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小说: 我不当鬼帝 作者: 一步临凡 更新时间:2019-03-01 22:33:14 字数:2389 阅读进度:603/1022

“果然又是这种东西!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看到半果的薇薇安,陈一凡眼神一暗,喃喃道。

身后,随他一起来的吸血鬼大佬不由变了变脸色。

该死,这些愚蠢的家伙,难道就这么饥渴吗?

明知道这男人惹不起,偏偏就……

“哼!”陈一凡冷哼一声,薇薇安惊惶的发现自己体内罪恶的力量不受控制了。

最后……

“砰!”的一声,那曼妙的身姿化作血光消散,同时化作血光消散的,还有身旁几只吸血鬼。

其中两只反应得快,陈一凡出手之前就溜之大吉了。

陈一凡扭头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追击。

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

房间内,陶逸然茫然的望着落到自己身上的鲜血,眼神惊恐、厌恶、复杂交织。

“你不是那么喜欢女人么?这个如何?”陈一凡走了过去,将他拉起来,玩笑道。

陶逸然沉默不言,浑身竟有些颤抖。

“我想回房间了!”半晌,才开口说道。

见他这副状态,陈一凡也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神色也严肃几分,点头道:“好!”

“我会不会变成吸血鬼?”走到一半,其他人都被遣散,只剩陈一凡送他回去,陶逸然突然开口问道。

“嗯?”陈一凡有些惊异的看了陶逸然一眼,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刚刚明明来得还算及时……

“我被她咬了!”陶逸然一脸的严肃,懊悔而委屈。

“哪儿呢?”陈一凡扳着他的脖子看了看。

陶逸然推开陈一凡的手,神色更加懊丧,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

最终,还是因为怕变成吸血鬼,开口道:“这里……”

陈一凡看向他垂手所向,脚步一顿,严肃沉默三秒。

现在的吸血鬼口味都这么独特了吗?

电视剧里不是说咬脖子的吗?

自己是来早了还是来晚了?

我还是个孩子啊!

……

见陈一凡如此严肃的沉默了,陶逸然顿时慌了,抓着他的胳膊道:“是不是没办法了?我不想变成吸血鬼!”

像他这样的“废物”,变成吸血鬼的话,会被饿死的吧?

“放心吧!小问题!”陈一凡回过神儿来,抬手拍了拍陶逸然的肩膀道。

吸血鬼那点儿力量,吸收了不就好了。

他只是惊讶于……咳咳!

“真的?你别骗我!我不想喝血,想想就反胃。”

陶逸然不放心的说道。

“要不,你给我看看?”

“滚!你那磕碜玩意儿,有啥好看的?”陈一凡眼角一跳,一拳锤在陶逸然脑壳上,瞪了他一眼道。

“你不看你怎么知道没有问题,万一我变成吸血鬼了呢?”陶逸然总觉得心里没底儿,纠缠道。

“那我买血养你,好吧?”陈一凡白了他一眼道。

“不行!你那都拿的我的钱,而且我也不想喝血!”陶逸然一本正经的摇头道。

陈一凡有些头疼:“你有完没完,都说不会变成吸血鬼了!”

“你怎么知道?你见过这样的案例吗?你了解吸血鬼吗?你……”看着陈一凡杀人般的眼神,陶逸然弱弱停止了纠缠。

“吸血鬼?见一个杀一个!”陈一凡冷声道。

“你觉得,我会杀我的兄弟吗?”说罢,陈一凡又揪着陶逸然领子问道。

陶逸然还是一脸的认真严肃,思考了一会儿,点头道:“我觉得你会!”

“会你特么还敢变成吸血鬼?”陈一凡一顿,心中一瞬黯然,随即却不做声色,笑骂道。

堪称兄弟者,几人?

他不在乎他的兄弟厉不厉害,反正都没有他厉害,唯一腔肝胆义气而已。

陶逸然或许可以算是一个,毕竟,连那样关于自身性命的事都能原谅,世上又有几人?

但或许,他陈一凡在朋友们眼中,也就是那样吧!

没有底线,没有原则,只要有利可图,天下无人不可杀。

两心黯然,但两人并未发现,这何尝又不是一宗至忠至义的情谊。

一个甘愿被误会,只愿以今后的事实来说明一切。

一个明知道对方可能疯起来兄弟也杀,却还敢与他做兄弟!

将陶逸然送回房间,又等了半晌,一个崭新的陶逸然再次出现在面前。

“走吧!等了半个小时都没变化,看来是变不成吸血鬼了,去拍卖会吧!希望不晚!”陶逸然从浴室走出,情绪已经平稳了很多,沉着的对陈一凡说道。

陈一凡瞥了他一眼:“你特么怎么又穿女装?”

陶逸然没有回答,当着他的面打开了房间里的衣柜。

各式各样的衣服琳琅满目,颜色鲜艳,全部……是女装。

他这次带来的,全部是女装。

“也就一晚,原本以为一套衣服就够用了,这些是带来参考的,最近在学习设计女装。”陶逸然平淡的解释道。

对如今的他来说,穿什么衣服,似乎都已经不是很在意了,男装也不抗拒,女装么也是自然而然。

“走吧!去晚了怕是连鼎足都拍不到了。”陈一凡无奈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虽然,拍不拍的,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反正,最后还不是要论实力,不是吗?

陈一凡与陶逸然赶往拍卖会现场,却不知,陈一凡在这船上闹出的偌大动静,早已经被鼎天拍卖行的新主子注意到了。

赶到拍卖会场,距离原本的开场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但此时的拍卖会,却还未开场。

等一个人!

这是鼎天拍卖行成立以来,第一次为了等一个人,延迟拍卖会开始时间。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人,值得等!

就算是新主子,也下令告诫,不要得罪。

“咦?大家都到了?来得挺早嘛!”已经过了时间,陈一凡当然知道他们在等自己,却还是开口笑侃道。

谁还不想装个蒜咋滴?

众人的目光却都落到他身后,随他落座的“绝世美女”身上。

什么时候船上竟有这般美人,他们竟然没有注意到!

难怪那玛丽在陈一凡这里吃了瘪,连命都丢了。

与这个高贵冷艳、冰清玉洁的绝世美人比起来,玛丽那样的浪荡妇,终究落了下乘。

(本章完)