这个杜墨是不是知道逆源晶体的事情,所以自己必须假装也不知道。

杜墨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毛队长,我是来找你打听一件事的。”

“请问是什么事?”毛峦暗暗紧张起来。

杜墨沉声道:“三个月前,你是不是去过Kv3545星云?”

居然是这个问题,毛峦紧张的神经稍稍放松不少:“不错,我是去过。”

杜墨继续道:“那你是不是去了Kv303号星的绿箭兵团分基地?”

见他脸色并不好看,毛峦又提高了警惕:“杜先生,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杜墨道:“你只需要回答去过还是没有过去?”

毛峦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杜先生,我尊称你一声杜先生,那是因为你来自星辉大学,但这柏古星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清楚,很多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

杜墨冷哼道:“做得说不得?你这意思就是你去过对吗?敢做却不敢承认?”

毛峦沉着脸并未答话。

杜墨道:“听说贵团2团的团长毛展是你大哥,他有个怪异嗜好,喜欢生吃小孩的大脑和女人的胎盘?是这样的吗?”

毛峦终于知道这小子是冲着什么而来的了,他瞪眼吼道:“这不关你的事,你最好少给劳资管闲事。”

杜墨盯着他:“这批人现在在哪里?”

见他如此执迷不悟,毛峦也恼了:“关你锤子的事啊,在哪里有本事自己去找啊,小屁娃儿,在劳资面前装深沉,去尼玛的,滚一边去。”

他这么一吼,身边七八个佣兵立即举起了能量qiāng,qiāng口纷纷对准了杜墨。

杜墨冷冷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你还敢对我动手?”

“知道又怎样?不就一个星辉大学的学生吗?当劳资是吓大的啊?给劳资打!”毛峦大吼出声。

“唰唰唰——”

“嗖嗖嗖——”

各色能量qiāng立即喷出一片铺天盖地的五彩子弹罩向通道口,瞬间形成一个光瞳把大门口给堵死,接着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炸得乱响……

毛峦不屑的冷哼:“沙雕玩意,在我面前装逼,真他妈……”

话音未落,他忽然感觉头顶有异常,都还没来得及扭头,杜墨的身形已经从天而降,落地之前凌空一脚扫出,同样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七八个佣兵武器当即脱手,人也被扫得仰天飞起,脱手的qiāng支砸得四周的控制台光幕熄灭一大片,动力室当即大乱,工作人员们抱头四散。

毛峦有些惊讶:“好小子,没想到你居然有两下子。”

他的反应也不慢,杜墨刚一站定,他忽然一个小跳弹起来半米高,空中一记手刀垂直砸向杜墨脑袋。

毛峦这个看似古怪的动作其实蕴含着深意,杜墨《瞬步》一出他就知道对方必是光速者无疑,光系战士强就强在“快”和“出其不意”这两个方面。

他这“手刀”砸拳只是幌子,藏在后面的真正杀着是变刀为肘的肘拳,以及落地后的各种选择,因为只要杜墨一让开就落了下乘,他的多种后着可以追着人家打,这些常年杀人越货的佣兵头子确实在实战方面经验很丰富。

然而他想象中的后着一招都用不出来,杜墨根本没有闪避,迎着他的手刀正面滑了过来,右肘扬起硬生生的撞向他的右腕。

丁蒙若是在场估计也要吃惊,杜墨的风格很像他:正面硬刚,而且杜墨这次出手比起在矿区不知道凌厉多少倍。

毛峦的手刀砸出去后感觉砸在了一面合金钢板上然后被迅速反弹。

“通”的一声闷响,空气似乎崩裂了。

崩裂中毛峦硕大的身躯也倒飞了出去,他是朝着通道口飞去的,他都还没落地杜墨的身形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又是“通”的一记肘拳撞在他的后脑勺上,这一次就不同刚才了,因为毛峦直接被揍得像死狗一样砸向地面,休息区的钢化桌椅统统被砸得变了形。

杜墨并未停止,他的身影顿了顿,接着“唰唰唰”的拉出十多道幻影,《残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朝四面八方扩散。

两秒之后,动力室中十多个工作人员“扑通扑通”的全部倒下,每个人几乎都是捂着胸口仰面跌倒的,他们的肋骨纷纷被击碎,痛得根本无法起身,这还得感谢杜墨手下留情,没有存心要他们的命。

这时毛峦从一堆桌椅中狼狈的爬了出来,他真是气得恶向胆边伸。

“吥——”毛峦低头吐出一口带血的口痰,“狗东西,劳资看走眼了,没想到你之前还装得挺像的,没看出你是个高级战士,去死吧。”

他一声怒吼,整个人坦克般的撞了上来。

这不是简单的撞击,和刚才一样,他同样是一个小跳弹起,有点儿像个踏步,但脚踏在地上时地面就有了轻微的震颤,接着奔跑中又是一个幅度更大的踏击,而且他的冲刺还有怪异的变线,最后才是运足源能踏向杜墨,可说是又踏又撞。

“轰——”

杜墨的脚下出现一个直径三米的深坑,毛峦的肩膀撞在了杜墨的前胸。

这是热力系《灰烬共振》和《疾风闪击》两种武技组合出来的效果,毛峦在这一招上面有五年的苦练,就别说是人,哪怕是这通道合金大门,他都能一下子给撞开。

只可惜杜墨的厉害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的肩膀一扛上杜墨的胸膛,杜墨整个人似乎就化为了空气,他径直从杜墨的镜像中穿了过去,“轰”的一声把半人高的控制台撞飞,控制台又砸在动力炉的表层金属上化为了一股青烟。

毛峦急停、拧身、错步,双手挥拳反打。

果不其然,杜墨的真身就在他背后,他这一拳也是卯足了力气,实打实的透劲加寸劲。

然而这个杜墨的实战经验同样丰富得叫人害怕,他似乎算准了毛峦这一拳蕴藏着的厉害,拳风到来之际,他腰身往后一仰,拳头连同着能量从他鼻尖上涌了过去,而他的双掌交叉成一个“x”字型稳稳的夹住了毛峦的右腕。

毛峦几乎没作任何犹豫,右脚扫向杜墨的下盘,然而杜墨却以更妙的招数pò jiě——他的左小腿搭在自己的右膝上,而左膝恰恰挡住了毛峦的脚踝正中,看上去就像毛峦自己把右脚撞向人家的膝盖。

杜墨这个动作,很有点回卧拜佛的姿势,不但时机把握得丝毫不差,而且身形更是说不出潇洒优雅,一看就是名家传授的。

毛峦算是连续三击不中,当然不可能有第四击了。

一道纯白惊亮的耀眼光华突然闪起,如同夜空中惊艳的流星飞过,“嗤”的一声,鲜血利箭般飙出,在空中化为凝而不散的一蓬红雾。

“啊——————”

毛峦的惨叫声实在是一个大字,他从未受过如此剧烈的痛苦,因为他的右拳不见了,拳头和手腕已经彻底脱离,手腕还在喷血。

仔细一看,原来杜墨的手臂上仿佛戴着一层黑色的连体拳套,手腕背部冒出来一个不知名的装置,似乎也是一个黑色的金属块,金属块中弹出来一截雪亮的利刃,似剑非剑、似刀非刀,这利刃“嚓嚓嚓”一阵转动,居然变形为一个“十字架”的模样,毛峦的手就是被这玩意硬生生绞断的。

能把一个高级热力战士的手腕绞断,不用想这也是冷兵器中的利器。

杜墨握了握拳头,这十字架又“嚓嚓嚓”的合并为一把闪闪发亮的短剑,但更像是一把多棱jūn cì。

毛峦杀过不少人,他清楚jūn cì被设计成这种带有沟槽的棱体形状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刺入人体后更容易拔出来,也就是说这是专为杀人而设计出来的武器。

你说他不害怕那是假的,尤其是看到杜墨那张冰冷的脸,这张脸都还没有完全褪去年轻人的那种稚嫩之色,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害怕。

这杜墨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的年龄,竟然是战尊的实力,如此年轻而且还是星辉大学的学生,那些所谓的圣辉联邦的天之骄子,正是这种人。

不过毛峦也算是硬骨头,咬牙说道:“我……我……我去尼玛的,你放着好好的圣辉联邦不呆,跑到这偏远的柏古星来管闲事,你……你是想来吃屎呀?”

“夺”的一声,蹲下身的杜墨毫不留情的一刺剁在他的肘关节上,把他整条右臂钉死在钢板上。

“啊————————”

毛峦痛得像条虾子一样,四肢拼命的乱蹬乱扭。

杜墨瞪着他,冷冷的开口:“跟我说话最好客气一点!”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